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强自曝每年秋收回乡干农活 亲自送孩子上学

南方人物周刊4月30日报道 坐在休息室里的王宝强没有一直挂着招牌式的灿烂笑容,他比几年前看上去更深沉,只有说到兴奋时会咧开嘴,露出白牙和憨笑。化妆师站在一边准备随时为他补妆,他额头上的刘海冲向前,黑色紧身小西装搭配牛仔裤、匡威鞋。这天,电影《冰封:重生之门》发布会,他和甄子丹等几个演员站在台上,他站在一边,闪光灯很快就把他瘦小的身子淹没。合影结束,他下意识地往台下走,被主持人叫住。然后他非常配合地谈起自己在这部电影里的角色,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功夫片,演的是个反派。

在网上,他参演的另一部片子已经悄悄流出,他在里面演的还是一个反派。《天注定》是他和贾樟柯第二次合作,上一次,他在贾樟柯监制、韩杰导演的《Hello!树先生》里当男主角,那个角色为他赢得了不少奖项。“贾导拍电影是比较实的,有内在震撼力,《小武》

小武

9.1分

导演:贾樟柯

类型:剧情

主演:王宏伟,Hongjian ..

5张剧照 22篇点评

、《站台》,我都比较喜欢。我说演什么,他说你演一个现代版的武松,感觉是那种很侠义的。其实词儿不多,电影里面我一句搞笑都没有,但是依然可以吸引观众看下去。”之前,他并不知道那个角色的原型是谁。他就跟着感觉去演,小时候在农村骑过摩托车,在电影里他也骑了一回。但少林寺学的功夫没能派上用场,电影里,他用的是枪。

群众演员掌门人

王宝强在镜头前的第一次露脸是在冯小刚的《大腕》。戏里,葛优喊:“这是拍戏呢,不是拍马屁。”镜头扫过一堆群众演员,第二个就是王宝强。王宝强称这场戏对他来说意义深远——他第一次亲眼见到了关之琳;拍摄间隙,葛优还摸了一下他的头,看了他一眼。

3年后,《天下无贼》上映,王宝强老家的街头广播隆隆招呼十里八街的人去看。露天电影在王宝强的记忆里是农村的娱乐盛事。村民们看电影时说,“哎,那个怎么拍的,刘德华是真的吗?那个孩子是不是真的?”这个时候,王宝强正好坐在观众席里。村民问他演的就是河北人吗,他答,对呀,说话还是咱们家的话。小伙伴们对他说,当年我要去少林寺我也就成明星了。“电影对他们来说,挺遥远的。但村里面出了一个演员,跟他们一起看电影,就觉得好近好近,就像发生在自己身边一样。”当年的小伙伴们后来有的做老师,有的做生意,有的给人打工。每年秋收的时候,他们也许会看到玉米地里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这孩子回来了,当明星呢,又来这里干活。”随着名气一点点变大,他回家搬玉米花生的次数就变少了。现在,他只能打电话叫父母从老家到剧组陪他。“有时候睡觉睡到半夜醒来,感觉对我爸我妈来说,我这儿子白养了。”父母对他的未来从没有太大期待。他不想种地,他们便同意他去少林寺习武,实在不行就回去当武术教练、开武馆。

父亲当过兵,王宝强在《士兵突击》里穿军装的样子跟父亲很像。《士兵突击》播出时,父亲去地里干活儿,乡亲们总爱找他聊天。“刚开始就说,你看看你儿子叫别人叫爹,亲爹在这儿呢,”王宝强说,“那时候父亲也想事业有成,有个好的事业,来照顾这个家。我的亲戚也说,我没上过太好的学校,没受过太多教育,但你看看,你爸有这样的福气。”王宝强把自己的成功归结为天时地利人和。他习惯把每个人当成自己的贵人和老师。他形容自己与冯小刚的关系不只是合作,更像是父子。每年春节,他都会去看冯小刚,平时两人还会相约一起打高尔夫。冯小刚曾指点王宝强——“你就演你的淳朴。”“我觉得这样走下来,你也会不断地学习、成长,当然,不要走弯路,这样你不会掉坑里的。重要的角色给了你,机会给了你,你不懂的话就驾驭不了,演砸了,机会没了,下次就没人找你了。我永远把机会当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现在,王宝强这样总结自己在北影厂门口蹲活的经验。“演不了戏也没关系。”曾经跟王宝强一起蹲活的朋友后来做摄影师了,一天摄影都没学过,从摄影助理开始做起的,刚开始连镜头什么的都不知道,跟焦点,一个镜头一个镜头记下来、背下来。成名后,王宝强在剧组拍戏,对群众演员总有特别的感情。隔段时间就请大家吃肯德基、吃披萨。“看大家都这么辛苦,就请大家吃东西,吃东西大家可开心了,工作也会更积极。”“我现在已经成为群众演员里的掌门人了。所谓掌门人是群众演员给的封号嘛,因为我是从群众演员中走出来的,走到今天可以演主角的一个,也没有学过表演。群众演员一年换好几拨,只要来到这里,没有人不知道王宝强的,都知道王宝强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

结婚是一件大事

对王宝强来说,惟一不太适应的时候就是《士兵突击》热播后的那段时间,每天都在做采访节目,没有自己的生活,心里有点儿空虚。每天他都在报纸、电视上看到自己,但没有真实的生活。在拍 《士兵突击》 的过程中,他跟另一主演陈思诚成了好友。两人最早相识于2004年,《红旗渠的儿女们》,那时王宝强刚演完 《天下无贼》,还没有被大家熟知。陈思诚看过王宝强的《盲井》,特别喜欢他。在《红旗渠》 里,陈思诚演男一号,王宝强客串。那天陈思诚路过宾馆房间,看见王宝强一个人在收拾东西,就走进去跟他聊天,之后就经常一起玩。陈思诚觉得王宝强是在用自己的天性表演。“他是个天赋特别好的人。我和他的经历特别不一样,反而特别投缘。他经常讲他小时候的事儿,我告诉他我小时候的事儿,生长在城市的孩子和生长在农村的孩子,对比起来很有意思。他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历,学历没有,大城市的生活也没有,但特别聊得来。”

陈思诚说到王宝强拍《士兵突击》时的一个故事。《士兵突击》里最累的演员就是王宝强,几乎每天都在拍他,体力超负荷。有天拍一场戏,陈思诚跟王宝强、邢佳栋3个人的选拔,后来陈思诚提前拍完了,就剩下拍王宝强和邢佳栋在河里面的一场戏,要渡河。王宝强水性不好,拍完早已体力透支。回来时,陈思诚和他同坐一辆车,王宝强闷闷不乐,说自己太累了,刚才拍戏的一瞬间感觉差点淹死,幸亏邢佳栋拉了他一把。“他说他觉得自己已经沉下去了,又说忽然觉得自己这样睡过去也挺好的,一瞬间也有了像死亡的感受。”“我和他在《士兵突击》里演人生的AB面,我们俩的戏是最多的,交流也最多。到今天,我觉得他把自己的本性保护得很好,他明白自己身上质朴的东西,他明白生命力是最强而有力的、独一无二的武器。他很智慧,看得出自己最有价值的地方在哪儿。”陈思诚对本刊记者说,“包括择偶的标准你也看得出来,他找这样一个老婆,蓉蓉是一个低调的人,是一个很有想法、主见和文化,能补足宝强很多不足,他找蓉蓉是非常有智慧的选择。他的欲望不是特别高,想让家人过得更好,能够拍上自己喜欢的电影。”

今年,陈思诚和佟丽娅(微博) 结婚,为所有朋友准备的都是经济舱来回,陈思诚的演员朋友们,很多提前就升舱了。“宝强没有,挺辛苦的,来回十几个小时,还是经济舱,哥们儿还是挺好的。没有抱怨,直接就来了。”2013年,王宝强在戛纳红毯上热吻妻子,大秀甜蜜。对王宝强来说,结婚是人生中的大事。在他的老家,22岁就该结婚了,甚至更早。王宝强仍然保留了老家的观念,结婚成家,工作才更踏实。接着,他避开公众视线,很快拥有了两个孩子。有空的时候,他一定会早起,送孩子上学,陪他们在公园玩耍,孩子则教他在学校学的英语,他不会的,孩子就教。他还会陪孩子练练武术。媒体对他的家庭生活仍表现出兴趣,包括那位校花妻子以及赴美生子的传闻。“我不可能怕媒体拍就不出门了吧。我和我老婆带孩子出去遛弯儿、度假,正常生活,拍就拍了,无所谓,最重要的还是让自己生活,越放开了越松弛,越真实。你不可能自己是个名人,不带孩子不带老婆出门,这样生活一辈子。干嘛把自己勒得那么紧,让自己喘不过气。干嘛自己给自己压力,其实不是媒体给你压力,也不是观众给你压力,是你自己给自己压力。”

Strong Baby

王宝强说自己挑剧本很认真。最早的时候,他带着剧本向导演请教字词的读音,弄清是什么意思。然后他就多知道了一个词。现在他对挑剧本这件事的看法是:“好的剧本一看,人物鲜明,故事连贯、抓人。那么你在表演当中也有很大的空间去发挥,我觉得这个东西会让自己不断有激情,创作的大脑打开,表演方式都会有。”

2011年,王宝强挑到了一个角色,在韩杰执导的《hello!树先生》里扮演男主角。这个角色差点跟他擦肩而过,但他觉得无论如何都得拍,理由是这个角色太有挑战性了,观众也没有看过他这样的表演方式。他形容这种电影是“走心”的,低成本,不重要;真性情,很重要。这个戏拍出来后,他非常满意。豆瓣网友也留言,“你们这帮土锤,宝强哥早已夺得海参崴影帝了!”“我第一次拿奖反而不紧张,但后来会紧张。第一次对我来说没有太多的概念,拍了一部戏,能见偶像、见自己喜欢的明星,能在一起就很快乐,有多少粉丝还接触不到,我可以一起工作,还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和兄弟。后来拿奖对我来说是希望得到观众和专业人士的认可,这会让我更加有信心。”“挑战在内心吧。真性情挺难演的。有时候说话就不在这个时空,聊着聊着就感觉在另一个时空,现实和超现实之间给你很大的挑战性,包括说话、肢体语言,而且这种角色对我来说比较有新鲜感。观众看了之后对我挺认可的,很多电影人也对我认可。”“我是当时看他的影视作品,觉得在那些电影、电视剧里面只拍到他最浅表那个层面,更多流于表面,《盲井》还好,因为是小说改编,人物本身具有一些复杂性。我觉得他有内在的潜力等待开发。他是典型的东方人面孔,面孔下有内在的精神动力,有传统智慧的东西。他是典型的中国人,在对生命、人生、人际关系的处理上都有自己的方式,他有他的底色。但是一般的影视作品都做了简单化处理,变成了脸谱化形象。我觉得他有更深层次的潜力,我有信心挖掘出来。”韩杰对本刊记者说。见到王宝强后,韩杰与他有过几次简短交流,马上就“通电”了。王宝强看完剧本后很兴奋,期待能快点开机。

开机推迟了一两周,王宝强有点按捺不住,其他人在忙别的事,没人关注他。某天,他闯进会议室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正常说话但全是不正常回应,就像树先生那个角色一样。“我就觉得他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他在会场,一方面展示期待,一方面让我们别忽略他。这个反应完全是剧本中人物的状态。我觉得他当时已经是艺术家了,那一刻他的表现有点像当年默片时期的卓别林。”在拍摄现场,演员们穿着秋天的衣服演冬天的戏。王宝强和韩杰各自揣摩电影,王宝强说自己曾为角色掉过眼泪。“他有表现的天赋。但更多是领悟力。他睿智、处理事情很聪明。判断电影未来的能力非常强,这方面胜过他表演方面的天赋。”

之后,跟韩杰见面,王宝强都会聊自己对未来的规划。他说喜欢文艺电影,喜欢有力的角色、让人回味的东西,同时也对未来的动作片有期待,想开拓自己的类型。韩杰认为王宝强对电影的直觉很准。当时王宝强看了《泰囧》剧本,就觉得这个电影一定会大卖。韩杰问他为什么,他说,直觉。2012年,《泰囧》的发布会上,王宝强正式宣布单飞,将自己的工作室取名“StrongBaby”,经纪人称“最大的原因还是王宝强希望自己选择自己以后的路”,“如果做得好,王宝强也想投资一些电影,不排除做制片人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