第一次关注这个片还是因为看到了时光网著名博客“乌有”的头图,那一堆黄色的胶囊小人甚是扎眼,表情很丰富,感觉很可爱。当时还以为这个片子是以这些小人为主人公的。

其实相比“卑鄙的我”这个标题,我更喜欢台湾译名“神偷奶爸”,因为后者揭示出主人公的两种身份和他的两面性。影片表面上讲述了一个关于改变的故事:格鲁从一个一心想着偷窃赚钱然后成名的卑鄙的人,变成了一个以亲情为重的“父亲”。虽然在影片中,我们能从一系列的细节中,比如格鲁说话的语气、睡前读书、睡前亲吻、对女生舞蹈的态度变化等等,看出这种转变的一个递进的过程,但是我们依然要注意到,这种转变跟《驯龙高手》中小咯咯的父辈们对小咯咯看法的转变是不一样的,和《功夫熊猫》中阿宝功夫、心境的变化也是不一样的。后者的变化是从A到B的变化,B这个状态从前是没有的,但是《神偷奶爸》中,我们很难说清楚在格鲁卑鄙的状态时,他心底是否也有那份温存、责任感与正义感的存在。我感到,他是在为证明什么,出于逆反的心理,而刻意隐去了这些善良的B面,只让卑鄙的A面显露出来。三个女生只不过将他的B面从一种隐性的状态激发为显性的状态,让他深藏起来的爱得以释放而已。

正所谓藏得越深,爱得越深。深深埋藏起来的东西,往往对一个人来说都是最宝贵的东西,因为只有那么一丁点,所以要自私地隐匿起来,倍加珍惜。

从这个角度说,与其认为影片讲述了一种改变,不如认为它揭示了人性某种深刻的两面性,一种卑鄙和温存能够共存的两面性,一种既在童年缺失母爱又能在成年后给予父爱的两面性,一种既是神偷又是奶爸的两面性。影片对这种两面性的刻画不仅仅局限在格鲁身上,孤儿院的女老师一方面是严厉的,另一方面又像慈母一样关爱着每一个孩子。当孩子受到欺负的时候,她能够扇那个欺负她们的人一个耳光!稍大一些的那个小女孩也是有两面性的,一方面她渴望被爱,另一方面她又害怕被爱——因为她害怕失去爱。所以人性A面与B面微妙的共存状态,是解读这部动画的钥匙。

让我们再次回到影片中那些黄色胶囊小人的身上。它们是本片另一个创新性的显著特色,即把一般影片中辅助主人公的小人物Q版化、可爱化、规模化、符号化,使它们具有更强的视觉刺激和衍生价值。当然,在格鲁主要显露出卑鄙一面的时候,这些可爱的胶囊小人有效地充当了这种卑鄙的缓冲剂,让这种卑鄙不可恨,让观众觉得主人公和这么一群可爱的小家伙生活在一起其实一定也是很有爱的。

应该说,本片的剧本已经做得非常不错,故事几乎很完整。但我个人觉得还是有点点小缺憾。一个就是恶人银行的那个头儿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另外,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只有奶爸是不够的,母爱还是很重要的,我一直以为格鲁和孤儿院的老师最后能搞到一起的。或者说如果影片在对格鲁偷盗事业的描写过程中,穿插一些他的个人问题的解决,或许就更有意思了。

PS:还有一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胶囊小人有单眼的,有双眼的呢?

PS2:反对胶囊小人有头发的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