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危机5》生动地阐释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简单粗暴,如果不想称其脑残的话。“我叫爱丽丝,我为全世界最大的生化武器生产商——阳伞公司工作……”,爱丽丝的饰演者米拉·乔沃维奇讲完这句“生化世界”例行开场白,接着又开始了逃跑的历程,打、打、还是打,然后,就没了。最后发现,那句开场白竟是信息量最大的情节叙述。

全片由动作场面组成,剧情基本处在停滞状态,就算倪匡当年给邵氏电影只花两三天写就的动作片剧本,也比此片的情节认真多了。有网友这样调侃:导演一直坚持把这个已经沦为地沟油级别的电影拍下去,原因无非一个:让自己的老婆——米拉阿姨不会失业。按该片只求火爆动作、不顾剧情弱智的情况来看,导演有点将《生化危机》系列加速推进坟墓的意思,据说第六部是终结篇,真是一个好消息。

夫妻档电影往往有个毛病,导演太照顾家人,很多情节和画面围着他的自家人打转,以致影响了情节铺排。保罗·安德森把《惩罚》拍成了老婆希拉的个人秀,鉴于剧情接近于零,本片可看做一支巨型动作MV,音乐是保罗钟爱的闹哄哄的电子乐。电影可以来自游戏,而导演将电影拍成了纯粹的过关游戏,则不是幸事。不知《生化危机》是不是保罗最热爱的游戏,反正他成功用这个游戏拍了一部游戏之作。

回头来看,保罗当年的功劳不小,《生化危机》是由他搬上银幕,为游戏迷再现了生化末世,为非游戏迷创造了一个新世界,整个系列的剧本都由他执笔。窃以为,第二部《启示录》是最好的一部,情节紧凑,动作流畅,而这部的导演并非保罗。保罗过于热爱喧闹的电子乐,他声称游戏是游戏,电影是电影,但事实上他错把电影当游戏,配乐充斥着游戏惯用的紧凑轰炸。当年国货《孤岛惊魂》一而再、再而三的尖叫声,曾让我在电影院昏昏入睡,时值夏日午后;当《惩罚》的打斗多得令人疲倦,保罗挟配乐出击,辅以喧闹声效,取得了良好效果,我没睡着。

首部和第二部的剧情还说得过去,第三部开始朝着简单粗暴进化,从第四部开始,保罗·安德森全面执掌,剧情粗糙得像未经打磨的矿石,他似乎也懒得打磨了。有了3D这张新皮,生化世界仿若新生,他变本加厉,将精力全部投入到场面和声效,彻底忘了情节的编写工作。我们的李冰冰,亮相算得上惹眼,打了场华丽的酱油,出场、被晾在一边、再出现、再被晾着、摆个POSE结束。这点容易理解,毕竟,保罗只能爱老婆一个。

影片在北美上映时,口碑可谓全面沦陷,IMDb评分只有5.2,《好莱坞报道》说:“毫无节制的喧闹和泛滥成灾的特效场面,毁掉了整部电影”,《纽约时报》调侃道:“在那个肮脏的世界中,人类再也编造不出任何有创意的故事,他们拥有的只有精疲力竭的动作场面”,《环球邮报》评价其为一部浪费生命的电影,就像机器榨干的水果残渣。

抛开片头片尾,影片的片长不到九十分钟,这是影片最靠谱的一点,它比较短,只有《霍比特人1》的一半。打啊打啊,打得令人厌倦,求人家别打了,果然就不打了,结束。面对一部懒得不想编故事的游戏之作,懒得说声它的视效还不错,自然是理所应当的。那些声效和画面,再多一分钟,也是多一分无聊,并不是值得沉醉的视觉盛宴。【搜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