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气的商用路径并非坦途。昨日(28日),国内首家大规模利用页岩气的企业建峰化工发布一季报,备受关注的页岩气定价问题再被提及,但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截至报告报出之日,还未达成价格相关协议。”2013年,建峰化工累计使用页岩气1.19亿立方米,并向中石化方面预付页岩气款2.14亿元,而预付价格参照重庆天然气市场价格暂估。   记者从重庆市涪陵区经信委内部人士处获悉,建峰化工使用页岩气的定价仍在研究之中,从草案来看,价格可能在2.68元/立方米左右。中石化最新披露的页岩气商用保本价为2.78元/立方米,对于建峰化工来说,这样的价格将使其面临巨额亏损。   相比重庆目前的工业用管道气价格2.54元/立方米,页岩气的商用定价可能不会高出太多,但建峰化工2013年预估成本价不足2元/立方米,页岩气价格成为建峰化工无法承受之重。   而在民用领域,川渝两地民用天然气价格都在1.9元/立方米内,页岩气想要进入寻常百姓家,还须大幅拉低定价。专家认为,页岩气进入民用市场比进入工用市场的难度更大。   页岩气定价僵局   “页岩气定价不可能太低。”中国石油大学非常规天然气研究院副院长姜振学对记者表示,我国页岩气开发成本仍未降下来,在商用定价上有一段磨合的过程。   页岩气商用定价难题浮出水面,这给如火如荼的页岩气开发泼了“一盆凉水”。3月11日,建峰化工发布2013年年报,因原材料页岩气的获取价格一直无法确认,审计机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对该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并称页岩气定价将直接影响公司盈亏。   公司一季报显示,关于页岩气的价格协商,公司在重庆市、涪陵区两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目前正全力以赴做好页岩气量价协调争取工作。一季度,页岩气供气较为正常,截至目前,还未达成价格相关协议。   建峰化工自2013年9月开始使用页岩气,但始终未与供气方在价格上达成一致。按照国家能源局最新政策,页岩气出厂价格实行市场定价,而在实际商用中,高昂的开发成本让价格谈判举步维艰。   对于建峰化工而言,这笔涉及2.14亿元的预付款将直接影响公司2013年盈亏性质。其年报显示,页岩气暂估成本价与预付款金额基本一致。如果最终确定的页岩气价格与暂估价格存在较大差异,可能对公司的净利润造成重大影响。   对于定价僵局,重庆市发改委油气办表示,“主要是中石化和涪陵区自己去谈的,我们没有过多参与。”而记者从重庆市涪陵区经信委内部人士处获悉,经信委方面仍在做草案,最终还需要区委常委会和物价部门审核,页岩气价格可能在2.68元/立方米左右。   按照建峰化工公布的数据计算,其2013年使用的页岩气暂估成本价约为1.8元/立方米。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源引中石化天然气公司川气东送营业部经理吴刚强的话称,制定的2.78元/立方米的页岩气价格已经是能够达到的最高价格,“但对于企业来说,仅仅是保本。”而这个价格与重庆市天然气增量价格一致。   对此,建峰化工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公司页岩气商用定价仍没有消息,当时暂估成本价就是参照重庆天然气存量气价制定。据重庆市2013年7月公布的天然气调价信息,中石化供重庆地区的工业用气气价,分别为存量气1.92元/立方米和增量气2.78元/立方米两档价格标准。   从中石化和重庆涪陵区两方获取的消息来看,建峰化工页岩气的使用价格或许将远超其预估成本价,两者差距高达上亿元。这对建峰化工来说几乎是不可承受之重。   高价的页岩气没优势   从天然气行业价格来看,如果想要进入商用市场,大规模的满足工业需求,高定价的页岩气仍不具备竞争优势。即便天然气价格不断上调,对比2.78元/立方米的页岩气定价,仍然便宜不少。   “同样作为管道气,页岩气的价格如果高于天然气价格,那企业就不会选择页岩气。”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郭海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高成本导致高价格,继而导致页岩气目前很难有市场。   在目前的天然气价格体系中,重庆的天然气定价不算高,不到3元/立方米的工业用天然气的价格,要远低于东部的一线城市的天然气价格。经济发达的沿海城市没有能源产出,但又有大量的需求,深圳的工业用天然气价格为4.8元/立方米,广州高达4.85元/立方米。   中石化希望能将页岩气资源输往更能承受高气价的东南部省市,但这同样不易实现。有业内人士指出,页岩气资源来自川渝,如果不能给地方带来更高的附加值,而仅仅只是资源输出,地方政府很难接受。加之铺设远距离的输送管道耗费大量财力和时间,即便地方政府有外输打算,想在短期解决好管道的问题并收回管网建设成本也很难实现。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中石化、重庆交通运输控股(集团)公司和重庆燃气集团共同出资组建重庆中石化通汇能源有限公司,并开工建设日产200万立方米的LNG工厂,该项目总投资约15亿元,主要用于重庆地区的工业用气和公交车、出租车加注等。   重庆试图通过页岩气LNG项目避开定价难的问题。“将页岩气转化为LNG商用避开了页岩气定价难的问题。”厦门大学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表示,重庆通汇的操作模式让页岩气定价问题在内部解决。但页岩气的液化成本高于天然气的液化成本,而LNG的定价又是固定相同的,这会给页岩气LNG项目的运营也带来压力。   进入民用市场难度更大   郭海涛表示,“长远看,页岩气市场前景还是被看好的,伴随着开采技术的提升,价格是会降低的。美国现在每立方米的页岩气价格折合人民币才几毛钱,这与美国页岩气的开采技术分不开,而我们现在的技术离美国还有很大距离。”   工业用气领域页岩气与天然气相比不具优势,而在居民领域这种价格差距更大。美国页岩气革命的成功极大地刺激了人们感官,有媒体报道称,“页岩气来了,未来居民用气不再气短。”而事实上,中美在页岩气领域存在诸多差异,民用页岩气面临更大的价格难题。   目前,国内页岩气单口井的开采成本在1亿元左右,其中物探、钻井、压裂占比在20%、40%和40%。国内不管中石化还是中石油,页岩气的开采均为单口垂直井配单只水平井,而非美国现有的“丛式开采”。美国模式不仅可以使产量增大,产气稳定性增强,而且首次投入上也具有成本优势。   此外,从地质结构和地质分布来看,页岩气在中国的埋藏要比美国深,地质分布条件也比美国复杂,这也再次拉高了国内页岩气的开发成本。姜振学对记者表示,国内开采费用很大,一直没有降低下来,预计这种状况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受制于高成本,国内页岩气的商用定价上自然不如美国容易。工业用气定价仍在僵持,主要原因在于用气大户与供气方之间仍有价格谈判的基础。业内人士指出,对于居民用气领域,用户对价格敏感度极高,页岩气价格几乎不可能超过天然气价格而被接受。   相对工业用气价格,居民用气价格往往偏低,如重庆市居民用气价格为1.72元/立方米,成都则为1.89元/立方米。对此,郭海涛表示,页岩气如果要进入民用市场比进入工用市场的难度更大,至少在短期内没有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