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莫愁新专辑《无所不在》:个性鲜明才叫IN

因为制作周期和程序的原因,吴莫愁的首张专辑《无所不在》,其实并不是一张在完整度上达到完美程度的唱片。毕竟,一些商业活动和广告曲的合作模式,注定会让这张专辑无法在专辑概念性这个方向上进行统一、精准的对焦。但另一方面,仅仅只从听觉的角度来讲,《无所不在》却又是一张在人声上非常统一和协调的唱片。甚至可以说,正是吴莫愁通过其个性鲜明的声线,以及这种声线对于许多主题各异、目的不同之作品的塑造,让这张原本风格比较杂的专辑,有了鲜明的特点。

音乐塑造力,也是吴莫愁在自己首张专辑中最突出的体现。当许多选秀节目,越来越将大声和高音作为评判好声音(在线观看)的标准、甚至是唯一标准时,其实忽略了人声在音乐里的真正作用,即既能够起到润滑和串联作品的作用,又能在此基础上,赋予音乐以一种标志性的灵魂。后者,换另一种方式,也可以理解成演唱的辨识度。

而吴莫愁在《无所不在》专辑里,就将自己的声线辨识度,释放得淋漓尽致。比如在中板的单曲《没差》里,吴莫愁声线作用对作品的影响力,甚至已经超过了吕绍淳对编曲的设置。在不同音域中的穿梭、切换,无极的唱腔和情绪转换,都让整首作品有了强烈的戏剧感和画面感。而吴莫愁近乎即兴方式的演绎,还很好地形成另一种人声节奏,这样一来就完美地控制住了整首作品的音乐行进,而不是受制于编曲本身的框架,仅仅在曲风的定义之下进行卡拉OK式的演绎。

另一首由国外音乐制作人打造的《就现在》,则体现出吴莫愁对于国际曲风收放自如的驾驭力,即使是用中文演绎,作品依然有着不亚于Jessie J或Katy Perry的气质韵味。而一般来讲,用中文演绎国际曲风的作品,总会给人一种疏离的感觉,但吴莫愁独特的断句和旋律处理方式,却因为不走寻常路的怪异,反而提供了一种英语语句串联时的连贯韵律。

《我相信》作为第二季“中国好声音”的加油歌,对于年纪轻轻的吴莫愁来讲,则不啻于一个全新的挑战。虽然是一首当代节奏蓝调风格的作品,但作品在编曲上,为了符合活动主题曲的舞台大气效果,也特别打造出一种席琳·迪昂式作品的气质。这就要求原本习惯唱小情歌的吴莫愁,更拓展出声线的凝聚力和张力。而吴莫愁确实也完成的相当不错,不仅呈现出她原本就具备的真假音转换技巧,尤其是在副歌部分,更能够将自己喉音浓郁的中低音,与穿透力极强的高音,很好地结合并转换。在一首作品里既做到了保持本色,又能够在音域和气质上,有所突破。

《不请自来》作为伍乐城和林夕这对香港乐坛金牌组合的作品,其诡魅的氛围,也让人想起刚出道时关淑怡的作品。当然,相比关淑怡那个时代的唱腔,现在的吴莫愁在声线运用上,无疑更增加了戏剧化的效果。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首氛围感极强的作品里,也对歌手提出一种非常高要求的氛围塑造力。而吴莫愁通过其散发着氤氲气息的声线,以及自己对旋律随兴又即兴的发挥,毫无疑问的为作品印上完全个人化的标签,而且是流动的标签,难以模仿和复刻的标签。如此高的完成度加上声线个性,确实值得你点个赞。

而雷鬼曲风的《青春不下线》,虽然有着看似拖拽夸张和富有戏剧性唱腔,配合轻盈活泼的节奏,实则有种化为绕指柔的美感,让有力度的节奏变得更摇曳并富有优美的韵律,相比相似曲风的大多数歌手都会跟着节奏走的处理方式,年轻的吴莫愁却已经用老道的唱功,自始至终牵着节奏在走,听来也更自如从容。

或许从传统的角度来讲,吴莫愁对于歌曲的处理,往往显得过于华丽甚至复杂,几乎每一句甚至每一字都会呈现出一些未知的变化,但良好的串联,以及独特鼻音与延音的结合,却又在高辨识度的声线之余,更提供了一种非常丰富的听觉效果。作为新生代的歌手,吴莫愁的这种与华语乐坛传统唱法完全不同的歌路,注定会受到争议。

但其实冷静想一下,每个时代的优异歌者,在最初出现时,往往会因为演唱方式挑战当时乐坛的伦理习惯而被人诟病,典型如崔健和周杰伦,他们的咬字不清,就都是最好的例子。但时过境迁,他们的演绎方式早已经被更多人接受时,你才发现原来有的歌者的使命,正是带动歌坛审美潮流的变化。歌声其实比不出最好,但歌声可以做到最独特。没有完美的歌手,但就怕没特点的歌手。

而这也恰恰正是吴莫愁能够得到如此之多商业合作机会的原因。不是会写歌就是有思想,不是会唱高音就能成唱将。其实,歌声就是当代流行音乐最好的一种语言,它完全体现出一个歌手的气质和态度。而各大商家看中的,恰恰就是吴莫愁这种个性鲜明、自信自恋的音乐气质。就如同永远多彩的青春,它不请自来,又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