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画壁》较《聊斋》中的原著做了很大的改动,原本是一个色即是空式的劝诫淫念的狐仙故事,现在成了一个真爱无敌的爱情抗暴记,于是一个本来适用于三级片的题材就变成了青春偶像电影。尽管如此,影片中还是有很多男欢女爱的情节踪迹,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些东西也只能点到为止,但那些齐人之福、夜夜新郎的场面最终只能供人狎想,则与广大人民的主流低级趣味背道而驰。

《画壁》的创作班底在两年前曾制造过《画皮》的票房神话,但《画壁》已经没有了《画皮》的惊悚恐怖的影像特征,但故事的内核是一样的,就是赋予爱情超越一切的情感属性,而且《画壁》由于其知音体的对白和感情纠结而具有了更显著的阴柔气质,毫无疑问女性观众对影片的吸收程度明显会更高一些,曾经拍出《精武英雄》、《飞虎》等雄性荷尔蒙电影的陈嘉上再次成为妇女之友。

《画壁》中的这个仙境世界其实更像一个女子魔法学园,闫妮扮演的姑姑是严厉的校长,贯彻着禁人伦戒爱欲的治学宗旨,但这并不能真正禁止掉仙女们心底里的欲念,于是这看似秩序井然的一切在三个突然闯入的凡间男子面前瞬间土崩瓦解。有趣的是这里的仙女都距离特定年代的传统叙事中所应表现出来的精神气质和行为方式有很大的不同,她们会在私下讨论关于男人和爱情的各种肉麻话题,这样的场景宛若熄灯后的女大学生宿舍一样,呈现出黑暗笼罩下的活色生香。说话像文艺青年,举止如欲乱情女,这就是《画壁》所试图呈现的超越纲常伦理的仙女的后现代生活。其实这是个在中国电影中很难得的性情至上的主题,而这个主题的呈现也许是需要《大开眼界》那样的视觉冲击才能实现的,这里的性欲很难回避,而现在只能更多地用情的铺排去冲淡性的展示,于是影片最终表现出在某些地方欲言又止的无力感,而在情感的交流和抒发上又过分依赖对白,造成情感叙事达成的效率不高而且节奏显得有些拖沓。

《画壁》显然不是一部以动作为主打的魔幻片,但是也在视觉方面做了努力,影片中有不少魔法对决的场面,闫妮手中的小魔杖也给人以超越国别的联想,但这些东西也许都不会是最终能带给人回味的元素,把它当个魔幻爱情电影来看更恰当一些。片中邓超与孙俪的对手戏时常能引起笑场,夫妻档之间戏里戏外的交流总是能带给人一些遐想空间,但较之汤姆克鲁斯和尼克尔基德曼演《大开眼界》,《画壁》真是缺了一场邓超与孙俪的激情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