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焦化企业的“寒冬”似乎仍看不到尽头,目前全行业所处形势更甚于2008年经济危机时,焦化企业将何去何从也一直是待解的问题。

行业内有焦炭“欧佩克”之称的山西焦化企业联盟近日召开的一次会议再次揭露焦化企业“夹缝中求生存”的尴尬处境,面对上、下游的强势,焦化企业的提价计划显得“底气”不足。因此,为了生存,焦化企业只能限产,并试图改变销售模式。但在整个焦化行业亏损面高达40%的情况下,也只有少数企业能依靠副产品勉强维持运营,却不能长久。

山西一大型焦化企业人士对记者表示,对焦化企业来说,目前资金是比供需关系更加重要的,现在就看市场调剂,谁的实力更雄厚、客户更稳定、资金周转更快一些,谁就能撑过去,否则就肯定会被淘汰。

六年走不出寒冬

在山西焦化企业联盟召开的内部会议上,与会者的“倒苦水”成为主旋律。“今年亏损严重,金马焦化限产15%,整个河南焦化行业平均限产25%。”

“河北方面以旭阳焦化为例,一季度所产焦炭价格是亏损,河北焦化厂目前平均限产15%。”

“陕西黑猫焦化今年2月和3月份亏损多一些,4月份好一些,目前整个陕西焦化行业平均限产20%。”

“现在山东的焦化厂限产20%~30%,希望抱团发展,对于下游钢厂坚决不(允许)欠钱,宁愿降价赔钱也不赊账。”

虽然目前焦化企业仍在吐槽生存困境,但这一现状从2008年就开始出现。其中原因虽有经济放缓导致的需求减少,而无序发展却使焦炭产量一再创历史新高,严重的产能过剩早已是不争的事实。

2013年,中国焦炭产量达到4.76亿吨,位居前四位的山西省、河北省、山东省以及陕西省去年的焦炭产量分别为9077万吨、6396万吨、4317万吨和3444万吨,合计达2.32亿吨。相比之下,国内焦炭的总产能却有6.2亿吨左右,产能过剩问题凸显。

在下游消费群体中,钢铁行业占据首位,每年能消费八成以上的焦炭。在焦炭产能过剩、钢企采购量减少的形势下,焦炭价格也一路下跌,甚至已重返十年前的水平,导致焦化企业亏损严重。卓创资讯分析师张源对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国内焦炭市场持续跌势,以唐山地区为例,年初至今,唐山地区焦炭价格累计下跌340元/吨,跌幅达24%。受此影响,焦化企业亏损面不断扩大。

中国炼焦行业协会数据显示,2013年全年,焦化行业实现利润约79.22亿元,主营销售利润率平均仅1.34%;焦化企业亏损面仍为38.87%,亏损额达117.7亿元,行业平均产能利用率约74%。

山西永鑫煤焦化公司销售负责人陕风河介绍,现在整个山西省,也只有两三家企业赚钱,其他的独立焦化企业都是赔钱的。同时,山西地区部分焦化企业库存一度达到10万吨以上水平,价格更是跌至七年来的低点。

因此,限产也许就成为焦化企业最无奈的选择。“因为焦化炉一旦点火就不能停,否则整个炉子就报废了,所以焦化厂也只能限产,不能停炉,现在临汾地区基本都限产,产量每个月只有约200万吨。”陕风河表示。

据卓创资讯统计数据,3月份国内焦化企业平均开工率从前期的七成,一路回落至六成左右,预计企业亏损面或再次达到40%以上。

光大期货研究员唐嘉宾也认为,焦化企业的生存环境还会继续恶化下去,尽管目前国内焦化行业在调结构,淘汰落后产能,并且尽量减少新增产能,但是这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把供需结构调整到正常轨道。

现金为王

山西焦化企业联盟被誉为焦炭“欧佩克”,于2007年由焦炭产量居中国前列的山西、河北、山东、陕西以及内蒙古、河南等省区的大部分焦化企业组成。联盟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应对焦化行业剧烈的市场波动,其中一项职能就包括以联合的方式向上游抑制焦煤价格上涨、向下游钢铁厂提高焦炭价格。

在本次召开的会议上,山西焦化企业联盟建议焦炭提价30~50元/吨。河北焦化协会一位负责人介绍,目前河北的钢厂还是盈利的,保守估计一吨钢材的毛利润为150元,旭阳焦化一周前向钢厂试探性提出焦炭出厂价上涨30元/吨,已经有6家钢厂接受涨价。

然而,“提价”对于始终扮演夹缝中求生存角色的焦化企业来说,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中宇资讯分析师战伟对记者表示,虽然河北部分焦化企业主动上调了焦炭价格,但大多数焦企的调价呼声并未被钢厂接受,目前河北地区二级冶金焦主流成交价格也只是小幅上涨至950~980元/吨。

“这种涨价有点被动,因为不是需求带动的,所以钢厂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是很乐意,因此涨不多,有些甚至不涨。”战伟介绍。

涨价没底气,那么改变营销策略也成为焦化企业需要迫切实施的举措。“现在钢铁企业欠款非常严重,我们全部为预付款,宁可不卖,也不赊欠,否则就真收不回来了。”陕风河表示。

不过,并不是所有焦化企业都这么幸运。山东焦化集团的一位负责人称,目前二级焦出厂承兑价格为980元/吨,公司外部应收欠款达到6500万元。

实际上,欠款难收导致的资金紧张已成为焦化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中宇资讯分析师崔志明介绍,近期资金紧缩导致不少焦化企业运营困难,甚至倒闭,前期焦化企业库存量太大,很多供钢厂的焦炭都没有结款,现在钢厂这边也没钱,某公司销售人员已经两三个月的资金没有报销了。

因此,在山西焦化企业联盟的内部会议上,焦化企业达成一致意见,计划后期针对钢厂要做预收款提焦炭的方式。

“对钢厂要坚决推行预收款政策,因为目前钢厂风险很大,同时希望与山西焦化联盟一起将钢厂划分等级,并针对各个等级的钢厂制定相应的政策,欠款严重的,通过联盟坚决不予供货。”一位参会人士表示。

利润来自副产品

近几年,虽然一直有大批焦化企业处于亏损状态,但全行业总体上还略有利润,不过这些利润并非来自于焦炭本身,而是焦炭的副产品。

焦炭生产中会产生大量的煤焦油、粗苯、煤气等副产品,产业链完整的焦化企业对这些副产品“吃干榨净”,利用煤气制取工业甲醇,对粗苯进行精制提炼,从中找到利润平衡点。

陕风河介绍,如果不包括副产品,现在一吨焦炭能亏损200元左右,但产业链比较完整的企业,副产品能够贴补焦炭的亏损,公司每吨焦炭还能够盈利约30元。

在副产品中,煤焦油占比约4%。中宇资讯数据显示,自2013年至今,华东地区煤焦油价格始终在2500~3000元/吨区间内震荡。另一种副产品粗苯,其产量也十分有限,与主产品焦炭产量比例约为100∶1。

中宇资讯分析师曹家斌向记者介绍,由于下游加氢苯装置大量投产,对粗苯需求量逐年增加,粗苯始终存在供应缺口,其价格也在最近几年逐年递增,年均递增500元/吨,因此在主产品焦炭价格持续低位的情况下,粗苯成为焦化企业主要的盈利点。

据记者了解,目前山西永鑫煤焦化公司粗苯的含税价每吨能卖到8000多元,甲醇每吨3000元左右,二甲醚每吨则在4000多元。

不过,利用副产品来补贴焦炭亏损的办法依然不能长久。粗苯虽然需求量大,但焦化企业因焦炭限产,导致粗苯产量也受限制。另外,煤焦油和甲醇这两种副产品现在也面临下游需求疲软问题。

中宇资讯分析师陈莹表示,尽管煤焦油还未像多数大宗商品一样出现产能过剩,但需求表现不佳一直是难以忽略的问题。

“一方面焦化企业限产,煤焦油自身产量不大;另一方面,下游深加工行情低迷,这使得煤焦油很难有‘出彩’表现,因此整体上对焦化厂的支撑也就显得颇为一般。”陈莹说。

而对甲醇来说,目前的主要问题是供需矛盾较大,业内人士介绍,后期国内甲醇供应量仍不减,在需求得不到支撑的情况下,价格也很难上涨。

行业洗牌进行时

焦炭库存增加、大量赊销和资金回收困难,以及营销模式推行受阻使国内焦化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艰难处境。

山西美锦能源集团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现在每家企业的资金压力都非常大,目前资金是比供需关系更加重要的,如果欠款能很快回收还算可以,但如果欠款持续增加,那肯定是没办法经营下去的。

“资金转不动,原料就买不来,所以现在的市场形势比2008年经济危机时还要严峻,包括小型钢铁厂和焦化厂,将会有一批企业被淘汰。“上述负责人认为。

山东省焦化行业协会会长王清涛也表示,近期经济环境如果有大幅降落,焦化行业可能会有三分之一的企业要死掉,如果继续延续现在的形势,也会有5%的企业要死掉,产能过剩倒逼焦化企业必须转型。

其实,三年前,山西省焦化行业就已开始了整合,进入2014年,焦化行业的兼并重组仍在进行,但一路走来并不顺利。

去年10月,山西省经信委发布消息称,在当年底前,煤焦主体企业产能要达到180万吨,并完成对被兼并企业的法人治理结构重组、工商登记变更,以及相应的产能置换确认,否则取消主体企业资格,列为被兼并企业,并且还将面临一系列惩罚措施。

今年3月31日,山西省经信委公示了山西省第一批焦化行业兼并重组主体企业名单,山西焦煤集团、潞安矿业、美锦能源集团等67家企业成为兼并重组的主体。

唐嘉宾表示,焦化行业兼并重组要影响很多利益关系,也会影响到很多人的就业问题,所以行业洗牌会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同时,他认为,焦炭市场在今年上半年已经没有反弹可能,只能期待下半年的改善。

“目前焦化行业问题比较多,企业亏损,贷不到款,在大幅度限产时,副产品也出现亏损,实在没有办法能做什么了,只有耐心等待市场调节,价格上涨。”唐嘉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