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22日,俄总统普京下令在北极沿岸修建一系列海军基地,称旨在确保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利益。

24日,俄罗斯政府网站发布消息,俄总理梅德韦杰夫签署《俄罗斯2020年前北极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国家纲要》。该纲要涵盖俄各部门拟在北极地区实施的具体措施,被视为俄罗斯实施北极区域战略规划的指南。

分析认为,普京在其第三个总统任期开始后不断加大对北极的战略规划,一系列动作标志着俄罗斯在开发北极方面正迈出关键步伐。

早在2007年,俄罗斯就曾将钛合金国旗插入4000多米深的北冰洋底;美国则先后于1983年、1994年和2009年出台3份《北极政策指令》,2013年5月出台的《北极地区国家战略》标志着美国北极战略的形成;欧盟、日本、韩国、印度等国家和地区组织均积极开展北极科考。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正在北极布局开发项目的国家超过20个。

“第六大陆”资源丰富

北极地区拥有号称地球上“第六块大陆”的陆地,蕴藏着丰富资源,根据美国地质勘探局的估计,北极地区包含了全球30%没有被发现的天然气储量和15%的石油储量,是目前地球上最具潜力的油气资源开发地区。北极地区的煤炭储量高达1万亿吨,占全球煤炭储量1/4,产自北极的煤炭具有低硫等特性,是世界上少有的高品质煤炭。

除化石燃料外,北极渔业资源也相当丰富,这里是地球上尚未进行大规模商业捕捞的海域。此外,北极地区被厚厚的冰层覆盖,在世界淡水资源日益匮乏的今天,这里丰富的淡水资源无疑蕴含着巨大的商业和经济价值。

潜在航道价值不凡

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北极冰层逐渐融化,北极的地缘战略价值也日益凸显。当前,北极地区每年可通航的时间有3-4个月。有专家预测,最快到2040年夏天北极冰层将融化殆尽,到时在北极将出现两条可常年通航、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海上航线。这两条航线被称为西北航道和东北航道。

一旦这两条北极航道常年开通,上海到德国汉堡的距离大约能够缩短6400公里,从上海到纽约的海军旅程也能缩短5500公里,和现有的航道相比,北极航道不仅能够大大的缩短航程,节约大笔开支时间和能源,还可以大大的降低船舶的保险费用、商业前景相当可观。

“极权”争夺日趋激烈

北冰洋沿岸国家有俄罗斯、加拿大、美国、丹麦和挪威,他们通常称为北极5国。对北极权益的争夺,主要在这5个国家之间展开,而争夺的焦点,则主要围绕海上边界和沿岸大陆架的划分以及北极航道控制权。

北极5国领海和专属经济区向北冰洋方向延伸,这为他们获得北极地区丰富的渔业和矿产资源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但5国彼此相连,谁都希望在北极地区拥有更广阔的海域,从而拥有更多的海底资源和渔业资源,这导致它们在如何分割相邻海域以及交界区域领土的问题上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而在北极航道控制问题上,上世纪30年代对东北航道进行实质管控的俄罗斯和在1985年宣布对西北航道拥有主权的加拿大渐渐引发一些国家的强烈不满。为此,美国将北极的两条航道定义为国际航道,而这一做法得到了多数非北极国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