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雏菊》,影院里异乎寻常地安静,只有一两处让观众发出几声轻笑,两男一女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情沉甸甸的,压在观众心头让人喘不过气来,荷兰乡村优美的风光让两颗年轻的心灵渐渐靠近,阿姆斯特丹街头浪漫悠闲的景致却难以躲避黑白世界争斗的枪弹,于是,这场阴差阳错的爱情也只能落得一个悲伤的结局。

片中慧英的爱情遭遇固然是文艺家笔下戏剧性的极致,所谓无巧不成书嘛,但如此陷于两难的境况,在现实生活中也不是一点影子都没有,关键是,我们更为关注片中人物在那种境况下凸显出什么样的性格,有什么样的反应。为了造成后面一系列的误会,导演刘伟强祭起了慧英“失声”这一法器,使得慧英电话无法接,被郑宇看到与朴义在一起有口难辩,然而,这并不能影响这场爱情必然的结局,因为无论怎样,郑宇和朴义始终站在对立的两边,即使不是由朴义来枪杀郑宇,也自有另外的杀手出来行刺,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作为两个男人深深挚爱的女人,柔弱的慧英实在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她融入不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世界。不过,慧英应是可以欣慰的,毕竟她曾经以为郑宇就是那送花的人,她心中的爱人与郑宇是合二为一的,尽管后来弄清了朴义才是送花人,可那又能怎么样,只不过是让慧英又确证世界上多一个人爱自己而已。

朴义对慧英的爱象是罂粟花,艳丽灿烂而又充满了危险;郑宇对慧英的爱却是无意插柳。前者刻意而为却徒劳无功,后者无意为之却不劳而获,真真让人感叹造化弄人。前者敌不过后者,这样的事例在现实中比比皆是,而且后者往往过得很幸福,可惜慧英没有如此好运,她碰到的两个男人都不是一般人物,当慧英以为自己获得真爱时,“真相”却对她实施了残酷的一击;当她终于明白谁是她的真爱时,那个男人却为她訇然倒下。

慧英打开门,夹在门里门外两个男人之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这一刻,慧英呆住了,不知如何是好,时间也仿佛凝滞了,观众摒住了呼吸等待着打破僵局……其实,影片不仅仅是这一幕让观众牵肠挂肚,从那一声“Flower”开始,影片就一直弥漫着这种莫测的气息。有些人批评台湾把此片改名为《无间爱》是哗众取宠,看完片后,我倒觉得,“无间爱”这一片名既能让人联想到刘伟强之前导演的《无间道》系列影片,又很恰当地道出了片中飘忽难定的爱情的实质,挺符合影片氛围和蕴意的。细心的观众还可以发现,片中的音乐也有类似的特点,基本旋律是韩片中惯用的沉稳、流畅、优美,中间却不时夹杂着欧洲古典风格的跳跃的音符,给人捉摸不定的感觉,这与片中揭示的爱情一样,影响人的呼吸脉律,如果心脏不好的话,还可能真会令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