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武侠影评:武在手,侠在心

陈可辛是最早明确表示弃守香港的香港电影人,不同于其他香港同行所表现出的断乳期的彷徨和无奈,他有一种顿悟式的决绝,从表现形式和人文内涵上,他总是在力图突围出香港本土化表述方式的窠臼。

《武侠》由人体血管、神经、骨骼、器官的二维动画所组成的片头,没法不让我想起美剧《豪斯医生》的片头,而金城武扮演的捕快徐百九在探案过程中所涉及到的医学、物理学推理的动画图解,以及他身临其境式的对犯罪现场的还原,都是美国罪案剧《CSI》等作品常用的表现方式,这种拿来主义似乎略显简单粗暴,但出现在内地的大银幕上,从观感上说还是令人耳目一新的。另外就是那迷幻摇滚风格的配乐,让影片整体的武侠风格都显得解构和漂移起来。

武侠电影的中心主旨是刻画“侠”的,传统武侠电影主要还是通过主人公做了什么来诠释侠义精神的,而《武侠》则是通过主人公所表现出的无为和放弃来达成目标的。金城武这个人物的意义其实就是为了证明一个隐侠的存在方式,用怀疑论来还原人物性格身份,汤唯则成为促成主人公不惜巨大代价也要弃江湖而隐田园的重要砝码。甄子丹扮演的唐龙,是在用远离侠的方式来成就侠。有人说《武侠》只有武没有侠,我想是对侠义的理解太过局限了,侠之大者当然可以为国为民经天纬地,但为侠之道,也可以小到仅仅是保护乡邻和家庭的平凡的正义感和责任感,关键是有担当。这是陈可辛心中所理解和所要表达的武侠与你的预想有出入,但却不能说这不是侠。如果因此而引起的争议都在陈可辛的预想之内,我觉得他还是挺有勇气的创作人的。尽管如此,影片以《武侠》命名还是有点托大了,这会让很多观众在影片的前半段感到心里预期落空,而且这个片名点题和涵盖影片内容的作用不大。

尽管陈可辛喜欢越界,但还是本能地在自己的作品中保留着与传统香港电影的血脉连通的,而且他更喜欢那种接近本源的贯通或颠覆,这尤其表现在他与张彻电影的渊源——《投名状》之于《刺马》,《十月围城》之于《上海滩十三太保》,以及《武侠》之于《独臂刀》。《武侠》的常规段落中有两个惊喜,一是甄子丹与惠英红的那场融合了对打和跑酷的动作戏,这应该是甄子丹自任武指影片中最酷的一场打戏了,那种虎鹤双形的虎虎生气,真的很久没有在大银幕上看到了;二就是看到原《独臂刀》主演、一代功夫巨星王羽的重出江湖。王羽出场很晚,戏份不多,但分量很重,而且霸气十足,一现身就觉得在这里王羽是不可替代的。如果说前一段让观众一直在默默期待的逆转迸发出电光火石般的璀璨夺目,那么第二段则是将影片整体的阴郁氛围推向了黑暗的尽头。这一段终极对决,心理和身体的对抗强度都很高,精彩程度比不上前一场动作戏,但十分惨烈。

其实相比较而言,《武侠》中我比较喜欢的还是王羽出场之前的部分,这个最后的高潮段落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在于,首先是关于人物的前史关系的交代不够明确,于是王羽的大段台词让我很难入戏,最后的彻底反目在剧力上就差了火候。王羽的气场和表演都绝佳,横练硬气功也增加了人物的妖魔化气质,当然最后怪力乱神式的结局就见仁见智了。

《武侠》虽然是一部类型片,但其中陈可辛作者电影的痕迹还是很明显的,他在其中的风格创新和类型延伸都让我感到欣喜。其实比较一下《锦衣卫》、《狄仁杰》,也许能更深刻地认识到《武侠》在创作企图上的意义,即使陈可辛不能如他所说“改变武侠”,他至少做到了证明自己,他本就不是武侠宗师级的人物,因为没什么可失去的,他从中能得到会更多。

南方都市报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