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一假期前夕的院线,各路大片缠斗不息,国产两伙匪徒对抗好莱坞两艘巨舰,此时,一部特立独行的小众影片杀入了战局,它就是——《杀生》。从档期到题材、演员阵容角度都注定《杀生》不会创造去年《失恋33天》一样的票房奇迹,可它已经获得了影评界普遍的好评,很多人认为它是今年以来最出色的一部国产片。

看海报会误以为这部影片是一部喜剧片,看过才知道,这是一部让人乐不起来的黑色荒诞讽刺剧。黄渤一如既往嬉笑的表情是符合角色定位的,其他人诡异严肃的面容是为了鲜明的对比。在长寿镇这个闭塞封建的地方,只有黄渤饰演的牛结实才是鲜活的力量,他的整蛊、轻狂、不羁、独立换来的是全村人的排挤甚至是愤怒,发展到“人人得而诛之以后快”的可怕境地。

影片运用了很多象征意义的语言符号:牛结实象征离经叛道分子,赤脚医生象征笔者,镇长象征封建当权者,海龟医生象征保皇党,哑巴寡妇象征母性,地震象征革命,巨石象征“新生”。。。。。。虽然故事简单,但争议却不小。首先,每个人物都拥有真实的两面性。镇长霸道却也讲究礼数和证据,当别人都要殴打牛结实时,他认为不是牛结实致死长老而出面阻止。海归牛医生之所以邪恶,却是源于童年父母双亡的痛苦回忆,杀人实为复仇。牛结实在村镇上做尽了“大小坏事”但罪不至死,而且他拥有最鲜活而纯真的灵魂。最后的道别感动了镇上的善良人群,山崖悬棺周围寄送的小花和水果都是村民们对自己参与谋杀的忏悔和自赎。

另一个巨大的争议来自于牛结实到底有没有死的问题。这个问题取决于电影结尾到底是开放式还是围合式。我认为虽说有争议,但结果是确定的,那就是牛结实用自尽换来了“娃儿无罪”生的希望,主题得到了升华。这也是导演管虎执意要将片名从《设计死亡》改为《杀生》的缘由。

管虎的前作《斗牛》虽然已经初露另类端倪,但本片才是真正意义上成熟的作品。取景四川汶川具有双重含义,大量手持摄影体现着管虎的粗糙个性,没有禁忌的话题感是他非主流定位的坚持。尤其要说的是主演们的表现,黄渤是影片成功的关键之一,虽然他一贯饰演这种癫狂的小人物,但牛结实这个角色绝非那么简单,如果说拍扁一个中国人就是一幅元素表,那么他演的牛结实展现的就是一幅五彩人生,癫狂之末有真情。黄渤这出戏的确成熟了。另外余男饰演的哑巴寡妇展现了她少有的性感一面,让人惊艳。管虎老婆梁静也奉献了最大胆的演出,恶狠狠地丑化了自己。客观地说港台演员方面表现平平,任达华平淡无力,苏有朋则是用力过头。

我相信这部出色的影片已经超出了原著小说能被改成电影的最初预期。超现实主义题材能有这样的表现,也让我们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多了一丝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