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4日,智利《金融日报》整版刊载题为《中国铜需求将继续以4%-5%的速率增长》一文,介绍智利信贷和投资银行(BCI)首席经济学家阿尔伯特·纳乌顿(AlbertoNaudon)的观点。阿尔伯特认为:铜是智利第一大出口产品,没有人怀疑中国对铜价乃至智利未来的巨大影响。在中国经济增速明显放缓的情况下,智利尚未做好应对铜价持久性跌势并进而直接影响政府开支的准备。但是,随着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今后几年铜价也不会有过度剧烈的跌落,中国对铜的需求有理由继续保持4%到5%的增长。

一、由于矿业投资是智利经济的重要推手,中国经济对智利矿业投资影响明显,并影响智利政府财政开支。

2010-2012年,在世界经济增长不振时期,智利经济扔保持接近6%的增长率,其最重要的推手就是矿业投资。因为当时投资商对铜价增长有较好预期,所以出现了矿业投资热潮。当前智利矿业投资项目储备充足,已有近480亿美元的矿业投资项目注册,占今后5年总投资项目的40%。如果铜价因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而持续跌落至2.6美元/磅,这些项目中的多数将面临落空。

影响智利政府财政开支的主要因素也是矿业投资。铜收入在智利收入结构中占比10%左右,铜收入减少对政府财政收支将产生明显影响,并对政府目前正在讨论实施的税改计划产生负面影响。

二、中国正通过转变发展方式破解经济增长中出现的难题,但代价未知。

当前在如何评价中国这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经济形势上存在着迷惑,这些迷惑应结合中国选择的发展方式来解开。中国曾经选择了历史上最成功的发展方式,但是,这一发展方式也带来了一些潜在危机。简单地说,中国曾选择的发展方式是通过对金融施加限制,维持较低存款利率,使银行同样以较低利率向企业贷款。同时,由于长期收入水平较低和社会保障体系较差,中国老百姓只得将大部分收入存入银行。但是,政府干预和腐败又使这些存款被用于效率不高的投资,导致某些行业投资过剩。一方面那些能够获得银行资金的企业往往并不拥有好的投资项目;一方面又促使那些不能正常获得银行资金的企业不得不寻求非正常的融资渠道,而民间资本在资本趋利最大化的驱使下也乐于通过上述非正常渠道放贷,二者结合催生了影子银行,这样的市场是监管不力和存在风险的。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中国正在改变其发展战略,这意味着既有经济政策上的难度,又须为调整付出代价,即那些已经背负债务、投资低效的企业和地方政府必须被迫付出代价。而代价将有多大,将是最大的变数。

三、中国对铜的需求不但不会出现过度减少,而且在某些领域将有增加,铜价有望继续保持稳定。

阿尔伯特指出,影子银行问题有导致中国较大面积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有关数据乍一看很吓人,中国债务从2008年占GDP的150%上升到了目前的250%,其中几乎一半以上与影子银行有关。但是,也存在令人欣慰的希望,尽管中国影子银行增加了不少,但是仍占整个金融体系中很小的一部分。另外,与美国发生的金融危机不同,中国金融体系较为简单,缺少那些在次贷危机中造成连锁反应的复杂金融衍生品。影子银行在中国不可能有过分的撬动作用,个别企业的问题还不至于扩散到整个经济肌体。

鉴此,阿尔伯特认为中国经济并不存在体制危机,今后几年也不会出现过度剧烈的震荡和下滑,中国对铜的需求将继续保持4%到5%的增长,不仅不会出现过度减少,而且在某些领域将有大量需求:一是中国为解决日益严重的环境问题,将促使发电厂从沿海迁往内陆,有关输电线路的建设意味着对铜的巨大需求;二是尽管有些领域投资过剩,但中国的人均投资水平仍然很低,而在一个近一半以上人口为农村人口的国家启动城镇化进程,将保证中国仍然需要大量投资。为此,阿尔伯特判断铜价未来几年仍将保持在3美元到3.2美元/磅的稳定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