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各国对发展核能的兴趣未减,新加坡总理公署属下国立研究基金会将展开十年研究与教育计划,也要栽培100名核科学家。

这项核安全研究与教育计划(Nuclear Safety Research and Education Programme)将先在未来五年获新加坡政府6300万元拨款,从研究、培训和公众教育三大层面初步建立起科学界对核技术的掌握,以及让新加坡公众了解核能的安全性和潜在风险。

这笔被新加坡国立研究基金会总裁刘德成教授形容为“有节制的”(modest)拨款,主要将用于提升研究实验室设施、提供培训和颁发奖学金等,也有一小部分用在政策推行和管理。

新加坡政府是在2012年完成对新加坡是否应探讨核能发电的“可行性前期”(pre-feasibility)研究,认为目前的核能技术暂不适用于新加坡本地情况,因此新加坡暂不考虑建核电站,但需要培养了解核能安全的专才。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上个月到荷兰海牙出席核安全峰会时也重申这一立场。国立研究基金会的新计划就是在这个背景下成型。

自日本在2011年发生福岛核事故以来,各国虽对核电厂的安全问题提高了警惕,但建造或研究核电站的兴趣似乎不减。日本安倍政府在今年4月通过新能源计划书,打破之前的“零核”方针,甚至提出要重启在福岛事件后关闭的核反应堆。

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都曾列出具体计划建造核电站。越南已宣布在2030之前建造十个核反应堆;马来西亚原本要在2021年完成的西马半岛首个核电厂计划,已因福岛危机被无限期展延。印尼计划在2015年后在塞尔蓬(Serpong)建小型核电厂。新加坡立场是即使新加坡本身不建造核电站,也必须跟上相关科技发展。

在研究层面,基金会的新计划将把重心放在放射化学(radiochemistry)、放射生物学(radiobiology)和安全评估三大领域,研究活动主要集中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由国大物理系教授林浩负责。除了科学研究,他们也计划让这些未来科学家能把所长发挥在核技术广泛的应用领域,包括放射医疗、粮食杀菌和造影等,为事业发展铺路。

林浩教授解释,在起步阶段,实验室可能会对新加坡水和泥土采样,了解环境中的基线辐射程度以便日后能探测是否出现明显改变。此外,他们也有兴趣研究低程度辐射对人体健康的长期影响,以及核电厂的安全系数分析。

目前,本地熟悉核技术的专才屈指可数,因此新加坡国立研究基金会计划派研究生到国外进修。在本科生阶段,国大将在新学年开办教授核科学的医学物理(medical physics)副修课程。

刘德成教授说:“这些本地科学家和专家今后可评估核科技发展,并针对2020年左右区域核技术进展和核安全问题为(新加坡)政府提供意见,他们也能为在区域和国际间合作方面为新加坡作出贡献,让新加坡能恰当分析局势,保留选择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