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报 记者 刘俊晶 万晓晓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走了,带着中国粉丝的尖叫、媒体的热捧、政府的期待和同行企业的嫉妒。对于“钢铁侠”马斯克而言,三天的中国之行忙碌而充实,除了给京沪两地的特斯拉Model S车主交车,马斯克还分别在两地启动了各自的超级充电站项目。

记者了解到,除了接受中国粉丝“朝圣”,斡旋京沪以外订单车主因延迟交车发起的维权行动,马斯克此次中国之行实际上还有一项更重要的内容——政府公关。出人意料的是,在马斯克和他妻儿乘坐的航班抵达美国时,他在中国开展的“旋风外交”成果才得以显现。

通过向首批车主交付订单,马斯克以特斯拉独有的方式“点燃”了国内最具标杆意义的两座新能源车消费城市——北京和上海。当然,更重要的是,马斯克深知中国市场承载着特斯拉现在看来尚不可预知的商业未来。从去年8月份算起,短短四个月时间,特斯拉Model S就收到了超过5000份订单。

如果联想到特斯拉去年在全球范围内只卖出去2.23万辆电动车,中国市场瞬间迸发出来的巨大潜力着实让马斯克吃惊。为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马斯克几度用“相当重要”来形容中国市场,并放言将3-4年内推动特斯拉在华建厂并且设立本地研发中心。

上周,利用向北京首批Model S车主交付钥匙之机,特斯拉宣布启用位于酒仙桥恒通商务园中国总部。在充电桩和服务中心建设速度远远落后订单增长速度的现实环境下,马斯克需要解决的诸多现实问题包括,如果协调好政府和本地供应商关系,从中长期看,包括找一位资源丰富的“中国合伙人”。

记者从相关渠道了解到,马斯克为这次中国“旋风外交”准备了长达数月时间。实际上早在去年10月,在特斯拉邀请下,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和商务部等主管汽车工业七部委官员,就对特斯拉加州总部进行了考察;而在寻找“中国合伙人”上,特斯拉更是从未停止与中国整车企业接触。

厚礼

所有令人震惊的好消息,都是在马斯克和他妻儿乘坐的飞机抵达美国后,才对外发布的。至少从特斯拉中国官方发布上述消息的时间上看,这绝对算得上是马斯克从中国出发前精心安排好的。从4月24日上午11点开始,特斯拉委托的公关公司开始向媒体记者邮箱陆续发来“喜报”。

第一封“喜报”当然是特斯拉在两天之内分别会见科技部和工信部部长的官方消息,从时效性上看,这符合企业宣布相关消息比政府部门“晚半拍”的惯例节奏;第二封“喜报”则来自上海,后者将在2014年为特斯拉电动车提供3000个免费牌照,这相当于地方财政给特斯拉买家补贴了10万元人民币。

“这是此类政策首次对外国进口的纯电动汽车进行开放,大大推进了电动汽车产业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是实现中国推动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重要一步。”在官方发布的新闻通稿中,特斯拉中国盛赞上海此举“能够升级传统产业,激发创新活力的企业”。

4月24日上午10点,工业和信息化部官网上突然挂出一条新闻,标题是《苗圩(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 会见美国特斯拉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马斯克》,并配上了一张马斯克和工信部部长苗圩坐在一起相互探讨中美两地车企在新能源车项目上可能存在“合作机会”的现场照片。

在会谈中,曾在东风集团任职并主管过汽车工业的苗圩部长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希望特斯拉公司发挥自身优势,不断创新,加强与中国企业的合作。马斯克表示,特斯拉公司非常重视中国市场,愿加强与中国企业的合作。

实际上,这则消息从发布时间上看属于“旧闻”,因为双方的会面时间距离官方发布上述消息已经过去两天整。

如果将时针拨回到4月22日,正好是马斯克携妻儿首度访华的第二天。根据特斯拉中国4月24日发布的新闻通稿,在会见苗圩部长前一天,马斯克就已面见过科技部部长万钢(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 ,并亮相央视《对话》栏目与联想集团CEO杨元庆畅聊“颠覆和创新”。

而在最后一天的行程中,马斯克不仅会见了上海市政府官员,还以硅谷创业“导师”身份出现在上海科技大学举办的首届“创造与创新”论坛上,他在这个论坛上大谈工程和技术创新对世界的改变。上海科技大学校长江绵恒现场点评称,正是研究的挑战和真正的科学,驱动马斯克的事业到达了高点。

三天两座城市,马斯克希望通过此次中国之行,彻底扫除特斯拉在中国市场面临的多重障碍。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马斯克不止一次放言,会在3-4年内考虑将特斯拉国产并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所有的迹象都表明,这位“钢铁侠”不仅是十足工程男,更是目光远大的商业天才。

从一个细节上足以看出马斯克对中国之行的重视程度。在为期三天的中国行当中,马斯克不仅将两个儿子带在身边,还特意请来了已经离婚6年的前妻Justin Musk陪伴左右。一位特斯拉中国的工作人员在私下里解释道,这样的安排更容易打动“非常重视家庭亲情”的中国客户。

合伙人

尽管政府的公关工作必须要马斯克本人亲力亲为,但在寻找“中国合伙人”问题上,炙手可热的特斯拉及其位于加州硅谷的总部,似乎从来不缺来自中国的橄榄枝。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多方渠道打听到的消息显示,国内多家整车企业和零部件公司,都已经跟特斯拉主动“接上了头”。

4月上旬的一天,在印第安纳州哥伦布市美国康明斯公司技术研发中心参加完福田汽车(微博)(600166.SH)与美国康明斯“联合开发欧六排放及LNG清洁能源载重汽车项目”签约仪式后,福田汽车公司总经理王金玉(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 亲自飞抵特斯拉加州总部,并拜会了马斯克。“王金玉仅带了几位随从,一起去的硅谷。”消息人士上周告诉记者,王金玉此次借康明斯美国项目签约之机,对特斯拉进行了一次极为低调的拜访,其目的就是为了商讨福田汽车与特斯拉在中国合资生产现金技术电动汽车的可行性。目前,尚不清楚福田与特斯拉就合资生产电动车一事商讨到何种阶段。

不过,记者上周就相关消息向福田汽车内部人士和董秘进行求证时,对方以“不知情”为由对消息的真实性拒绝置评。福田汽车公司董秘办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回应称,公司目前暂时没有与美国特斯拉合作的消息,但强调新能源汽车是公司业务的一项重要组成部分并将继续拓展。

从商业逻辑角度分析,福田汽车的确有可能是特斯拉在中国设厂的直接合作方。福田汽车目前占据了北京公交新能源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且已经形成混合动力、纯电动、氢燃料和高效节能发动机四大核心设计制造工程中心。此外,福田汽车是国内唯一一家已采用特斯拉核心技术供应商AC PORPULSION INC技术生产新能源车汽车的企业。“特斯拉若选择携手福田汽车并在北京设厂,那么就盘活了北京市场与背后的政治资源。对于特斯拉而言,这是极为关键的一步,也十分符合马斯克一直以来善于利用资源及政策的行事风格。而对于福田汽车而言,特斯拉的品牌力将助其开拓高端新能源汽车的领域”。汽车分析师赵宇认为,在已经有成品落地的情况下,福田与特斯拉后续的谈判显然会更为顺畅。

从经济观察报记者掌握的信息看,除了悄悄与特斯拉“接头”的福田汽车,与特斯拉主动“接头”的中国车企名单中还包括上汽和长安。接近上述车企高层的消息人士同时披露,考虑到“地缘政治”因素,北京和上海两地的整车企业认为,凭借政策与市场双重优势,上述两地的车企更有胜出机会。

据悉,早在今年年初,上汽集团党委书记兼上汽股份公司总裁陈虹(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 就亲自派出一支汇集新能源车技术的骨干团队,飞抵特斯拉加州总部并面见了马斯克。作为国内新能源车研发投入上最舍得砸钱的上汽,试图与特斯拉探讨技术合作的可行性,不过因双方都需要在技术上抢占主导权,而让整个谈判搁浅。

而国内另外一家国有车企长安汽车(微博)与特斯拉的“接头”则更为隐蔽。消息人士告诉记者,长安汽车党委书记,负责技术研发的副总裁朱华荣曾在近期利用一次去中东考察海外设立CKD工厂的机会,借道从美国转机迪拜,为的就是与特斯拉掌门人马斯克进行面对面的洽谈。

不过,目前尚未有明确信息证实,特斯拉已经敲定在中国的整车“合伙人”。而马斯克亦在上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现在谈国产计划为时尚早,并预判一年以后可能是对外发布相关信息的最佳时机。

不过,在上游零部件领域,上海某家汽车零部件上市公司确认与特斯拉合作。该上市公司董事长上周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公司确实在和特斯拉接触,提供相关配件。但此前由于尚未到最后签署阶段而使合作消息走漏,引发特斯拉公司大怒,为此该位董事长不得不亲自向特斯拉公司道歉。

此外,记者还获悉,中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万向集团也在积极与特斯拉进行接触。在日前举办的股东大会上,有投资者追问万向会不会向特斯拉提供零部件,鲁冠球暧昧回应,“有业务当然要做”。

而在产业链下游分销领域,中国机械进出口贸易公司下属的国机汽车(600335.SH)已经获得特斯拉在直营店之外的分销代理权。马斯克曾明确表示,虽然短期内将继续选择直销的方式,但未来将选择直销与代理结合的方式。而除了此前已曝光的联通、汉能,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也成为特斯拉的合作伙伴,合作方式是支付宝为特斯拉中国提供在线预订的付款通道。而阿里巴巴旗下的电商平台天猫,也是特斯拉与阿里谈判的重点。

如果谈判顺利,特斯拉中国旗舰店可能进驻天猫商城。

需要与被需要

根据经济观察报记者掌握的资料,与马斯克本人抑或与特斯拉有过接触的中国企业数量不下几十家,这其中包括整车企业、充电桩企业、零部件企业以及电子商务公司等各路意向合作伙伴。尤其是在马斯克宣布特斯拉未来三年内将在中国国产的背景之下,当下俨然正在上演一部“抢亲”特斯拉的戏码。

特斯拉为何变得如此炙手可热,并成为中国汽车行业里最抢手的“香饽饽”?某大型国有车企一位高层认为,这主要是因为特斯拉实现了中国汽车产业长期以来鼓吹新能源技术“弯道超车”的目标;对比之下,中国政府主管部门一直力挺电动汽车,但始终难以点燃车企投入兴趣。

“看重特斯拉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成功了。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需要特斯拉,因为需要把新能源汽车市场做大,即使这其中有泡沫,那也需要将其维持住。这虽然是一种十分功利的心态,却也是事实的需要。”上述车企高管坦言,当下以国企和外资公司为主体的中国车坛,对纯电动车的未来仍持观望态度。这时如果引入特斯拉便有可能是带来‘鲶鱼效应’,激活一潭死水。

这个时候,特斯拉的成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对于力推电动汽车产业化进程但却屡屡碰壁的政府主管部门而言更像一针强心剂。

早在2013年的一次汽车论坛上,科技部部长万钢就开始大谈特斯拉,“特斯拉在电动车方面的成功值得关注和思考。”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甚至提出要以“特斯拉从高端车型切入市场”为经验,探索出符合中国国情的新能源汽车发展模式。这样积极的官方舆论坏境下,特斯拉作为一个刚刚进入中国市场的汽车品牌,一路绿灯不难理解。

实际上,中国市场对特斯拉而言也显得尤为重要。从过去一年时间看,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发展远远超过马斯克预期。

“中国概念和中国故事,对于特斯拉维持高股价同样至关重要。”汽车产业分析师夏树告诉记者,特斯拉可以在中国卖一大批车,但是在这之后的未来真的不好预测。而从马斯克到访中国三天的特斯拉股价表现来看,基本符合中国概念有助于提升其股价的预判。

截至记者发稿时特斯拉股价扔维持在200美元以上,其超过300亿美元的市值仅比通用汽车低25%,比福特汽车低40%。如果对比一下全球销量,去年通用销售近千万辆新车,福特则销售633万辆新车,而特斯拉去年只卖出了2.23万辆纯电动汽车。

由于特斯拉在欧洲市场发展不景气以及在美国有限的增长势头,使得中国市场成功“出位”。特斯拉内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截止到去年年底,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订单就已经累计5000台。”特斯拉全球副总裁、中国区业务负责人吴碧瑄则透露,预计2014年特斯拉在全球的销量将增加到3.5万辆,中国将为特斯拉贡献30%至35%的份额。

尽管特斯拉对中国市场的期待如此乐观,但障碍仍存。马斯克此次中国之行最大的任务就是为特斯拉在中国市场扫清路障。3月底,一年前加入特斯拉担任中国区总经理的郑顺景宣布离职,外界将原因归结为特斯拉在中国政府公关遇阻导致业务开展不顺。而对于特斯拉而言,目前在中国的关键之一便是能否顺利取得政府的补贴和享受优惠政策。

(本报记者张煦、杨小林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