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家被称为有着“互联网思维”的汽车企业,特斯拉的下单方式也与传统汽车行业不同,客户对汽车的配置选项需要在网上勾选后确认提交。而作为特斯拉在中国首批交付的车主之一,汪东风在谈及自己这几天的驾驶感受时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就像是从功能机进化到智能机,一旦用过智能机,很难再退回到功能机。”

 

车主反映特斯拉MODEL S内饰精美度不够

车主反映特斯拉MODEL S内饰精美度不够

车主反映特斯拉MODEL S内饰精美度不够

每部特斯拉都配有“车型”智能钥匙

每部特斯拉都配有“车型”智能钥匙

特斯拉为车主汪东风在车库配装了充电桩本版摄影

特斯拉为车主汪东风在车库配装了充电桩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魏彤

作为特斯拉在中国首批交付的车主之一,汪东风在谈及自己这几天的驾驶感受时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就像是从功能机进化到智能机,一旦用过智能机,很难再退回到功能机。”

购车故事

花108万拼出“珍珠白”特斯拉

购买特斯拉就是“第一眼的决定”

云游控股董事长兼CEO汪东风是特斯拉在中国首批交付的车主。回忆最初的购车动机,汪东风说基本上是“看到第一眼就决定了”。因为在此之前,他早已听说过这家公司,对于它所倡导的电动环保、网络智能等理念有所认同。

2013年他出差美国硅谷,还专程到特斯拉总部参观,看到这款车的时候就决定了购买。当时是6月,特斯拉中国还没成立,汪东风在美国直接下的单,“交了4万美元的订金,甚至都没有过多去考虑它能否进入中国,以及什么时候才能进来。”

后来特斯拉在中国的预订正式开始,去年下半年他被告知通过特斯拉中国的官方渠道重新下单,退回美元订金,支付了25万元人民币预付款。用销售的话来说,这笔钱就叫大订。

选“珍珠白”车漆多付1万多美元

作为一家被称为有着“互联网思维”的汽车企业,特斯拉的下单方式也与传统汽车行业不同,客户对汽车的配置选项需要在网上勾选后确认提交。汪东风说,他基本上全选了最高配,最终这款P85的购车总价在108万多一点,“基本是把20多项可选的选项全选了最高配,包括把19寸的轮毂改为21寸涡轮式、加装扰流板、车内的顶棚仿麂皮全包,高配的音响……”

包括车漆,汪东风说他选择了“珍珠白”,标准的白色车漆是不另外收费的,但如果选珍珠白需要多付1万多美元,因为它也许意味着流水线要专门停下来,把喷漆从标配更换为车主指定的专属色。

汪东风说,从选项选择到最终确认提交他只用了大约20多分钟。相比之下,一些之前了解不多的车主,在下单选配时会花更多的时间,中国店的销售通常会建议客户在销售的帮助下完成网上下单。

壁挂式充电桩8小时充满一部车

汪东风的公司在竞园艺术创业园,公司有两栋小独栋,其中一栋三层是汪东风的办公行政楼,特斯拉的车库也安置在这里。北青报记者看到,所谓充电桩,就是固定位置的一部壁挂式适配器。

汪东风说,由于是创意商务区,竞园的电路情况相比住宅公寓楼要理想很多,“380伏、电流非常稳定。”汪东风说,自己车库的充电桩也是京城最早安装施工的几个之一。正式安装前,特斯拉还专门用竞园的电路对充电情况进行了实测,“用晚上的时间8小时可以充满一部车”。据介绍,由于是首批订单之一,特斯拉给部分车主赠送了充电桩,安装施工也比较顺利,半天就完成了。

车主感受

一部能在路上飞跑的大号智能手机

评价:就像从功能机进化到智能机

一位体验过特斯拉的准车主告诉北青报记者,开上这车,就不缺朋友了,只要开上路,总能碰到大喊一声“特斯拉”然后冲过来狂拍上几张的陌生人。

对于这种说法,汪东风说他也一样,车在哪儿停下来,经常有人凑过来看看或者搭讪。开在路上这辆车的回头率也特别高,更夸张的是,“还有好几回被人追着拍,就是一边开着车一边掏出手机拍我的特斯拉,太危险了,好像在追明星似的。”

22日下午,从马斯克手中接过自己的车钥匙,到26日北青报记者前往采访时,汪东风说他的特斯拉已经开了400多公里,感觉非常好。尽管还没有碰到能开太快的机会,但日前在机场高速上超车、并线感觉非常流畅。“车的操控性很好,动力强劲,提速快,转向也十分灵活。”

汪东风说,尽管开上特斯拉只有几天的时间,他已经觉得不太接受再回去开传统燃油车了。与一些人所戏称的“特斯拉就是一部能够在路上飞跑的大号手机”非常相似,汪东风形容适应特斯拉的过程,“就像是从功能机进化到智能机,一旦用过智能机,很难再退回到功能机。”

不足:百万身价做工可能刚及格

不过,汪东风对特斯拉的偏爱还没有到不冷静的地步。谈到这辆车的不足,他表示,以百万的价位看,特斯拉MODEL S内饰的精美度不够,部分部位还略有廉价感,“包括材质的选取,座椅规整度。如果把宾利的做工打到90分,特斯拉可能仅仅刚及格,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而在强劲的动力性能之下,汪东风感觉特斯拉的急刹性能仍需进一步提升和加强。日前在轮胎带水的情况下,他在光滑的塑胶地面进行了简单测试,与自己曾经开过的高性能商务车相比,汪东风对这台特斯拉在冬天下雪结冰路况下的急刹情况还是有些担心。

此外在汪东风看来,特斯拉的外形也显得过于平庸,“只有知道它是特斯拉的人,才会蜂拥过来围观,但那因为它是特斯拉,而不是因为这辆车本身有多漂亮。如果不知道它是特斯拉,没有了品牌的效应,说不准还会被人误以为是台日系的哪款主流车,这一点也许MODEL X会有所改进,据说会采用双翼式的造型。”

上牌:购置税按什么标准交还不清楚

除此之外,还有上牌和充电的问题。在北青报记者接触到的几位车主中,有的因为出差在外,有的因为公务繁忙,截至26日,多位首批车主都还在使用临时车牌。由于特斯拉不享受电动汽车待遇,在北京上牌的车主都要有普通汽车“指标”。

而另一位出差在外的车主则对此表示有所不安,“还不知道上牌时会是什么样的情况,特斯拉不是燃油车,不能按排气量划分是否豪车,因此目前还不知道具体购置税会是什么样的规定?”一位车主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对这些情况会怎样还不是很清楚。

试驾体验

被传说中的“推背感”吓了一跳

车把手会“伸手欢迎”你

时代集团执行副总裁潘燕明,也是特斯拉的首批车主之一。谈到特斯拉打动自己的主要特征,潘总只谈了两点,一个是电池技术,一个是“推背感”。简洁的评价给北青报记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尽管如此,北青报记者首次试驾,还是被这传闻已久的推背感“吓”了一跳。

上周末,在一条车辆和人员都较为稀少的园区柏油马路上,北青报记者首次试驾了特斯拉。如果试驾一定要从体验的全程来讲,应该说特斯拉的与众不同从打开车门那一刻已有所体现。每辆特斯拉都配有迷你车模造型的智能钥匙。当车主走近,特斯拉的第一个“反应”是“伸出”嵌入式的车把手。“像是一个‘welcome’”,一位车主表示。

北青报记者体验发现,特斯拉的起步和熄火也非常有特点,传统燃油车启动时,需要按下引擎启动按钮或者拨动打火开关然后等待发动机马达的预热,特斯拉的启动只是按下挡位上的一个大按键,然后将挡位拨到“前进”就可以立刻上路出发。停车时更加简单,“挂上”停车挡,连手刹都不用,关上车门按下钥匙,车就算“熄火”完成了,车把手自动收回,车内一大一小两块屏幕也自动“关机”了,几乎可以说是“下车就走”。

一脚“电门”就能窜出去,

特斯拉的脚踏板部分,看上去和传统车几乎没有区别,左刹车右“油门”,只不过这个“油门”似乎应该叫“电门”。尽管之前已经对车的加速特征耳闻已久,但是,由于对这个“油门”的深浅掌控还完全没有经验,试驾的最初,感觉只是轻轻一脚,车已经有“窜”出去的感觉。

当日的试驾体验并不是在专门的测试场所,而是一条常规的马路,北青报记者从起步到加速至60-70公里,粗略计算只用了五六秒的时间。副驾的一位女生表示,如果不是因为车上还有同事在,会毫不犹豫地配以尖叫了,“哪里是推背,有过山车起步的感觉”。

“安静”驾驶非人人都接受

初次试驾,特斯拉的起步加速给北青报记者带来了极深的印象,一脚“电门”下去感觉“轰”的一下,但其实已经不太能分清是真实的音质还是心理上的冲击。而稍微开出一段距离之后,北青报记者体验到特斯拉的另外一大特点,就是安静。因为没有发动机,感觉车内的噪音很小。

不过,这个“看上去”纯粹的优点,非常出人意料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认同。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已经有试驾过的消费者表示不能接受这样的安静,甚至因此取消了购买意向,“开起来太安静没有车的感觉!”

一位同乘的车主告诉北青报记者,燃油车发动机的马达等发动、传动部分产生的噪音,可以明确地提示乘客是在乘车,电动车没有了这些噪音但是同时又有更强的加速度和马力,有时驾驶者本人对此也许不会感觉太明显,但是如果碰到比较敏感的乘车人,是有可能会带来初期的不适应的。也有人调侃地说,坐特斯拉之前,不要吃太饱。

财经观察

车主圈都是高富帅 50万以下才能真正火

特斯拉正在为传统汽车业带来“颠覆感”。绿色环保的电动能源,融入互联网思维的设计生产理念,加上一位被贴上传奇标签的“钢铁侠”创始人,为它带来足够的关注度,也在一定程度上开始改变人们对汽车的传统认知。

然而,这部汽车中的“苹果”能否在中国市场走得长远,目前看还有很多未知数。在4月22日的北京交车仪式上,首批拿到车钥匙的8位北京车主中,有7位CEO。24日,传闻称一些早期的“普通老百姓”订户也开始提到新车。知情人士告诉北青报记者,首批订单车主基本大都是高富帅,而这其中,很多与IT、互联网行业多少有着各种渊源。而包括新浪掌门曹国伟、小米创始人雷军这些国内互联网标志性人物,据悉都已进入特斯拉的车主圈。

汪东风的看法是,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目前看仍会火爆一时,但MODEL S近百万的价位,决定了它不会是一款大众车。特斯拉被称作汽车中的苹果,但跟苹果手机不同的是,一部苹果手机,中国能买得起的用户至少在一亿的量级,但是一部百万级的汽车,它的目标用户就会缩小很多。

“目前的火爆,是因为在正式登陆中国开售之前,它已经积聚了一年以上的中国大陆目标用户”,但这样的目标客户总是有限的群体,当特定的客户群逐渐“消耗”之后,也许特斯拉会面临后继乏力的挑战。据悉,特斯拉已经在计划推出价位更加低端的车型,“假如30、40万,50万以下的话,我认为它才会真正火起来。”汪东风表示。

一位车主表示,以百万元左右的最终购买价位来衡量,如果有国产车的续航能力能达到类似的水平,相信选择将更具性价比。而另一位用户则质疑,一部车的采购要等大半年到一年,这样的追捧到底是否值得?本版文/本报记者 任笑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