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时间接连看了几部上世纪80年代初上影出品的电影,包括大桥下面,石榴花,这部快乐的单身汉,以及同为白崇指导的好事多磨。故纸堆中翻看这些国产老片,原本只是想一睹龚雪年轻时的芳容,没想到还是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首先要从龚雪的角色设定说起。这些电影中,龚雪基本上是以带有浓重文革阴影的女知识青年的形象出现(石榴花除外),比如单身汉里的造船厂女教师,大桥下面当个体户的返城知青,好事多磨里的雷达工程师。十年动乱对这些角色造成的伤害是故事的基本背景,同时也是推动剧情的主要动力之一:单身汉里丁玉洁的父母被批斗,使她在保姆刘阿姨的抚养下长大,间接促成了他和刘铁的爱情与分离;大桥下面的下乡知青,绝望中萌发的爱情和动荡的终结使她成为了单身母亲;好事多磨中父亲被打倒,母亲被“自杀”,恋人与她划清界限,她自己则背负了无端的污名。这些影片表现并反思了动乱中人与人的迫害与倾轧、人心的善变叵测,甚至直面了某些触目惊心的画面,比如好事多磨中刘方母亲被自杀的场面。尽管这些反思往往看上一笔带过、浅尝辄止,而且必然地是在一种党认识并改正了错误,会继续带领大家奔向伟光正的美好未来的既定语境下小心翼翼地进行,但必须承认创作者们已经表现出了不凡的勇气。我们并不是没有反思历史的电影,更不是没有勇于反思历史的人。

说道龚雪惯常的女知识青年形象,就不能不说这些电影中,往往表现出对知识、对文化近乎崇拜的推崇,尤其是这部快乐的单身汉。以今天的视角来看,其手法显得陈腐而幼稚。但考虑到49之后,对知识的仇视、对知识分子的迫害往往是社会的主流,这种推崇颇具拨乱反正的意味。

上影这个时期出品的这几部电影,类型上讲起来都算是爱情喜剧。虽然桥段设计和表现手法上有很多不成熟甚至是陈腐的东西,但创作者们对爱情的思考和见解并不过时。单身汉里知识分子和工人阶层在价值观上的隔阂,好事多磨中早先缺乏沟通与平视的不幸婚姻,大桥下面恶毒的市井流言,人的势利,人的趋利避害也是贯穿其中。其中有些对白对我个人而言更是直抵人心,比如单身汉里车间主任秦师傅说的:

“我是个穷打铁的,你们师娘是裁缝的女儿。我们俩过了一辈子,谁也没嫌弃过谁......她临死前说的那句话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德昌啊,你那件汗衫我给你洗了晾在竹竿上,可别忘了收啊~傻小子们,要我啊,就找那能惦记你汗衫的姑娘,懂吗?”

再比如大桥下面高志华的妹妹评价秦楠:

“在爱情方面,她一定是很自卑的。她不相信有人会爱她,更没有勇气爱人。”

爱情,岂是45度仰望天空,岂是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阶层的隔阂,物质的不均,精神诉求的差异,以及世俗的流言蜚语,这些横亘在爱情这一古老命题前的天堑,从未过时。加之这些电影对时代背景的描摹与鞭挞,比如对个体户的歧视,对单身母亲的歧视,对农村人的歧视,无处不在的官僚作风等等,这让这些电影具备了些许穿越时代的力量。

另外必须提及的是,这些影片中龚雪的扮相一直很美,连衣裙、纱巾、发卡、运动短裤均可得见。龚雪很美,编导们也并不吝惜让他的女主角光明正大地追求美,实际上片中的其他年轻角色也都尽其可能的“潮”。要知道,他们经历过一个严酷且彻底地否定个性、否定美的时代,能在大银幕上描摹爱情、描摹美,本来就是可贵的突破。

总体来讲,上影80年代初期出品的这几部电影,从技法、制作到价值观上都有许多不成熟甚至是陈腐过时的东西,但创作者们是有追求、有想法的,他们的电影,是那个时代之于银幕的拨乱反正。

最后追本溯源地说一句,龚雪真的太漂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