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活法并不少,选好更得干好——化解产能过剩行业分析·钢铁篇(下)

齐淮东四月的日照,天青海蓝。

离海不远的岚山区虎山镇,日照钢铁精品基地的工地上车流不息,地基正在一亩亩夯实。

山钢集团董事长任浩慨叹:“这不仅是山东钢铁产业结构调整试点的重点项目,更是山钢的‘希望工程’‘生命工程’。”

在当前风雨飘摇的市场形势下,“生命工程”之说并不为过。精品基地建成后,将形成850万吨钢产能,占目前山钢总产能的1/3,产品以海洋工程、船舶、机械用钢,以及汽车钢、家电钢等高端品种为主。这意味着,精品基地不仅承担着落实山东将钢铁产能向沿海转移的重担,也将成为山钢产业升级的“金钥匙”。山钢已向这个基地注入远超济钢、莱钢之和的64亿元资本金,年内投资将达到80亿元。

在山钢,还有一项改革具有深远意义——在所有子公司建立和发展员工持股、其他社会资本参与的混合所有制,传统实体产业纳入改革范畴。“这将为产业结构升级提供强劲的体制性动力。”任浩说,对于山钢,今年是个关键年,再过一段时间,可能会有一些有利因素出现。

但这毕竟只是一家之举,对全省20多家钢铁企业来说,如何摆脱困境,甚至生死的问题,严峻地摆在面前。“钢铁业早已从机会时代转向经营时代,从过去的需求性增长转为竞争性淘汰。”西王集团董事长王勇认为,产能过剩加快了钢企分化,过不了一年,一批“弱不禁风”的企业将在洗牌中关门,“企业的‘死法’和‘活法’都不少,就看怎么选,怎么干。”

西王特钢的生存之道,正在于一个“特”字。2010年,西王特钢就达到了现有的300多万吨产能,但此后就没再扩大,而是着力把特钢做精。现在西王的特钢产品占到50%,利润比普钢高一倍还多。最近,他们又将目光投向“钢中之王”轴承钢。“规模不在大小,竞争力是首要的。德国一家小钢企年产不足百万吨,但已经发展了150年,就是靠品种质量培育了强大的生命力。”王勇分析,目前仅山东市场对轴承钢的需求量就达100多万吨,而山东钢企却只能产一二十万吨低档货。于是,他们与同行业标准制定者——洛阳轴承研究所实行战略合作,引进先进技术,主攻中高端轴承钢,打造北方最大的轴承钢生产基地。

瞄准市场,嫁接先进技术实现产能优化升级,西王的做法值得借鉴。省发改委有关人士分析,我省是汽车和零部件制造大省,年产各类汽车200万辆,但汽车板却几乎没有产量,汽车企业只得到南方采购。轨道交通用钢、家电板也是如此。“将过剩的产能等量或减量置换到高端、高附加值领域,应是钢企努力的方向。”

但这并不容易。产能置换,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而大多数钢企的资金状况捉襟见肘。据了解,全国钢企平均资产负债率达70%左右,高的到100%甚至资不抵债,加之国家对过剩行业严控信贷,融资难上加难。

“化解产能过剩,仅靠钢企自救还不够。”山东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卫国认为,虽然钢铁产品已经完全市场化,民营钢企更是遍地开花,但钢铁业发展始终受到各级行政力量的深刻影响。政府这只手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也是能否解开困局的关键。

首先要止住产能的涨势。“钢铁产能绝对不能再增了,各级政府必须痛下决心,坚决限住。”任浩乐观地估计,如能维持住钢铁产能不增加,以我国目前的经济增速看,三到五年内可将钢铁产能消化到较为合理的水平。

限产能易,减产能不易。但按照山东的产能控制目标,减法是必须要做的,山东也是最早提出“减量调整”思路的省份。近日召开的省政府常务会议要求,积极稳妥推进钢铁行业建成违规项目清理整顿工作。这实际上已经释放了一个明确信号,显示了山东的决心。

“政府不能干预企业的生产经营,也不能强迫企业减产,但可以利用好监管手段。”卓创资讯钢铁网副经理郭凯说。比如环保,可采取更加严厉的排放标准,严格执法,将那些能耗高、污染重的企业坚决淘汰掉。还可以借鉴电解铝行业阶梯电价的做法,倒逼企业节能降耗,转型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