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青少年电影,《哈利·波特》系列和《暮色》系列花费巨量篇幅,才进入蓄谋已久的暗黑和情欲时刻,在《小时代》面前,它们弱爆了。郭敬明扯上“黑暗无边,与你并肩”的旗号,让电影里的人物顷刻间从纯真年代陷入狗血弥漫的人间悲剧。劈腿、背叛、分离、死亡、阴谋,劈头盖脸地端上银幕,“哦?怎么这样?”、“噢?这样也行?”、“哦!原来这样”,影片到处都是非主流式的情节转折,经过两三次洗礼,便习惯了接受它们意外的喜剧效果,还有随处而至的贴心慢镜与音乐,来充当帮助消化的缓冲时刻。

和1比起来,《小时代2》终于有了略复杂的剧情,而且,其诡异程度让一切肥皂剧相形见绌。肥皂剧还磨磨唧唧地推进着剧情,本片不屑运用“铺垫”这一惯用的叙事策略,顾里和席城劈腿的事儿就那么蹦了出来,林萧和顾里吵完架、跑去找男友、再次目睹男友出轨、一出电梯又见顾里……商战情节一概用闪回解释,动机和逻辑简单地扭曲着,扭曲地粗暴着。这一切的核心,无非说明了一个事,郭先生是这出游戏的掌控者,他像国王一样肆意地摆弄着人物和情节,让他们合就合、离就离、死就死。

几处调侃郭敬明自己的闲笔,在1的基础上,更加印证了周崇光和宫洺的合体即是他的化身。这种自以为是的幽默,以及“脑残粉裹着坑爹馅”之类玩笑,可能是种置身事外的旁观者清的显示,事实上暴露的依然是郭敬明掌控一切的权力感,并耽于其中、玩得过火了。电影于他不过是个赚钱工具,票房数字不过是个成功符号,他只在尝着所谓血淋淋的快感,他从一开始就没尊重过他的粉丝。

当然,强悍如郭敬明,面对更强大的外部环境,也在改进自己的游戏玩法。2和1的一些不同之处,恕我猜测,是郭敬明迫于首部的舆论压力,对计划中的2进行了不少修正。2和1是同时拍的,那些过火柔光和逆光镜头保持着一致性,做出修正的是情节层面,集中浓缩到悲剧和友谊两个点上,免得价值观再被痛击。影评人和媒体的百般讽刺构不成绝对威胁,但如果舆论强大到可能引发不可抗力时,就得及时做好预防措施。1的拜金价值观,在2中被眼花缭乱的肥皂情节迅速抹掉或遮盖了,剩下来的,主要是人物扭曲混乱的行为。《小时代》系列,正式从夺目的烂,步入习以为常的那种烂。

揪着《小时代》价值观的辫子进行批判,有点惊诧过度;拿着放大镜批评影片本身,又有点太煞有介事。2的剪辑之混乱和慢镜之滥用,冷暖色调的超现实对比,如入不可理喻之境,郭先生急需加强自己的导演修养。如果观看首部时,一些人还会因它烂模样的新鲜和处女作之名,愿对其留点宽容和观望态度,那么在看完第二部后,这些宽容将被彻底粉碎。

以清澈童声开场,郭敬明显然想突出“纯真的丧失”这一主旨,只是,表达技巧之低劣,让人忍不住怀疑现在的郭先生,知不知道纯真为何物。我们这个时代有个牛逼之处,让太多丧失纯真的人,理所正当地当着恶人或恶的同谋者。“那不是我郭敬明的问题喔,不是我不让你上”,这是他对审查的态度,他想当、也认为自己是一个无辜的人,但他不是。抽象点来看,《小时代2》华丽画面和粗劣叙述之下的扭曲人物关系,倒是这个时代的一个写照。

狗血无边,与你共吐,《小时代2》又奉献了一个不是结尾的结尾,结尾远未到来,狗血远未撒完。周崇光代表他们吐了一次,我们不如也和彩蛋中欢乐的主创一样,笑对狗血,来欣赏这出黑暗无边的华丽“喜剧”。【搜狐娱乐】(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