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迷雾》不是冲着史蒂芬金去的,金老师的小说不知道有没有没被改成电影电视或电视电影的,见多了也就不当回事了,吸引我的是导演弗兰克·德拉邦特。话说德拉邦特同学一定是小时候留过级,因为他进步很慢,史蒂芬金老师的专业课他专攻了十多年还没有结业。本来产量就很低,能拿得出手的全是改编金老师的东西。只是看到《绿色英里》不如早先的《肖申刻救赎》呢,他这次不再在监狱里混了,改玩恐怖悬疑了。不过史蒂芬金+德拉邦特=精品这个定理还是让我对《迷雾》充满了期待,不过我忘记了事不过三这句凝结着中国传统智慧结晶的古训。

看史蒂芬金小说改编的恐怖片时总是困扰我的一个问题是,他原来的小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因为这些电影大都依靠电影的视听语言来达到效果,什么特技啊、化妆啊、音效啊之类的,可这些东西如果是用文字来表现,那我觉得应该是没什么大意思的。但我觉得《迷雾》的原作应该还是比较丰满的,可能和《闪灵》有一拼,因为这里面的情节设计是包围与突围的模式,一帮人被一群来自异度空间的奇怪生物围困在一个超市内,封闭空间内众多人物的心理和行为碰撞,应该是比较容易出戏的。

但结果怎么样呢?这部电影我是用了一晚上时间分了几次看完的,每次停下来的时候我的心理独白都是:扯淡!

看完以后最大的感觉就是:这部电影自始至终说服不了我,说服不了我我就没法投入,没法投入我就不能跟着影片剧情一气呵成。

具体说,这部电影的剧情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点:

一、英雄足够完美

男主角David,很久没有看到这样身上找不到任何缺点的银幕英雄了。

爱老婆,爱孩子,这是最基本的要求。首先,这人足够睿智,他能很快地认清形势,给儿子找毯子的功夫就知道这一众人等到底面对着一个怎么样的危险局势了,尽管拯救那第一个送命的年轻人未遂,但很快就确立了他在这些人当中的领导者地位。

其次,这位英雄很英勇无私,为了一个受伤的人他可以带领几个人身犯险境是隔壁的药房去拿药,不惜再搭上几条人命,反正他是主角,送命的不会是他。拜托,就为了拿点止疼消炎药,也不是去盗包治百病的灵芝草,更不是去请什么济世神医,至于冒这险吗?而且这位英雄很勇猛,无论是救人还是与怪兽搏斗都冲在第一线。

再次,这位英雄很清醒果敢,只有团结在他的周围才能不被隐藏在人民内部的阶级敌人蛊惑,你是灯塔,你是指南针,你决定出去送命,那我们都没二话。

二、坏人足够邪恶

Mrs. Carmody是一个被妖魔化的人物,其彻头彻尾的坏与David彻头彻尾的好形成鲜明对比,这样简单鲜明直接的正邪对比自打我不看TVB的时装剧以后就很少见到了。她的邪恶让人恨得牙根痒,像《义不容情》里的温兆伦一样。从戏剧化的角度来说,你可以说这个人物是刻画得很成功的,因为当她最后被一枪爆头,我想如果是在电影院看,是可以听到欢呼的。但是问题也就在这里,这种平面化的邪恶和简单的结局,连香港的电视剧编剧都做的出来,但德拉邦特同学你这么做可就有点不求上进了,两个小时的片长并不算短,就不能多侧面地展现一下人物性格吗?在干脆利落的痛快之外就不能再给我们留一点一唱三叹的唏嘘吗?

也许你要说这本来就是创作者刻画出来用以代表人心恶的一面的化身的,她的恶没什么理由,没什么多面性,她就是人心中的撒旦。靠,那我没话说,什么烂人物都可以用这些形而上的东西来说通的。我只能说我深深地景仰这种损人不利己的邪恶。

三、群众足够愚蠢

整部电影中的群众都是处于盲从的状态,要么盲从英雄,要么盲从巫婆。盲从英雄是可以理解的,盲从巫婆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的,但很不可信。拜托,虽说他们可能很傻很天真,但再怎么说这也是二十一世纪,好歹也受了那么多年的教育,一帮人能够被一个“公认为不太稳定”的欧巴桑的歪理邪说式的布道在一天之内给蛊惑了?像被催眠一样地受她摆布,甚至不惜夺取无辜者甚至是孩子的生命?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美国可真要成为邪教教主的天堂乐园了,怪不得那谁要跑到美国去了,“人傻,钱多,快来吧!”

这些群众的愚蠢不仅仅表现在其心智的不成熟上,还弱智得要命。第一次怪兽触角袭击,难道就不能把卷闸门关上吗?那几个人就从头到尾地那么看着?为了防止怪兽从橱窗闯入,就在窗户下面码点狗粮了事?这不骗自己呢吗?超市里那么多货架子乱七八糟的干嘛不用呢?甭管怎么从形而上的社会学、心理学、行为学角度来分析这电影,情节不可信,别的就都免谈吧!

还有就是那几个前仆后继出去送死的,没太明白第一个女的为什么非要走,就是因为跟孩子说了到点要回家?这个理由太弱小了,给我个有说服力的理由不行吗?看她那焦急的表情我直想笑,装吧你就!还有那个黑人邻居,我不知道这个人物到底对整体的剧情有什么用,根本就是个多余的人,整个把那个人物砍掉似乎对全局毫无影响。这帮人已经看到前面有两个人惨遭不幸了,还死活要走,这不倒霉催的吗?

由于这些群众表现出来的大脑缺氧式的逻辑混乱、智力低下和行动不利,他们的死只给我一个感受:死了活该啊!

到最后的结局,应该是很多人觉得不可信,我倒觉得可以坦然接受了,这这样混乱思维下产生出来的电影,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呢?创作者需要一个悲剧的结尾,他们就生编了一个,一天之内,一群人绝望崩溃到要结束生命,甚至包括心爱的儿子的生命,你说剧情铺垫不够,那是你理解能力的问题,你爱信不信!

在愚人节的前夜看的这部电影,就当是提前过节了。最后只想说一句:德拉邦特同学,如果不是你看金老师的书看傻了,那你肯定就是认为我们是很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