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皮客栈》不是普通的恐怖电影,也并非是将血腥腻作为卖点,它完全是在描述一种残酷的状态,人类的潜在性暴力在此被血淋淋剥开,呈现它的本来面目。其实《人皮客栈》的故事非常简单,讲两个美国青年和一个冰岛青年为了发泄欲望,被锇罗斯人诱惑而决定去阿尔及利亚的一个小镇上寻找温柔窝,不想却是经历了一场地狱之旅。

也许我们都有过猎奇的喜好,为了一些本能反应而常常不惜血本,就像片中那三个青年,他们与到那个恐怖城市的其它旅客一样,被那些隐秘的贪婪折服。尽管这个城市是虚构的,然而那里的生活方式却相当极端,居民们都有自己的一套残酷生存法则。孩子不像孩子,却像是住在你灵魂里的魔鬼,会突然出现并向你索要物品,如果你因为他们是幼童而粗暴拒绝,便会遭受意想不到的暴力对待。那里的女人也不像女人,虽然表面上是性感撩人的尤物,其实只是陷阱边诱惑的果实。执法部门更是并非为治安存在,只是为了城市地下经济繁荣而设的工具。于是,那里成了汇聚人性阴暗面的交叉点,他们有的人成了“贡品”,有的人成了贵宾,无论是哪种人,均是被本能驱动着行事,然后各得其所。

其实《人皮客栈》就题材上来讲并不算新鲜,早年的《危险游戏》就已经涉及了,但这一次却是将故事搞得更像恐怖片了,也将人类潜意识中的黑暗做了更深透的剖析,所有暴力镜头都用了特写,更没有让我们存在片刻放松的侥幸心理。从一开始的香艳画面到后来一步步的惊恐,简直是天堂到地狱的过渡,男主角的心理变化也相当细腻,可以理解。然而,这部电影里没有绝对的正派或反派,他们都是遵从自己的本性行事,也许我们初看此片时会齐声指责那些富有的变态人士,对三个倒霉的青年表示同情。然而随着事态的发展,我们被电影带出的愤怒情绪绝对会超过恐惧,开始为死里逃生的人物命运担心,那些触目惊心的行为更会让我们感到痛楚。特别是其中一个受害的日本女孩因为接受不了因为丢失一只眼球而毁容的现实撞火车自杀,让观众的的头脑也立刻跟着发热了。

因此,电影末尾时那个冰岛青年的复仇行为也变得情由可缘,他拨出小刀将自己受难的方式加诸到那个变态的游客的身上时,观众的心也会随之生出快意来,同样是切指与凶杀的逼真画面,却让我们自然地睁大双眼看下去。在如此多的恐怖片之中,大约只有这一部是真正引导我们巧妙地接受了暴力,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行为。这一群原本均是为了享乐而来到阿尔及利亚的人们,承载着的是观众的原始倾向,让我们紧紧帖着片中主人公的脉络来走。也许有人会注意到其中的种族仇恨元素,可是让我们体会更深的也许是如硬币两面的善良与凶残,以及自身矛盾的劣根性。

更难得的是,短小精悍的《人皮客栈》并没有沿承一般恐怖片的路线来走,节奏控制地相当紧凑,不落俗套。你可以将它理解成是一部纯B级片,因为它没有大场面也缺少特效。故事构思也的确可以用“惨绝人寰”来形容,却没有试图逼你尖叫或闭眼,而是将情节化为利刀,切开你我阳光的表皮,将阴森的内核一点点挖出来,等到我们意识到了,电影也已骤然结束。好的恐怖片,就是要这样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