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卒迹》是一部好电影,尽管在以商业为主的华语电影市场上,像是这种农村题材作品很可能不会有什么作为,但片子质量还是OK的。最重要的是,从电影的角度来说,作为一部展现个人事迹的电影,不像其余主旋律歌颂电影那样,拍成样板戏,《卒迹》是一部拥有扎实的故事基础,鲜明的人物刻画,情节处理得到的电影,从电影艺术的角度来说,如此作品拥有这样的质感,让人眼前一亮。

有人说这是一部主旋律电影,在我看来电影与主旋律电影非常不一样,我国的主旋律电影实际上就是“有中国特色的电影”。电影中通常带有那种很鲜明的红色印记,借助一个时代背景下的一个故事或事件来烘托当时的时代主题。我国主旋律电影的发展几乎伴随着新中国的成立而开始,作为我国电影几乎与生俱来的一个特色品种,宣传是其主要目的,电影发展至今无外乎几种模板,其一便是以意识形态为主导的历史电影,如《建国大业》、《大决战》;其二便是题材虚构而成分主流的教育类型电影,如《地雷战》、《鸡毛信》;其三便是传记类型,如《焦裕禄》、《孔繁森》。《卒迹》大可归为后一种,但不同之处在于人物。

《卒迹》中的主人公李二卒改编自河南省濮阳县西辛庄村党支部书记李连成,村支书16年来,后者因实干苦干,身先士卒,将一个落后贫困的盐碱地村落建成总资产超过5亿元的企业型村落,并有了“村级市”的美称。这是典型的歌颂事迹类型,但本片的主人公却与众不同,首先他不是一个党员,其次他成分很低,用句现在的话来形容就是“纯屌丝”。片中关于李二卒的出身,用了“冤种”这个词,听电影编剧解释道,这个冤种指的是,在农村里,那些上一代人家里只有一个孩子的外来户,并不是村中大姓的后裔,也没用兄弟姐妹,任人欺负,所以在李二卒这一代,父母为了扭转这种弱势局势,一口气生了8个孩子,结果依然是村民的欺负的对象。李二卒没有上过一天学,不认字,而且在公社里,父亲时常偷偷卖点东西,自己也经常被人以投机倒把带上高帽子,叫做“挖社会主义墙角”,就算当上村支书后,因为没有文化,对很多事情“不在行”,包括镇上下达种植大棚普及,李二卒从全村利益考虑,拒绝接受,并且对下乡访问的领导,从来没有管过饭,完全是个负面形象,平时主旋律中的人物完全不相符。

所以这就是《卒迹》与主旋律电影不一样的地方,电影从这个形象上就比较“歪”的角色身上入手,通过电影艺术手法,从故事本源上入手,讲述李二卒的成长故事,如何做到今天这样的成就,并且时间跨度很长,以小人物来衬托历史背景。这种方式在西方传记片中很常见,比如《果岭争雄》、《十月的天空》这样的片子,虽然在一部讲述村支书的电影中难免会被打上主旋律的标签,但严格意义上来说,本片算是一部传记类的励志电影。

本片跟乔.约翰斯顿执导的励志电影《十月的天空》很像,都是有关一个小人物的梦想,一个冤种子弟为了自己的梦想力排众议当上村支书的故事,由于电影有真实的人物与故事背景,所以在故事方面水到渠成,一个丰满的故事撑起了整部电影。片中以李二卒的事迹为主线,进而描写了亲情、友情、历史大环境等多重因素对火箭少年的影响。从各种方面给我打造了一个上世纪50-90年代的中国普通农村的变化。从在一个逆境重重的环境之中,一个怀梦少年坎坷经历,从他被人歧视,到外出打工、种植大棚、盖起了村中第一座楼房,再到他承包工厂,从头学习当选村支书,带领整个村子致富,片子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近2个小时的片长转瞬即逝,这就是本片吸引人的魅力。

电影囊括了多种因素,条线索围绕着一条主线,其中李二卒与村民之间的关系是片中的着力点之一,比如他与老村支书的关系,从被后者歧视到李二卒当上村支书后老支书的不满表现,再到最后老支书临别之刻的心声,两人关系与身份的扭转代表了整个片子基调,电影是一部跨度60年代的电影,从这个角色的身上看出了中国农村的变化,在角色身上展现的疑惑、迷茫,到不服输的奋斗,折射出时代背景下的小人物的光芒。

所以说,《卒迹》中并没有将李二卒当做典型人物进行样板戏般的演绎。片中比较有意思的地方,李二卒与父亲都爱下象棋,其父亲与老支书下象棋的时候,总是用卒子将掉对方老帅,让老支书很纳闷,一个象棋中最不起眼的卒子,竟然能有大作为,进而像父亲请教棋招,回之“这招你学不来”。

象棋中的卒子能力最小,每次只能走一格,通常是被当做炮灰使用,但不要忘了,象棋中只有棋路之别,并没有能力之分,卒子照样可以杀死老帅,电影采用这种方式,将李二卒这种一步一个脚印,艰辛寻梦的“拱卒精神”贯穿始终。结尾李二卒建设“村级市”的梦醒,可以更加画龙点睛般的突出主题与情感。

《卒迹》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励志电影,尽管美中不足的地方有那么几处,比如人物情感刻画不足,叙事有些流水账,但瑕不掩瑜,本片不要求告诉我们什么道理,也不是歌颂某人和某个事迹,只要我们见证小人物也有动人之处,哪怕你只是一个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