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片子我看了两遍。第一次是在偶然的情况下看到的,在我的记忆里这应该是第二部让我不能自制的流泪的片子了(第一部是《妈妈再爱我一次》)。第二次的观看是在间或看与不看间进行的。我似乎总不愿意重复观看同一部片子(看不懂的出外),因为我害怕那些曾经给我留下美好印象的东西被打破,始终固执坚守着对它最初的美好。但这次我还是破例的看了下去,可能是出于一些不满足或者是对某种未完成的延续。

《暖春》不属于那种非常意识流的艺术片,至多也不过是描写平民生活中最为普通情感的文艺片。但我深深的为之着迷,为之感动,重复着曾经的那种令我情不自禁的近乎窒息般的全身抽搐。眼泪也不足以表达,唯有心在颤抖。

在成年人之间的对话中总或多或少的会夹杂着些有意或者造作的成分,让人感觉有点不舒服不自然也不够贴心。所以在影片开头爷爷和村长的谈话,尽管很朴实但却丝毫不能引起我的共鸣,甚至说还有点反感。还有后来的一些为了说而说的话,比如,“图个啥”,“却真正做了一回人”之类的,明显的是导演为了塑造“爷爷”这个形象而故意加入的一些大而空洞的言辞,不像一个农民的情感。农民应该是内敛的,不善表达的,就像村长闷声闷气的坐在院子里抽烟的样儿。

但“爷爷”无疑是一个平实、胸怀宽广的老人。他那踉跄而又坚挺的脚步,慈母般温暖的话语都昭示出了一切。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用他全部的爱和行动表达了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农民的淳朴、善良与高尚的人格。着实真正的做了一回人。

接下来我想说的才是一些真正打动了我的东西。

如果不是你亲眼目睹你很难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真会有这样一个懂事的孩子,说着大人说的话,做着只有成年人才肯做的事。还是先让我们来聆听一下她的那些充满天真而又成熟的话语吧。“爷爷、爷爷你不要赶我走,我会做饭,我还会洗衣服,爷爷你不要赶我走”,“爷爷你吃,小花看爷爷吃”,“爷爷不生气,小花听爷爷的话”,“小花每次考第一爷爷都会笑,我最爱看爷爷笑,所以我每次都考第一让爷爷笑”,“爷爷、爷爷,叔叔跟我说话了,他和我说话还和我笑”,“婶娘你不要哭,等你吃完了蚂蚱小花再去给你捉”、、、。一个七八岁孩子的话,让人揪心的话,扯动你的心肠,掠夺着你的眼泪。我觉得温暖,我觉得这世界也温暖如春,仿佛全世界都响彻着这天使般的声音。无言。

是过早的成熟吗?是苦难的命运吗?是上帝赐予人间的天使吗?我陷入了沉思,我可怕的与这个现实的世界进行着令人痛苦对比。如果非要给这部片子找出一些深意的话,那我想就只剩下“苦难”两个字了。“苦难”造就了苦难的命运,同时也造就高尚的灵魂。“苦难”是智者,“苦难”是成长的原动力。

对于小花的经历和生活状况,我总不由得要拿自己的一些东西来与之相比较。

一张饼、一个馒头、一块鸡肉、一件破旧的花衣裳。这些在我们看来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简单的无法再简单的物质享有,却可以给一个孩子带来巨大的喜悦。那是一个物质匮乏的年头,那是一个极其贫穷落后的山沟,那也是一个充满了欢笑与幸福的美丽天堂。物质是什么。不过也就是一墩土炕,一块鸡肉,一件花衣裳。只有真正体会到个中滋味的人才是幸福的。

总之,关于这部片子,我想导演最终想要表达的还是那种苦难中的人间温情,就像小主人公最后所说的,“一种比血还要浓的情感”。

此时我想起了驼斯妥耶夫斯基的一句话:在这个地球上,我们确实只能带着痛苦的心情去爱,只能在苦难中去爱!我们不能用别的方式去爱,也不知道还有其他方式的爱。为了爱,我甘愿忍受苦难。我希望,我永远充满感恩的心情离开这个地球,而不愿在另一个星球上死而复生。

但愿,但愿这不只止一个完满的结局,但愿这样的爱能永远的保留在我们的心里,填补我日益苍白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