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约中国电动汽车发展的“三座大山”

文/张春晖

文章开始前让我们先引用一下复星TMT美女投资人Grace Liu在《电动汽车,你准备好了吗?》文中的数据:根据根据2012年出版的《节约和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这个数字预计2020年将实现500万辆车的突破。

2013年9月,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发布《关于继续开展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工作的通知》,通知规定了可纳入中央财政补贴范围的新能源汽车车型。以北京为例,2015年底前的电动汽车指标是3.5万辆,其中5000辆将直接替换掉现有的5000辆出租车,也就是占了北京总出租车数量的10%。

从石油战略的角度看,中国目前的石油战略储备是45天,啥意思呢?就是万一发生非核战的局部战争,石油进口中断的情况下,咱们还有45天的油可以用,这其中包括了军事、重要工业及社会用途。中国发展电动汽车的战略高度非常明显,如果中国汽车有10%换成电动汽车,那中国的石油战略储备可以增加到90天。90天,波斯湾战争才打了41天就结束了,我们再不济,90天内打完一场非世界大战没问题吧?别忘了,我们的人民解放军是“召之即到,到之能打,打而必胜”的!如果按《规划》所说的,到2020年中国实现500万辆电动汽车的目标,离10%还是很有希望的(2013年中国汽车保有量超过1.37亿,年产量超过2000万辆),正好和国家正在建立的90天石油储备一致,如果那个时候新能源汽车不能达到预期目标,这90天的石油储备战略完全有可能泡汤。

所以,“特斯拉(Tesla)”旋风让中国电动汽车产生共振,“中国电动风”以毫不逊色的能量冲到了历史前端。目前中国已经进入公众视线的纯电动汽车已经不下20款,包括比亚迪、众泰、北汽、荣威、吉利、奇瑞、华晨、长安等等。从中央到地方都出台了补贴政策,中国电动汽车产业摆开了大好架势,虽然中央政府补贴是从2013年就开始了,而业内人士却都认为2014年,才能算是中国电动汽车的“元年”。

中国政府电动汽车的发展蓝图是非常宏观与宏伟,但现实中中国电动汽车面临着“三座大山”:

第一座大山:地方保护

一辆普通的紧凑型汽油小车的市价大概在6万元左右,而同样规格的电动汽车的造价却高达20万以上。中央政府对车厂会有一笔逐年下降的补贴,同时要求地方政府对购车者要有1:1的配套补贴(以上两个补贴不适行于纯进口电动汽车,比如Tesla),如果这两个补贴都执行完,车价可以与普通汽油车持平或略高。加上不限牌不限号,以及0.06元/公里的运行成本,对用户的吸引力还是非常大的,这当然有利于大力推动电动汽车的发展。

可实际上以北京为例,地方政府是按中央要求提供配套补贴,但有些地方政府却耍了一个小手腕:建立地方目录。只有进入地方目录的电动汽车才能够享受本地补贴。第一批进入北京地方目录的有比亚迪、北汽,第二批有江淮、上汽、华晨。当然,我们相信陆续将有更多的电动企业进入这个目录。而事实上这是与中央政府的政策相违背的,按政策只要通过国家检测认定的电动汽车,就应该自动进入地方补贴范围。建立地方目录,消费者的可选择性肯定大幅下降,有可能价格导致购买意欲下降,有可能续航能力影响判断。业内人士吐苦水,据说某些地方政府还准备出台按电池、电机为标准的补贴政策,就是采用本地企业的电池、电机的,才能享受补贴。这车要卖不出去怎么办?好办,自己拿去做租车服务吧,可这就要拼续航能力了,如果你续航只有100公里左右,谁租呢?荣威在同济大学设了一个租车点,一小时30元,我觉得这种按时而不是按天的定价策略应该是跟续航只有120公里有关,开了空调,80公里内你就得回来充电了,正好1-2小时。

第二座大山:垄断之苦

就在两天前(4月22日),Tesla(特斯拉)的全球CEO Elon Musk访问中国,行程中最大的热点是Tesla向中国用户交付了第一批S Model车型的电动汽车。交车据说粉丝过于狂热导致现场差点失控。雷军、杨元庆等诸多中国IT业内大佬以第一批用户身份参加了交车和交流。但很多人看不到“Tesla热潮”的背后,Elon Musk这次来中国还有一个重要的行程,就是要解决充电问题,“泰坦尼克号”撞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其实那海面下的冰山可能不亚于喜马拉雅山!

上周我找了小区物业提出一个需求,就是我准备买电动汽车了,需要在我的固定停车位上安装一个充电桩。两天后物业给我答复,这事情小区物业无法提供服务,需要找片区供电所解决。现在的问题就是不知道供电所什么时候会收到总部的业务开放通知,能够帮我装上电桩。我遇到的问题,就是TESLA和全国电动汽车所遇到的问题。

我们看到的都是非常远大的规划,充电桩也是享受地方补贴的,政府出台了各种充电桩政策,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也都有类似的政策出台。可问题就是这到底什么时候跟上来?据说国网已经把充电业务划归鲁能,业务上终于有了一个对口单位,可作落实到供电所成为日常业务的时间表才是让人担忧的。作为国家战略政策之一,我们不应该担心电网不配合,从目前的势头看电网是积极向上的。需要担心的是配合的力度,以及资费,例如是否可以按夜间用电低谷收费?别最后非但不按低谷收费,反倒按增值业务收费就惨了。因为按杭州电动汽车试运营的情况看来,电动汽车换电成本是0.5元/公里,那和汽油车的差价不到0.1元/公里,竞争力大减。充电模式的成本,只有按错峰收费才最合理。换电成本市场能接受的价格应该在0.2-0.3元/公里,相当于汽油车的30-50%,对用户才有吸引力。话说回来,我明天就买电动汽车了,一周内电网能帮我装上充电桩吗?别忘了,这是一个垄断的企业!

Elon Musk同学在美国大声嚷嚷的一件事是他要建立太阳能发电的超级充电站,他不想受制于美国的供电公司,他要让用户享受到更便宜的充电服务。这在美国是没问题的,如果他在中国也这么嚷嚷那就死定了。“普天之电,莫非国有”,中国哪条法律规定你有权自己发电卖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