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5日,国电电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于4月14日召开的2014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以100%的赞成率,审议通过了煤化工股权转让等议案。国电电力控股子公司国电英力特能源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国电中国石化宁夏能源化工有限公司45%股权,转让给中国石化长城能源化工有限公司。转让后,国电电力基本上退出了煤化工业务领域。

一石激起千层浪。因为就在不久前,北京召开的中国电力煤化工产业发展交流座谈会的消息显示,当前发电企业发展煤化工都不同程度地遭遇到了技术、人才、管理等方面的难题。此次国电电力剥离煤化工资产,不禁让人想到其他发电企业旗下类似处境的煤化工业务将何去何从。那么,现在发电集团的煤化工业务发展情况到底如何?发电企业为何会进入煤化工行业?又该怎么看待呢?

发电企业纷纷进入煤化工

近年来五大发电集团纷纷进入煤化工行业。例如,国电集团2009年前后在获取煤资源的过程中配套了6个煤化工项目;华电集团2010年也在获取煤炭资源过程中被带进了煤化工,当年便规划了煤制气、煤制乙二醇等4个煤化工项目,2011年在陕西榆林上马了天然气制甲醇项目、60万吨煤制甲醇项目。

大唐集团则在煤制天然气方面,走在了前头。2013年12月18日,大唐内蒙古克什克腾旗煤制天然气示范项目一系列装置投运,12月24日正式向北京供气,成为全国第一个建设完工并投运入网的大型煤制天然气示范工程。大唐集团宣传材料显示:“该项目为我国大规模开发利用褐煤找到了现实的新路径,是世界首例以劣质煤为原料的煤制天然气项目。”

不过,目前各大发电企业旗下的煤电项目普遍出现了经营困难。据了解,华能集团和华电集团相关负责人近期均表示,相关项目投产都出现了亏损;而国电集团则因种种原因,旗下相关煤化工项目或被转让或已停缓,正在慢慢退出煤化工领域,此次国电电力转让宁东公司股权便是一例。

像其他发电企业的煤化工项目一样,大唐克什克腾旗煤制天然气项目的在运营过程中,也出现了不少技术问题。据了解,该项目在投运不到一个月后,便因气化炉内壁腐蚀被迫停产检修。虽然,经过抢修,4月3日项目产出合格天然气并重新入网供气,但还是引起了业内关注和反思。

为何走出这步棋?

近年来各大发电集团不断拓宽各自业务领域。其中,火电装机排名第五的神华集团,便将业务覆盖到电力、热力、港口、铁路、航运、煤制油、煤化工等领域;而五大发电集团也将业务延伸至金融、煤炭、交通运输、铝业、设备制造、工程承包等多个行业领域。

对此,一位来自五大发电集团系统内的不愿具名的负责人表达了不同意见:“近年来五大发电集团企业资产负债率徘徊在85%左右,是超警戒线运行,现在还在扩张其他板块业务,有点‘不务正业’。这也不符合分工专业化的道理。”

但是,另一位就职五大发电集团的从事规划制定工作的人士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我国五大发电集团业务单一、规模巨大,经营业绩受煤价波动影响明显,近几年来更是大起大落。煤价高企时,动辄亏损上千亿;煤价走低时,就赚得盆满钵满。这是一种畸形发展方式,这也是一种靠天吃饭的生存状态。“谁都知道不应该把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企业业务扩展至多个板块,也是应对风险的重要方法。”

上述人士表示:“发电企业进入煤化工行业,从应对风险上看,绝对不是不着边际,而是合情合理。”一方面,我国的资源禀赋决定我们应该重视煤炭的高效利用,煤化工就是很好的技术路线;另一方面,煤炭对于发电企业来讲,关联度高,握有大量煤炭资源的发电企业顺势进入煤化工行业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全盘否定?

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李毅中不久前对本报记者表示,煤制天然气有一条成熟的工业路线,也是我国煤炭清洁使用的方式之一。“相关部门如发改委、能源局应按规划执行,防止‘逢煤必化’,一哄而起。因成本较高,气化过程中也会对大气、水源等产生污染。目前阶段应抓好典型、积累经验,按规划有序展开。”

据了解,多数发电企业之所以走上煤化工的道路,是因为在此前获取煤炭资源的过程中,按照地方政府就地转化煤炭的要求而“被化工”。上述国电集团和华电集团进入煤化工的过程,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点。

对此,上述人士表示:“当初发电企业进入煤化工行业时,有的是迫不得已被拽入的,这是事实。但是,当初决定进入煤炭领域时,肯定是对‘捆绑销售’的煤化工也做过评估的。”据他介绍,各企业都应该是在评估总体收益大于成本的情况下,最终做出进入煤炭和煤化工行业的决策。“不能因为当前发电企业煤化工板块不景气,就从整体上否定彼时发电企业进入煤化工的举动。”他说,“目前有的企业搞得还行,有的则是明显亏损,这纯粹是企业自身经营水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