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解冻“红利” 核电二虎迎来新分羹者

在经历了3年的蛰伏后,核电业终于迎来了部分遭停摆项目即将重新开工的明确政策。

动辄投资几百亿上千亿的核电站项目在4月18日以“当前要开工一批沿海核电项目”的形式被中央政府最高层“力挺开闸”,这意味着原本就蠢蠢欲动的核电企业等各利益方将继续上演逐鹿分羹戏码。

而疑问是,谁将成为这次政策红利的最大受益者?原有二分天下的核电产业格局又将发生哪些改变?

沿海核电“开闸”

“冰冻”被打破的声音传来。核电业这张过硬的“许可证”来自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两次会议中的提法,一次是今年两会上提及“开工一批核电等”,更近一次则是4月18日在能源会议上再次重申“当前要开工一批沿海核电项目”。这意味着经济不景气下核电盛宴将开启。

这是在一衣带水的邻邦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三周年前后发生的事。此时一边是雾霾已成为我国包括首都北京在内的大范围常态天气,一边却是钢铁、煤炭等诸多关键行业陷入产能过剩的惨淡境地。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科技委副主任叶奇蓁对《华夏时报》记者强调,雾霾频频来袭,加之能源结构调整方面的需要,尤其是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缺电所以才有了“西电东送”、“西气东输”,这成本也蛮高的,所以国家做出了开工一批沿海核电项目这样的决策。

一座100万千瓦的火电厂一年燃烧标煤300万吨;而一座100万千瓦的核电一年消耗燃料仅30吨。且核电作为一种清洁安全、技术成熟的能源,其运行无二氧化碳、二氧化硫、氮氧化合物及烟尘等污染物排放。这或许也成为李克强力挺核电政策“开闸”的原因之一。

除了能源结构调整的必要,中国标准化协会会员王文华对本报记者说,开工沿海项目的考虑还有,核电站需要大量水作为冷却媒介,一旦发生核泄漏,可以很快在海水中稀释,避免更大损失。

中投顾问新能源行业研究员萧函也告诉本报记者,如今核电项目再度放松主要是为了治理雾霾、拉动投资,进而达到保护环境和稳定增长的双重目的。核电已经成为政府部门调结构、稳增长的有效“工具”,未来必然会受到投资者的热捧。

背后政策波折

“此次谈不上是核电大发展,只能说相对于此前的政策冻结而出现复苏,毕竟2011年发展力度更大,还力推内陆核电建设,如今远没到当年的力度。”一位重工涉核领域的国企内部人士对《华夏时报》说。

让内陆地区失望的是,这股“东风”只针对沿海核电项目,而内陆此前就已经投资上百亿的湖南桃花江核电站、江西彭泽、湖北大畈核电站等项目只能坐等“十三五”期间了。

叶奇蓁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实际上早在2012年10月24日,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就讨论通过了两个核电方面的规划,那时候核电就已经“开禁”了。

彼时会议部署将在“十二五”时期只在沿海安排少数经过充分论证的核电项目厂址,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

但是当时会议上通过的两个规划分别是《核电安全规划(2011-2020年)》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其中后者明确将2007年批准的《国家核电发展专题规划(2005-2020年)》的2020年4000万千瓦目标,一下子提高到了8000万千瓦。

“新目标一出,核电企业们心里就有了底儿了,都在加紧筹备中,都是‘外松内紧’,试图项目一被审批通过就马上开工,”一位核电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如今应该说早有预期的东风‘真的来了’而已”。

至此,我国核电业发展经历了“五次政策转折”。2005年,核电发展政策是“适度”,到2007年变成了“积极”,而2011年便成为了“大力发展”,发生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后,便陷入了“暂时停工”的沉寂冰冻期,而自2012年各利益方重启核电的呼声却不断,最终在雾霾和经济下行等多重压力下,中央政府决定从“冰冻”变为再次提出“适度发展”,先从争议较少的东部沿海地区项目入手。

疑问是,虽然仅是开工一批沿海核电项目,但此轮政策红利巨大的投资蛋糕,谁将成为最大受益者?原有二分天下的核电产业格局又将发生哪些改变?

三分天下?

2011年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尽管对所有核电企业都有影响,但受冲击最大的还是中核集团和中广核集团。如今,政策的反转也让上述企业成为最大受益者,而日前曝出的将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整合的中电投集团也颇多受益。

作为目前核电领域里的“一山二虎”,中核是一个涉及核军工、核电、核燃料、核应用技术等领域的科研开发、建设和生产经营的长产业链多元化企业,而中广核则以核电建设与运营为主业,业务较为集中。

另外,中电投如果能够与拥有核电研发技术、工程建设经验的国家核电技术公司整合成功,实力也不容小觑。

萧函对本报记者说,如今我国已建成核电机组17台,在建规模达到29台,项目多分布在广东、浙江、江苏、山东等沿海省份,中核、中广核主要负责投资建设和运营,而内陆核电站暂未重启。国内核电项目在区域分布上呈现出“东多西少、南多北少、集中度较高”的特点。

一般而言,核电机组分为已投运、已核准并开工建设、已核准但未开工建设及已批复路条但未核准开工四种类型。

而一个核电机组的建设周期约为60个月,如果以2020年8000万千瓦的装机目标计,业内的期望是平均每年建成约8座100万千瓦/台的机组。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沿海正在审查中的项目共9个:浙江三门3、4号机组,山东海阳3、4号机组,辽宁徐大堡1、2号机组,广东陆丰1、2号机组,福建漳州1、2号机组,江苏田湾5、6号机组,福建福清5、6号机组,辽宁红沿河5、6号机组以及山东荣成的1、2号机组。

上述项目中,中核集团为控股方的有五个,包括浙江三门、辽宁徐大堡、福建漳州、江苏田湾、福建福清,中广核集团为控股方的有广东陆丰、辽宁红沿河,另外山东海阳控股方是中电投,山东荣成控股方是国家核电。如果中电投和国家核电合并的话则意味着旗下也有两个项目将可能获批。

简单估算得知,中核集团旗下上述5个项目将开工的话则总投资累计1000亿元左右,建成后能解决十几万人乃至更多的就业,带动当地几千亿乃至上万亿的产业链发展。

吸引众多大佬分羹核电领域的是,核电站的投资回报率非常高,最新公开资料显示,最新的全国核电标杆电价 0.43 元/千瓦时,单台百万千瓦核电机组盈利估算(不考虑税收优惠),单位千瓦造价约 13000 元,年发电利用小时约 7000-8000 小时,则机组发电度电利润约 0.09 元/千瓦时,净资产收益率水平达到近 26%,远高于煤电和水电的净资产收益率水平。

萧函分析,中核和中广核是已经投入商用核电站的主要运营商,二者在资金、技术、管理、政策等多方面对比中不相上下,加之国核技、中电投在核电领域也有一定竞争力,大唐、华能、三峡、华润等能源巨头对核电产业也非常感兴趣,未来核电行业的竞争力度会更加激烈。

而对日前曝出的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与中电投整合的消息,业内人士指出,如果成功可能会改变如今二分天下的格局,变为三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