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伦巴》属于典型的女性电影。细腻、唯美……该片摄影相当精湛,但远未达到令人万分惊喜的程度。一方面,以现在的技术做到摄影精湛并不困难;另一方面,中国电影的视觉造型问题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被第五代彻底解决了--至今大师张艺谋的视觉产品仍然君临天下无孔不入。所以,现在做得再好也很难产生当年第五代作品石破天惊的震撼力--同时,因为有了DVD,今天的观众饱受好莱坞大片和世界优秀电影作品的熏陶,眼光已变得异常苛刻,他们会对第三世界导演尤其是国产片导演加倍挑剔(民众早就不需要“视觉启蒙”了,《英雄》和《十面埋伏》引发的批评证明观众不会因为一部劣质影片“画面好”而变得宽容起来)。况且,现有体制下,不加倍提防也确实容易上当,比如所谓的大片《太行山上》,摄影机的运动之积极可比《指环王》,可全片的视觉成就并未因此突出,它被严重落后的灯光和胶片洗印技术毁了……

既然大家都在拍“画面好看”的电影,那么就算将“画面好看”做到了极致也是难免平庸的。

中国的电影应该有自己的颜色。欧洲电影一直以深沉为基调,一些好莱坞名导也喜欢用御用摄影师制造自己的视觉风格(如斯皮格伯作品中就有顽固致极的卡氏噪点)。“不好看”和“不完美”往往比“好看”和“完美”更有生命力。中国电影有过浓烈的黄、火辣的红,如今,昔日的领军人物早失去了当年的率真和自信,他们构建的“美景”充斥铜臭,除了反映作者急功近利贪大求洋的浮躁心理,别无用处。

吞多了张、陈的视觉盛宴,我们自然会想起一些简单精致的菜点--遭遇“艺术”强污染的时代,只有这样不是用来吓唬人的电影才能真正让“眼睛吃冰激凌、心灵坐沙发椅”。《上海伦巴》无疑具有以小博大和调剂口味的功能。大家记得吧,2004年夺得金鸡奖最佳导演奖的人不是拍出《十面埋伏》的张艺谋,而恰恰是《美丽上海》的导演彭小莲。

彭小莲是有上海情结的。《上海纪事》(该片荣获1998年度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故事片奖)、《美丽上海》、《上海伦巴》被称作彭小莲“上海三部曲”。

旧上海,曾在许多观众的影像记忆中留下绮丽颜色。张艺谋、陈凯歌也在上海玩过一票,《摇啊摇!摇到外婆桥》(1994)、《风月》(1995)场面够张力够豪华,可惜由于技术使用方面暴富心态过于严重,有用力过猛牛刀杀鸡之感。还是香港电影人理解较为透彻,毕竟搞上海滩题材的影视创作,人家是先行者。《功夫》当然不用说了,那种精心营构的怀旧气氛,想起来呼吸都要停止。《阮玲玉》(1992 摄影:潘恒生)、《红玫瑰白玫瑰》(1994 摄影:杜可风)哪个不是一流货色?笔者最喜欢黎大卫的《天与地》 (1994 摄影:李屏宾),觉得这部电影最能体现旧上海的神韵,也许因为该片比其他作品多了许多沧桑感的缘故。总得看,描写旧上海,话语权都在男人手里。对了,许鞍华拍过《半生缘》(1996),可她是圈里有名的“男人婆”,玩深刻只怕比男人还凶。

《上海伦巴》,胜在另一种气质,更加女性的气质。十里洋场、盛装舞会、摩登女性、电影公司……必不可少的元素虽应有尽有,虽无法与营造旧时代氛围唱工做足的好莱坞影片《金刚》相提并论,但咱得承认人家拍大片,咱们拍小品啊。故事也简单到了姥姥家,婚外情、与旧制度抗争之类,没有那么多生生死死,就是拉拉手、吵吵嘴罢了,小女人气十足,倒显得清新可爱。最有意思的是影片再现了中国左派电影创作团队的一些往事,戏里戏外的琐事、拍摄时土法上马等情节,看来别有情趣。

《上海伦巴》:简约即美 小有震撼

不过,影片并没有借记载前人事迹之机言志,抒发电影人的理想和电影历史使命感,因此整体看来流于轻浮。如,因作品有“违禁内容”,胶片被官方查封了,男主角面对告密的内奸大声说:“我可以被饿死,但是我告诉你,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拍好看的电影,把我们真实的生活放在大银幕上,给大家看!”这番话可谓掷地有声,结果呢,他们的片子遭到枪毙。最后,在梦幻般的光线中,剧组开始拍摄一部唯美的文艺片--这一段给人感觉酸酸的,也许,这恰恰是影片的趣味所在?《上海伦巴》何尝不是“叛徒”?!片中又有什么“我们真实的生活”了?!现在的中国电影,还是没骨气的“文艺片”太多。戏中戏耐人寻味,戏外戏的“主角”却是营养不良的我们和雷打不动的制度了。

演员方面,感觉袁泉的脸孔过于欧化,似乎不太适合旧时代的角色。不过夏雨表现很好,挥洒自如、独当一面的样子,真是越来越有姜文的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