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部关于一家四口逃亡的电影。只不过是黑吃黑,白帮黑的事。 导演吕克·贝松没有把它拍成像《这个杀手不太冷》一样的纯温情片,在这个老中青的阵容里,虽然也是老代青春偶像带着新生代偶像飙戏,但导演在黑色暴力中掺杂了黑色幽默,加上丢不掉的文艺范,再次印证了导演那颗永葆青春的心。

大多数选择逃亡的人总是一个人东躲西藏着,很容易因孤寂而丧失斗志,自暴自弃。弗莱德一家却在逃亡中越挫越勇,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惨烈,因为弗莱德一家是天生的逃亡达人。故事与警察有点关系,从弗莱德一家背叛自己的黑帮家族转为污点证人后,他们就经历着九十天搬一次家,习惯着奔波的跨国生活中还有三个美国FBI重型男保镖。除了被保护,还有二十四小时被监控。

受黑帮家族的熏陶,弗莱德一家从男性到女性个个都身怀绝技,不是省油的灯。爸爸天生爱演戏,每次搬家都会选择更新自己的职业,而这一次他告诉邻居说自己是作家,敬业的他竟然为此开始了写作,尽管一直被老婆麦姬和FBI老大耻笑没文化。心血来潮的弗莱德还接受了文化沙龙的观影嘉宾的邀请,美其名曰是为更好融入当地人的生活,一个激动分享彻底无底线,急坏台下的FBI长官。影片中最大的植入广告就是那台著名的兄弟牌打字机和马丁斯科塞斯一九九O年电影《好家伙》。关于弗莱德的心狠手辣,最经典的一段还是下水管道工人讹诈被打得全身十二处骨折,弗莱德却告诉医生那是从楼梯上摔的。

弗莱德老婆麦姬逢逛超市心情不爽就要炸毁超市,女儿贝尔看似淑女却能把猥琐男打得落花流水,弟弟瓦伦诡计多端,决不会让自己吃亏。最后与黑帮交锋大开抢战,全家人默契十足,可惜FBI职员垫了背。导演给大家构建了一个黑帮家庭的生活,看似与平常人没差,爸爸要养家,妈妈要糊口,孩子们要上学,家庭要办party与街坊邻里活络关系。在无情的暴力背后,是弗莱德一家的无奈和纠结,虽然家人不孤单,但长期的逃亡生活逐渐积累的是身心疲惫的苦楚。导演前段用黑色幽默与后段渐现的淡淡的忧伤形成明显对比,弗莱德一家最需要的是心灵上的拯救。

黑帮之间的背叛与恩怨永无止境地进行着,虽然过眼瘾,挑战心跳,笑料不断,但可别羡慕和模仿。导演用黑色幽默揭露了弗莱德一家快支离破碎的生活。我们的出生无法选择,但如果我们每天做好自己多点,日行一善,神父在听到你的忏悔时,一定不会拒绝你再次踏进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