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来说一种有意思的人,天才。

影片中本身就对天才和普通人做了一个区分,约翰纳什的助理问过约翰天才和才华横溢有什么不同,约翰说差的太远了,那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人,是,天才就像天生就掌握了这个世界的奥秘,他不需要去指导,只要去研究,而才华横溢者却要心灵触动,人事历练。就像李白和杜甫的区别,李白是天才,酒入豪肠,便一口吞吐半个盛唐,而杜甫不一样,需要那种“国家不幸诗人幸,话到沧桑句始工”的家国磨难,才有了诗史,才有了李白诗中读不到的世事凄凉,漂泊感伤。

但天才的生活并不因此就过的好了,反而更痛苦,更无奈,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那超越常人的大脑便是罪过。

《美丽心灵》是改编自真人真事的传记片,获得2001年奥斯卡奖,获得大奖的传记片不在少数,像《巴顿将军》也是,但与《巴顿将军》不同的是。《美丽心灵》更多的把关注点放在了“人”,约翰纳什既是一个天才,也是一个普通人,是丈夫,是父亲,是学生,是大学教授,是学者,当这些种种普通的身份碰撞在一起,并赋予天才之名,故事就发生了。

天才是世界很难理解,但是他们的精神状态中多少都有点偏执,而约翰纳什就是偏执到了顶点的那一种,罗素克劳应该是对人物的塑造下了很大功夫的,表现他与常人的不同,表情上就一直可以看出来,他的眼神是畏缩与接近并存的,眉眼下垂,与别人的交流总是忽远忽近,身体处于一种极度不自然的状态。而他交流的方式就是直接,不论说什么都用规范的学术术语,却从不遮掩,省去了客套寒暄,简直是直接到了干脆。比如他想要恋爱会对一个女孩说:“我们可以直接进行液体交流吗?”回答是一个耳光。而这些直接干脆却成了艾西莉亚爱上他的原因。

额···天才一般挂的很早的,没有合理的解释,似乎是他们对这个世界掌握了太多的奥秘,窥破了天机,所以他不得不挂,那么天才怎么才能活的久一点,并且去继续窥破天机?答案是:爱。能拯救的脑子的只有心灵,能拯救天才的只有爱情。约翰纳什人际交往简单,脑子里除了数字就是公式,但他需要自我实现,让自己那天才的脑子中装的东西变成现实,影片的开头就埋下一个伏笔,一个老教授在讲数学对人类和平和国家安全的贡献,而这个贡献对约翰纳什的诱惑,成了他半生精神分裂的根由。

影片对约翰纳什的精神世界和现实世界没有做明确的区分,他幻觉中的那两个人别人一直看不到,这反而达到了一种令观众都为之困惑的效果,想成功吗,先战胜自己的脑子。当有人问艾西莉亚为何不离开这个疯子,她说:“我经常想的就是义务,或者我如果就这样离开的负罪感。令人讨厌的John,令人讨厌的上帝。他又变成了我生命中深爱的人,他现在只是病了,我想象着他变成了我深爱的那个他,我自己也成了那个深爱着他的我。”

这大概就是对爱情最好的定义了吧。

网上不是有句话说最开心的事情是与你并肩站在了领奖台上,约翰纳什1994年得诺贝尔奖,当着全世界对自己的妻子表示爱与感恩,这是天才的完美结局,和天才的美丽心灵。(南宁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