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影院花了一下午的时间连续看了《藏獒多吉》和《魁拔》,对我来说,算得上行为艺术。把美国的动画片抛出在外,那么上一次我坐在影院里看动画片应该要追溯到《葫芦娃》。其实我对动画片是有爱的,但是无奈日本的作品除了柯南就鲜有引进,而国货又基本不堪入目,所以很久不看实在是因为没机会。

现在机会来了,动画片突然在这红色的月份里扎堆出现,像是约在一起比武一样,而且上网一查,评价竟然并不惨烈,这一反常态的现象不断地撺掇着我。善解人意的大芳同学正好在这时约我写篇评论,我也就此凑足了去看一看的充足理由。这些之中,《魁拔》的声名已经叫得响亮,名字霸气,好看简直是必须的,要不然白瞎了这么好的两个字。于是我没犹豫就买了它的票,我一看离开场时间还早,就先顺道去看了《藏獒多吉》。

缘分天注定,事实证明歪打往往正着。《藏獒多吉》好极了,平稳扎实的故事,自然而然的分镜头,饱满多汁的泪点,看的时候我在想就算是合拍片也值得喜出望外一次,至少证明了我们在动画片口味上的飞跃——终于摆脱掉了喜洋洋和灰太狼的一股奶味儿。后来一查,发现浦泽直树是本作导演,我就释然了,怪不得。影片所勾勒出的图景并不苍凉,但是温暖。少年的成长,伴随着他与那只叫多吉的藏獒的感情,在漫漫的草原和时光里浸润,变得久长。《藏》的人物形象朴实而立体,使人非常舒服,我已经不再是儿童,但观看的感觉完全是享受。

观影结束后,我意犹未尽地坐在那家影厅里等待《魁拔》。说真的,我盼望着一次美好的延续,但《魁拔》刚一开场就终结了我的期盼,适才《藏獒多吉》中那令人愉悦的沉着不见了,我所熟悉的急叱忙慌的恢弘叙事又来了。

个人觉得《魁拔》的创作者和《无极》的创作者十分相似,只不过他们比较草根,而且所做的又是一直不争气的国产动画片,所以大家都是笑脸相应。他们企图三言两语就推翻已有的世界,建立起一个完备的,有独立系统和生物的新宇宙。这无边的野心被短小的篇幅和薄弱的讲述能力衬托得有些滑稽和大而无当。然而翻过开篇,混乱还未停息,各种名词仿佛春笋般破土而出,脉门、气冲、纹耀……我掰着手指头强记下他们,担心一会儿就会看不懂。

随着出场人物的增多,情节也越加错乱,很多地方未能得到连贯的解释,还有很多处莫名其妙的横插进一场励志演说,让我恍惚间看到了佟大为在剧中的身影。不是说故事庞大复杂就不好不可以,而是说万事不要太夸张吧,这片子的感觉就如同一个正在学说话的小朋友,要给你讲一个开天辟地的故事,而最要命的是这故事还是他自己凭空想象出来的。

用《魁拔》这部自产的动画作品与《藏獒多吉》相比,就像是一个冒失的年轻人,他迫切地想要告诉你他幻想出的世界,他不能留白,他不让你回味,甚至不让你回过味儿来,他全都填满内容。片子结束,我一数,一共九个编剧,这也解释了我为什么觉得剧情有种四分五裂的感觉。每个人都想说话,每个人话都多,而且每个人的世界观尚不能统一和完整,就想让人接受一个由他们定义的世界观,这多少有些玩笑的意味。

其实,对于一个孩子而言,一片草原,一群羊,一只藏獒,就是他的世界观了。用不着又天上又地下,又神族又天外来客的。过于庞大的信息量所对应的受众根本不是孩子,可一琢磨这又不是给成人看的动画,因为其展现出的价值和取向分明有些幼稚,成功学+反成功学+民粹主义倾向+帮派意识+江湖义气,这小孩子看不懂,成年人看不上的玩意儿真是带着一种微妙的尴尬。

不过作为一部国产动画,《魁拔》还是惊喜的。创作者展现出的勇气在这两年的大屏幕上就并不多见,他们丝毫不迁就我们从前为儿童所设定的低幼的心理认知能力,而是展开了一场类神话般的演绎。其次在细节处,它们确实能够把人逗笑,而不是让人冷得发笑,这是一个伟大的进步,我们终于在国产影片中看见了正常的笑点。另外,如果把那些玄幻的情节转换为带有科学释义的内容,那或许真能有几分硬科幻的味道。听说这只是《魁拔》剧场版的第一部,那我就继续期待吧。

我渴望能够在国产动画片里让自己的想象力得到舒展,但我更希望创作者们能够慢一点,不要急,反正都落后那么多了,先把马步扎好。要打动观众,先得打动自己,给自己安上一双孩子的眼睛,用它们去看世界,再把这个世界告诉所有人。真正优秀的动画片不会是大人做给孩子看的,而应该是把每一个人都变成孩子的影片。(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