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第一财经日报》从多方权威渠道获悉,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下称“中电投”)和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下称“国家核电”)正在进行有关重组合并的事宜。

来自中电投和国家核电的知情人告诉本报,中电投和国家核电重组合并的最后方案出炉,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很多详细的问题还在谈”。

上述知情人士同时透露,两年前,国资委已经同意国家核电与中国广核集团(下称“中广核”)进行合并,双方也已展开有关讨论,但由于种种原因,合并最终没能实现。在他看来,中电投与国家核电双方都有意愿进行合并,因为双方都需要对方。

合并条件

与这位知情者所说的一样,多位中电投和国家核电的知情人士亦向本报表示,中电投与国家核电的合并具备诸多便利。

第一是双方历史渊源。现任国家核电董事长的王炳华是当年组建中电投的第一任总经理。在中电投任职五年后,在2007年国家核电成立时被调任国家核电担任董事长。

第二是双方在核电业务上的合作。中电投的核电项目首先采用了国家核电主导的AP1000核电技术。双方在AP1000依托项目上已有多年合作。中电投还拥有国家核电10%的股份。

第三是双方在人员方面的流动。在国家核电成立之后,“相当多的人是从中电投来的”。

除此之外,中电投今后打算大力发展,但其自身在核电技术和组织管理方面尚有很大欠缺,而国家核电则可以弥补这一欠缺。

而在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看来,国家核电有必要进行重组。他说,相对于中国核工业集团和中广核而言,国家核电的规模较小,项目单一,资金有限。而如果与中电投进行重组,更大的可能是并入中电投。

国家核电一位内部人士此前向本报表示,公司成立之初就被赋予改革的使命。他表示,国家核电始终是中国核电体制改革的坚定支持者。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将是中国国有企业改革之年。

国家核电成立于2007年。按照2007年《国务院关于组建国家核电技术有限公司有关问题的批复》的文件,组建国家核电是核电体制改革的重大突破,是尽快提高中国核电自主化能力、推进核电建设、加快能源结构调整的重大举措。

而作为国家核电的董事长,王炳华亦多次在一些重要的公开场合上强调核电体制改革的重要性。他说,中国正处在核电产业创新发展的重要阶段,在技术创新的同时,进一步深化核电体制改革,打造一个支撑自主化发展的核电工业体系,提升中国核电产业的国际竞争力,已成为当务之急。

彼此需要

而在核电知情人士看来,国家核电与中电投进行调整重组,这对于两者,尤其是国家核电来说,将是“如虎添翼”,因为双方可以从彼此身上找到自身所没有的优势。

原国家发改委核电重大攻关项目专家组一位成员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不管是在科研方面,还是在财力方面,国家核电都落后于中核和中广核。

周大地对此亦有同感。他举例说,和中电投合并,可以减少国家核电在财务方面的负担。他表示,从国家核电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不借助类似重组的措施,单就经济方面就会给国家核电的发展带来很大的困难。

国家核电是中国三大核电企业之一。它主要从事第三代核电技术的引进、消化、吸收、研发、转让、应用和推广,通过自主创新,形成自主品牌核电技术;组织国内企业实现技术的公平、有偿共享;承担第三代核电工程建设、技术支持和咨询服务以及国家批准或授权的其他方面的业务。

目前,国家核电已经在AP1000基础上研究开发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CAP1400核电技术,该技术将被运用在即将开工的山东荣成核电项目,但国家核电没有开发核电项目的资质。

上述受访者表示,中电投可以为国家核电注入更多资金的同时,还可以为其顺利获得核电项目开发建设资质提供途径。中国至今仅有三大核电企业具备核电项目开发建设资质。中电投即是其中之一,另外两家是中核和中广核。

尽管中电投在全国唯一同时拥有水电、火电、核电、新能源资产,但其自身没有中核及中广核那样的核电力量。

有核电知情人士此前向本报表示,如果国家核电能够和中电投实现重组,那么中国核电“三足鼎立”的局面就会变得更加坚固。国家核电与中核、中广核一直被业界称为中国三大核电企。但相比而言,国家核电的力量最为薄弱。

过去多年,三家企业因技术纷争屡屡见诸报端。这已经一定程度上给中国核电的发展带来不少麻烦。但在一位核电专家看来,业界人士埋怨中国核电发展太慢,究其缘由,技术纷争、利益纠葛都是表象,最关键的还是要像火电大发展时那样,做到投资主体市场化、多元化,再依托技术服务专业化、集约化,就会有很大的改观。

中国正在运行和建设的核电站,其业主主要是中核和中广核。“从长期来说,这个(核电市场)是要放开的。”国家发改委的一位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说,“谁都知道搞核电的利润很高,因此每个企业都想搞核电。”

事实上,在中国五大电力集团当中,除了中电投之外,其他四大电力集团都有做核电站的业主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