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的一部电影,是部老片子了,基本上。如果再联系上那里面老旧的场景,落后的村庄,土气的衣着,甚至会以为它讲述一个过时的、沉重的故事。但它并没有过时,非但如此,还很及时必要地唤起了观众心中最脆弱的爱心,最敏感的直觉,最温暖的亲情。而这份唤起,只需要你我关于儿时的记忆。因为关于儿时,所以它如春天般温馨;但也因为关于儿时,所以给人失落的春寒。它叫《暖春》,春暖之前那段料峭的寒冷。

电影会让人落泪,但这泪水不是台湾电视剧里那些造作的廉价眼泪,也非一般情感片里面那落完即止的随行眼泪。这泪水是暖的,因为催生它的并非故事本身,而是所唤起的我们每个人都会有的记忆,让我们的胸口忍不住一次次共振。这泪是为了我们的怀念。

这是种什么样的怀念?不愿常常想起,因为它的情景已经永远不会在你我身边出现,不想因此而失落;可又总想去触及,因为它一次次让我感受到一种温暖和会意的微笑。

关于儿时的记忆,你我还留下了什么?是黄昏中外婆在村里呼唤你我归家时佝偻的身影,是没有零食的奶奶在你我前去探望时连茶叶都要抓几片塞到我们嘴里的宠爱,是爷爷用熟悉的口哨招呼你我过去一同游戏的悦耳;也有被问到更喜欢爸爸还是妈妈时的茫然和紧张,有做了错事眼瞅着爸爸取下“家法”准备揍人时不敢逃跑的绝望和惊恐,有即将挨揍时被邻居家奶奶“作保”拉开时委屈地哭得更加来劲,还有第一次离家出走又冷又饿终于在大街上看到满世界找寻自己的家人时那种欣喜和不安……

关于亲人的记忆,我们还有多少?每个孩子心中,这个世界都是一个神话故事,亲人中有人扮演天使和仙女,他们永远充满了爱意,给我们零食,为我们“作保”;也总有人扮演着坏蛋,他们总是吓唬我们,不准这个不准那个,甚至会凶巴巴地扬起巴掌就要砸下来;而我们自己,是生活在这个神话故事中无辜而善良的人们,在天使、仙女和坏蛋的斗争中,我们渐渐成长过着幸福的生活……

是的,回忆起这些,你我总会莞尔一笑,为了这美丽可爱的童年。而当面对这部电影中一幕幕似曾相识的画面在眼前闪现,当一段段情节勾起连串回忆,我突然才发觉那一切都永远只是回忆,永远已是过去。留下来的只有外婆给的泥塑存钱罐,只有爸爸妈妈花白的头发和深深的皱纹,还有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因为贪玩而没能见上爷爷最后一面的撕心裂肺的悔恨。此刻,我已不会因回忆而微笑,不会因联想而温馨,只剩下盈眶的泪水。

对不起,醒醒。

这是部好电影,它让人感觉温暖,虽然这种温暖建立在对过去的无法挽回上;它写实,虽然这种写实多少有些残酷。在饱受视觉轰炸和“伪现实主义”腻味的审美疲劳之后,体验一种难得的宁静、温馨和共振。

所以,这是部好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