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而欢笑,时而泪下,人生何求。”这是一家法国媒体对这部电影的评价,同样的,这句话也很精确的形容了我看完这部电影后的第一感受。

影片改编自真实故事,即法国人菲利普所写的自传小说《第二次呼吸》。整部影片的格局非常传统,是典型的法国“二人转”喜剧,两个来自不同阶层的人,由于性格脾性的截然不同,在一次机缘巧合中碰撞出火花,亦庄亦谐,从冲突走向理解,最后皆大欢喜。可这个看似简单的故事,却在为你展现生活点滴的小事中,让你的内心泛起波澜,感受到生活中的美好。

一个是身体有残疾的贵族后裔菲利普,另一个则是来自底层的小混混德瑞斯,就是这样两个几乎没有任何共同之处的人,却在相处中建立了深厚忠诚的友谊,同时,两个人也不约而同的发掘出另一个自己。

菲利普开始变得“幽默”,不在羞于面对自己对爱慕女性的情感;而德瑞斯,也用正直和真诚体现了自我价值,并且还成为了一名“艺术家”。两人相处的过程——抽烟,散步,刮胡,看起来是那样的平淡无奇,却让人犹如在天空中翱翔一般,给内心一种自由的感受,甚至生活中的不顺和忧虑,在这一刻都能暂时忘却。这样一个披着愉悦外衣的故事,有着足以拉近内心距离的能量。同时,整个故事的“非虚构”,则让人们乐于相信这些感动的存在,并让它留存于自己的内心。

我们每天都在忙碌着,并且或多或少的抱怨着生活的不顺;菲利普刚开始因为身体的残疾,无法独立面对生活,不愿同外人接触,面对总“欺负”他的邻居和那些“只关心他是否还活着”的亲戚,他都选择无视,放着豪车“不敢”乘坐,无奈远离自己最爱的跳伞运动(他就是因为跳伞而残废的);而德瑞斯,刚刚出狱,宁愿拿失业救济金也不愿工作,自己的养母因对他失望而将他赶出家。可以说,两人都有着失败的生活,但在相处的时光里,他们互相影响着对方,从而都再次成长,生活中的不顺固然无法消除,但只要换种生活态度,我们依然可以让自己发生改变,让生活变得快乐起来。

法国人高雅,浪漫,却在电影中对那些“高雅”艺术进行了“不留情面”的讽刺。德瑞斯在大庭广众下说出那场歌剧是“一棵会唱歌的树”,还有将那些高雅音乐鉴赏为“猫和老鼠主题曲”、“咖啡广告曲”、“失业补助中心电话铃声—等候时间约为2年”等都让人捧腹大笑。而他给菲利普刮胡时对于“希特勒”“奥巴马”的玩笑,和他对于那副名画(有“污迹”的画布)的形容,则可以称得上全片里最高明的讽刺;当然,如同影片“温情而不煽情”一样,片中的“讽刺”也并非一味的否定以至于让人不快,在最后德瑞斯能够跟人大谈“艺术”,创作“画作”,也算是一种对于之前“讽刺”的平衡。更难能可贵的是,就是在这些“讽刺”的对话中,两个生动的人物形象显现在了观众面前。

这部电影在法国上映时,连续十周获得票房冠军,同时两位男主角也分获法国恺撒奖和东京电影节的影帝殊荣,可以说,两位演员的精彩表现,是这部电影获得成功的不可或缺的因素之一。虽然电影没有在中国上映,但通过豆瓣和时光的评分我们也可以看出,好电影是没有国界的。

喜剧有很多种,在我看来,装疯卖傻的无厘头喜剧,屎尿横流的重口味喜剧,“炮声”连绵的性喜剧,都比不上这种温馨的高雅喜剧——在谈笑风生间,带给你欢笑和感动,让你在无法触碰的距离之间,也能在心灵中感受到生活中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