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名:New Dragon Gate Inn

拍摄时间:1991年

导演:李惠民

监制:徐克

武指:程小东

演员:

林青霞(饰邱莫言)、张曼玉(饰金镶玉)、梁家辉(饰周淮安)、

甄子丹(饰曹少钦)、刘 洵(饰贾 廷)、吴启华(饰陆小川)、

熊欣欣(饰曹 添)、徐景江(饰边关千户大人)

江湖醉渡十五春,风流最是《新龙门》。

古龙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侠客。江湖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十年。尘世的打打杀杀如此,荧屏内的刀光剑影亦是如此。在风起云涌、亦真亦幻 的武侠电影世界,徐克是一面不倒的旗帜。1979年,鬼才“徐老怪”以《蝶变》开创了香港新武侠的典范,并发动新浪潮运动支撑住香港电影的半壁江山,后来的《黄飞鸿》、《笑傲江湖》系列更是打开了香港电影进军世界影坛的辉煌之门。他或执导,或监制,或武指,云集了香港前后20年最当红的男女演员,天马行空地运用好莱坞电脑特技,制造了“尽皆过火,尽是癫狂”的武侠太虚幻境,让数亿影迷拥有了刻骨铭心的青春岁月。

1991年,徐克会同程小东、李惠民,重新诠释胡金铨1967年拍摄的经典同名剑侠电影,共同创作了武侠电影巨制《新龙门客栈》。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现在《新龙门客栈》已被公认为武侠电影中的经典之作,也是徐克武侠电影的扛鼎之作,恩怨情仇、剑光游走之中洋溢着中国古典美学精神的神韵,浪漫主义的侠义精神,以及具有现代意识的自由主义情怀。

一晃十五年了!十五年,过尽千帆,《新龙门客栈》依然风采依然,如丰碑一样屹立于江湖世界,无人可敌无人能撼。十五年了,金镶玉依然风韵不减当年,邱莫言仍旧是我们的最纯情的初恋,历久弥新,经久愈坚,日日跟随我们陪伴我们的青春逐渐老去。

新龙门客栈的旗帜,永远飘扬在贺兰山下龙门关前,大漠朔风之中。

庄子云: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事实是,江湖中风云动荡,奸臣当道,宦官专权,赤子之心岂可苟且偷生于乱世无常?因为天生俱来的侠骨柔情,因为不离不弃的儿女私情,为了营救忠良之后,周淮安、邱莫言、金镶玉注定要在大漠之中、在龙门客栈相濡以沫。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龙门客栈香烟袅袅,这是一个男人的世界,他们的主子却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这里的人远离繁华与尘世,他们不相信正义、道德、是非、法纪,他们坚守的是生存之道,他们不走官道,也不想涉足江湖,但他们却能够游刃有余地穿梭于江湖与官道之间,卖人肉包子,提供客房,赚钱,发财。这里的人粗犷豪爽,野马无缰,爱恨分明,完全地恋爱自由和性开放,因为他们有一个风骚入骨的女老板。在她的打情骂俏之中,坐镇的是欲仙欲醉的男欢女爱。

但是,因为正邪势不两立,周淮安身在龙门关,万马千军随之奔腾而来,龙门客栈遂成江湖。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金枪刀匕最无情,剑已出鞘势难平。正所谓龙门山的风雨,说来就来,金镶玉一个小女子,恁她百般能耐也无法阻止大明东厂抢夺江山的铁蹄和高强武功。

首先到来的是邱莫言。林青霞这个琼瑶剧中的纯情女子,被徐克雕琢成精致绝伦的“东方不败”之后,再一次以女扮男装形象出现在沙漠之中。这个横扫千军如卷席的女侠,恪守着传统东方女性的内敛、矜持与儒雅,怀着对周淮安的爱慕之情,她选择来到这个沙漠,选择了风刀霜剑相伴的生活。为谁情多丝宛转,未免心苦巧玲珑。笛声悠扬,吹奏的是“革命爱情”的悲壮旋律。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什么时候才能和心爱的人同上渔樵江楮上惯看秋月春风?

周淮安终于来了。这个让邱莫言、也让金镶玉望穿秋水的男人极品骑着骆驼穿越风沙而来。风流倜傥、儒雅多情,还是大明帝国80万京城卫戍部队总司令,试问哪个女人不希望点亮这支蜡烛?驻足客栈之时,金镶玉正赤身裸体在楼顶欢唱:“八月十五庙门儿开,各种蜡烛摆上来。红蜡烛红,白蜡烛白,小妹我一把攥不过来…”心声坦诚得彻里彻外,周淮安一声仰天长笑,金镶玉怦然心动,脸上现出脉脉柔情一抹朝霞。心慌意乱从楼顶跃下并将客栈旗子裹在身上,虽然狼狈仍不失风情。我身上就是龙门客栈。小女子虽点遍天下男人的蜡烛,但是为了你我金镶玉须作一生拼,尽君今夜欢。

但周淮安此时心中只有邱莫言。两人早已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生死相依患难与共。在龙门客栈楼上,周淮安与邱莫言久别重逢,二人百感交集,莫言伸出左脚,手倒背,周淮安伸出右脚,手亦倒背,姿势优雅特别,心有灵犀一点通,此时无声胜有声。没有激情拥抱,没有惊呼大叫,莫言在周淮安抚摸她脸庞时柔情似水娇艳欲滴。浓得化不开的情啊,却要面对腥风血雨的考验。

夜船吹笛雨潇潇,人语驿边桥。笛声传达的是邱莫言对世事的感伤,对梦想爱情生活的期待。离乱情怀最伤人,因此她对贾公公说,浮萍漂泊本无根,天涯游子君莫问。周淮安说:多少风雨,我们俩都能死里逃生;世事无常,人势所逼,谁能料到你我能否顶过这最后一关。鬼门关前爱情甚至性命都得先让道,为了过这一关,周淮安迫不得已以色相为诱饵,以娶金镶玉为名逼其提供秘道。一边是忠心侠义,一边是儿女情长,周淮安把赌注押在了金镶玉手上。但一开始赌局陷入颓势,他进了洞房不仅难脱身,还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而且曹少钦已经兵临城下。危急关头,邱莫言等人杀出重围,帮手全部遇难,莫言中箭而返。

三人的爱情纠葛戏在敌军压境之前达到高潮。新婚之时,邱莫言看到自己送给周淮安的笛子在金镶玉手中,悲伤欲绝,借机与东厂之徒斗酒,将一坛酒倒入口中,酒入愁肠,化作伤心泪。莫言的心在流血。其实,一开始金镶玉就处于下风。笛子于周邱而言只不过是定情信物,而她却以为拥有它就占有了周淮安(笛子在某种意义上象征男人性器)。周淮安对莫言说:那笛子,我无心送给金镶玉,真没想到会令你异常不安,还好能向你解释。人说乱世莫诉儿女情,其实乱世儿女情更深。莫言说:笛子再也找不回来了。周淮安说:身外之物,莫过于此刻之情。这对莫言来说是莫大安慰,对金镶玉来说却是莫大的伤害。最具象征意义的情节就是,当时莫言受了箭伤,周淮安在金镶玉的房间里给她疗伤,是金镶玉提供的金疮药——金镶玉的无意伤害还是要她来偿还。

其实,周淮安并非对金镶玉没有动情,只是金镶玉不计后果的纠缠让周淮安非常恼火。初次见面,二人已经互生情愫。金镶玉说,八方风雨比不上我们龙门山的雨。周淮安回答:龙门山有雨,雪原虎下山。二人的问答里已经“巫山云雨”了一番。而且他们之后的每一次对话都心领神会。的确,丰姿绰约、泼辣风流、至情至性、我行我素的老板娘,简直是个(男)人见人爱的尤物,她不羡慕做什么天山上的雪莲,即便是朵萝卜花也要活出自己的娇艳,周淮安也曾亲口直言:“那么美的东西,哪个男人不想要呢?”

她义无返顾地爱上了周淮安,但多情总被无情恼。她不相信周淮安承诺的事后报恩,她要的是今宵共度的欢娱,她看惯了无情无义的男人。男人们都是一上来就要要完就走,周淮安不也是想利用她?所以当周淮安骂她就像沙漠一样无情无义时,金镶玉回应道:你们也是这沙漠的一部分,只顾着自己,有没有想过别人呢?你们这些过客,达到目的就走,我们都一样,无情无义! 救忠良之后是周淮安的情义,希望与邱莫言一起安全离开也是周淮安的情义,但是,周淮安显然忽略了对金镶玉的情义。蕙性柔情忒可怜,镶玉真乃女中仙。我们这时都站在了这个开黑店的老板娘身边,尽管她是一个野蛮女友。

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樽前笑不成。乱箭之下,金镶玉冒着生命危险把莫言的笛子捡了起来,莫言也投桃报李把她救了出来。金镶玉还给莫言笛子时说:你的笛子,别人施舍的东西我不要。依然至情至性,让人顿生怜惜和敬佩。决斗之中,受伤的莫言被流沙慢慢淹没,绝望的周淮安爱莫能助痛不欲生。还是金镶玉胸怀大局:周淮安,你要挺着,你是男人来的,你还要带孩子出关呢。一剑穿喉,周淮安和金镶玉幸运地斗垮了曹少钦。大漠之上,天地变色,风沙呼啸。朔风之中,孤独的竹笛成全了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的执著追求。金镶玉一把火烧了自己经营多年的龙门客栈,追随周淮安而去,天涯海角任平生。

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娇。作为男人,十五年时光让我从少年步入青年,但是金镶玉、邱莫言这两个女人的笑颜一直驻留我脑海挥之不去。金镶玉,或许是“玉在匣中叹,金钗土里埋”,也许是“金壁生辉玉玲珑”;邱莫言,也许是她希望和周淮安“记取年时,头白成双唱旧词。莫言秋晚,五日小春黄菊绽。”但是不是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周淮安说,龙门客栈,我再也不想看见你这里的落日。可是,我却不断地回首,回望龙门客栈的残阳,迎接金镶玉邱莫言刺向我的温柔一刀。

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十五年前,茫茫大漠里,一间孤独的客栈,上演了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爱情悲喜剧。林青霞、张曼玉,这两个中国男人最爱的女人,在镜头面前展现出风格迥异的娇媚,已经彻底在烙在了我们的青春记忆里,永远不老。(作者:川江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