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2日,国内最大的商用清洁煤气项目在沈阳正式投入运营。

“该项目位于沈阳市法库县,由我们和沈阳燃气共同投资,一期项目投资8.9亿元,从2013年3月开始试运行,到今天正式投入商业运行,可每小时为当地的陶瓷工业园区企业提供20万方工业燃气,年产清洁煤气15亿方,折合天然气3亿方”,广东科达机电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边程介绍。

国务院李克强总理4月18日主持召开的新一届国家能源委员会首次会议明确要求促进煤炭集中高效利用代替粗放使用,保护大气环境。

边程看见了商机,“这意味着未来包括清洁煤气在内的洁净煤技术将迎来广阔的市场空间。”

因此,科达机电于4月19日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董事会决议拟更名为“科达洁能”。

“我们正在谋求从传统的陶瓷机械领域向清洁煤气设备和利用领域转型。2013年科达机电实现营业收入约38亿元,其中清洁煤气业务仅占9%,约3.5亿元。不过随着我们的市场的不断扩大,我们希望清洁煤气板块的业务能占到集团公司的一半。”边程预计。

价格低于天然气2元/立方米的水平

《21世纪》:沈阳法库的一期清洁煤气项目从去年试运行到正式商业化运营,你们有哪些主要的发现?

边程:该项目将园区陶瓷企业低效、不清洁的分散用煤成功转化为集中清洁高效制气,将难于监管的分散污染源的末端治理转变为可在线监测的前端环保处理。我们发现,其经济和环保指标均超过了最初的设计。从经济指标来看,清洁煤制气热效率可达到83%,比水煤气炉高出大约15%,其成本和用户当前使用水煤气炉的成本基本相当,而且低于折合天然气2元/立方米的水平。

从环保指标来看,粉尘和硫的排放量分别低于每立方米10毫克和20毫克,只有国家标准的1/10和1/5,是当前水煤气普遍水平的1/20和1/20-1/15,对地下水影响甚大的酚氰废水和对大气易造成污染的焦油都是零排放。因此,我们的二期项目也将启动。

《21世纪》:二期项目是如何筹划的?

边程:根据我们的总体规划,项目一、二期合计每年将供应清洁煤气30亿立方米,折合天然气的年产量约为6亿立方米。在技术上,一期和二期的技术有所不同。

相比一期项目使用的一代炉技术,二期项目使用的二代炉进料为粉煤,制气温度更高,可以明显降低低品位煤的结焦问题,达到煤种适应性更强的效果;另外,二代炉燃烧环境为富氧或纯氧,其有效成分(CO+H2)、燃烧热值和煤气转化率都会有所提升。

更适用于工业园区

《21世纪》:目前,你们研发的清洁煤气技术主要用于哪些行业?

边程:我们科达炉生产的可燃气不属于煤化工的煤制气范畴,可以用作氧化铝、陶瓷、玻璃等行业的燃料。

从现实情况来看,在获取工业燃料方面,陶瓷企业几乎全部使用传统的水煤气炉或两段式固定床煤气发生炉。该类型的锅炉有三大明显缺陷:污染排放高、综合效率低、煤种适用范围不广。而我们研发的清洁煤气化技术,通过煤炭梯级利用将燃烧效率从传统水煤气炉的65%提高到83%,烟煤、无烟煤、褐煤皆可使用。在造价成本上,仅有壳牌气化炉的1/10,德士古气化炉造的1/8,并且综合转化效率高。

因此,我们目前同时跟进的项目超过20个,涉及江西、安徽、河南、山东等十余个省份。我们的用户将主要集中在东南沿海地区,因为这一地区距离天然气源地普遍很远,气价偏高,清洁煤气的价格相当于广东天然气价格的50%,在华东、华中地区相当于天然气价格的70%。虽然一次性投资较大,但回本很快。

《21世纪》:与煤化工行业的煤制气相比,清洁煤气技术有何特点?

边程:所谓煤制天然气是将原煤经过气化工艺来制造合成天然气,清洁煤气只是将原煤经过气化制造成燃料气。从产业链上说,煤制天然气的工艺链条更长,虽然最终产品天然气热值高,且适合远距离输送,但固定投资大,煤制气的成本是清洁煤气技术的3-4倍,其综合转化效率只有40%左右,作为对比,清洁煤气技术热效率可以达到80%以上、流程短,在用作工业燃料方面,清洁煤气的经济性更突出,很适合园区集中供气。

市场整体规模或达万亿元

《21世纪》:您预期,清洁煤气行业的市场规模将有多大?

边程:未来我国清洁煤气设备和燃料市场分别有四五千亿元左右,整体市场规模或达到万亿。我们清洁煤气业务板块2013全年已累计获得9.3亿订单和5.78亿框架协议,我们希望这一板块营收能够占到集团业务的半壁江山以上。

《21世纪》:尽管清洁煤技术前景看好,但目前市场规模依然很小。您认为清洁煤技术推广的障碍有哪些?

边程:首先洁净煤技术推广仍缺乏社会、媒体、政府的普遍认同,其次则急需政策的强力扶持。在过去几年中,我国社会、媒体、政府对燃煤导致污染、导致雾霾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对不清洁用煤和清洁用煤几乎不予区分,部分省份基于此甚至出台了淘汰煤炭使用的一刀切政策,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在推广中最初往往受到大众、媒体、地方政府的质疑。

在政策支持上,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扶持政策却相对有限;目前看,尽管新能源是未来能源方向,但成本仍远高于传统煤电,同时在上网传输使用等环节上仍有待进一步技术成熟,而天然气固然是清洁燃料,但受气量不足及成本的制约,“煤改气”工程只能在小范围内实现,全面推广必将遭遇气荒。而煤炭清洁高效使用在当前阶段对雾霾治理的作用大于新能源和天然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