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印象中,这是一部最不张艺谋的张艺谋电影,全然没有当年同类型的《我的父亲母亲》中张艺谋所热衷的形式感,,即使是同样质朴的《千里走单骑》,我们也能看到千里搭长棚这样的民俗奇观,这里只有简约的色彩,拙朴的叙事,陈规的调度。其中很有意思的出现了三个母亲形象,分别由萨日娜、奚美娟和吕丽萍扮演,其实这种类型化和功能化的演员配置在张艺谋以前的电影中应该是不会出现的。用已经定型的认知度很高的演员,其实际效果就是在人物身上贴标签,能够有效降低观众对人物的认知和代入难度,从而将人物开掘力度都集中在男女主角身上。包括影片对原著的改编取舍目的也很明确,游离于主线爱情边缘的枝蔓情节全部砍掉,于是就成了一个我的眼里只有你的纯爱故事。不过一个很张艺谋的标签是始终贯穿影片的音乐,让我总有一种忍不住跟着轻唱的欲望:“我和你……”

张艺谋的电影水平有起伏,口碑有高下,但他始终是个对自己的作品保持清醒状态的人,他知道自己最终要的是什么东西,对于《山楂树之恋》来说,只有一个灵魂,那就是静秋,静秋成了,这电影也就成了。

那么到底成没成呢?

首先,我觉得从表演层面上说是成了,静秋的扮演者周冬雨无疑将成为影片最大的受益者,在她的身上能看到这个时代越来越稀有的绝对的纯净和平和。张艺谋对女演员的挖掘和调教无疑是他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周冬雨也是继巩俐和章子怡之后我最看好的一位谋女郎,前途不可限量。由于是首次触电,我们几乎可以看到她在影片进程中逐渐摆脱青涩和拘谨的过程,而这一点也恰恰符合了剧中人的性格发展轨迹,到最后病房的洒泪而别,那被拿捏得恰到好处的隐忍中的爆发力,让周冬雨在一部影片中完成了其演技质的飞跃,当时我听到了身边观众的啜泣声。相比之下,老三的扮演者窦骁的表演则略显生硬,表演痕迹过重,用力过猛,在周冬雨面前完全处于下风。

但是,如果从剧作层面上来说,也可以说没成。《山楂树之恋》对原作的改编是采取最简单最生硬的方式,按时间和事件顺序罗列了男女主角相识相知相恋相别的全过程,时间过场都无法用电影化的方法来实现,只得用黑场加字幕的方式来硬性过度。还有就是对大时代背景的回避和淡化,让影片失去了原著中对非常时期病态的人际关系和伦理观念对人感情世界的摧残和异化的价值探讨,从而让影片在立意和视野上失去了本应具有的深度和广度,毕竟这是一部根据畅销书改编的张艺谋作品,观众理应期待得到更有力道的精神愉悦。其实以张艺谋的功力,他不是看不到这一点,他也尽量在这个框架内作出了努力,比如我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老三给静秋受伤的脚换绷带,而静秋的母亲在旁边用很大的声音切信封,这种现实的残酷和爱情的美好之间的反差才是这部影片叙事内在的推动力,但这样的东西在影片中太少,不足以形成悲剧力量。

剩下的一条勇往直前的爱情线,其实仔细想一下也是件挺有趣的事,虽然时代背景不同了,但两情相悦的方式还是大抵有传承的,老三最初吸引静秋靠的是唱《山楂树》,后来笼络静秋靠的是送东西(从钢笔到食物到金钱),进一步占据静秋的心靠的是时间和耐心,可以看出自从爱上静秋,老三就开始经常旷工进城了。有人说静秋和老三相爱的理由不充分,我倒不这么认为,静秋聪明漂亮,老三有钱有闲还能玩小资情调,条件既充分又必要,毋庸置疑。当然这段爱情最打动人的还是结局,老三用仅余的生命去呵护这份爱的承诺与期许,爱得越深,痛得越彻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