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主要是通过尼克的回忆和口述开完成的,在每一个重要段落的回忆过程前,影片将镜头对准了处于现实之中的尼克,他表达出一种惋惜之情。这样一来,为影片奠定了一种无奈与惋惜的基调。

影片呈现了一个奢华的上流社会,华服霓裳伴随着节奏动感的爵士乐摇曳,珠光宝气与泛着金色气泡的香槟相互耀映,这一切都是盖茨比为了黛西而奋斗得来的。最终,他终其一生想要去实现的爱情梦想,还是化为了泡影。满满的都是遗憾,也迎合了影片一开始就奠定的基调——彻头彻尾的悲剧。

因为黛西而死的盖茨比在最后都没能见到黛西一面,尽管黛西接到了电话,却还是选择去法国旅行。世态炎凉如此,感情凉薄如斯,可怜的盖茨比再也看不到了。因为爱情,使得这位了不起的盖茨比先生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东流,徒留下一个悲剧的背影。

该影片的悲剧性似乎并不只在故事本身,其作为电影的本身也是一个“悲剧”。

在电影开拍之前就受到美国评论界的众多反对声,因为这是一部情节简单又精致无比的小说,当被搬上荧幕时,电影就会不自觉地沦为了小说的有声读物,小说中丰富的隐喻、互文,以及对财富及阶级的隐晦审视,在电影中确实难以表现其万分之一。

在观影之前已经听不少人讨论,大多认为此版电影没有体现原著的精髓。有人认为此版黛西过于绿茶而不婊,没有呈现出原著里冷漠拜金女的本性,反倒显得楚楚可怜,而电影是不该这么给黛西洗白的;也有人认为此版盖茨比神经质、暴躁、可怜,但唯独就不“了不起”。

的确如此,无论是从彰显原著精神内涵,还是在塑造人物形象的丰富性来说,该影片都有些不着调。人物形象的单一化,多少有近现代中国文学中一味塑造高大上英雄式人物的嫌疑。

从黛西这个主要人物的塑造来说,作为影片的女主角来说她无非就是个花瓶的角色代表,原著中所体现的人物性格的复杂,内心的挣扎完全没有体现出来,这使得戏剧张力欠缺。不知是触动了导演心中的哪个柔软地方,还是太过怜香惜玉,总之他并没有将黛西这一角色描画成一个贪图荣华富贵的坏女人。

因为在原著小说中,黛茜不过将她与盖茨比的暖昧关系当做一种刺激。影片中虽然也是由黛西开车撞死的丈夫的情妇,但是她并没有打算抛弃盖茨比,相反地,原著中黛西已打定主意抛弃盖茨比。这样人物安排就大大削弱了原著讽刺意味,这背离了原著中盖茨比热血梦想遭遇黛西坚冰冷墙的对比意图。遗憾的是,全片虽然将近2个半小时,对于女性角色的刻画并不深刻,也不细致,浮光掠影,对立的人物关系并不是特别明显。影片以黛西为主的女性,都成了观看两个男人戏码的陪衬,这大大削弱了影片中对立人物的矛盾冲突,使得影片本身的戏剧张力欠缺。

影片一开始就打着“最忠于原著”的旗号,究其根本不过是奢华场面、服饰、珠宝和名车这些外在的东西力求还原罢了,而原著中最宝贵的时代思想,却被肤浅地简化了。在那个时代式微的道德、狂飙的股市大背景下,这样一个爱情故事显然太苍白无力。原著中的思想张力,对那个时代的隐晦批判,在片中也难以看到。 盖茨比无论贫穷还是富有,都那么一心一意的执着,在那种时代浮华、贪婪的映衬之下,这种品质虽然显得弥足珍贵。但这样的人物塑造和现实背景实在是太不搭调,原著中的盖茨比并没有像影片中一样给与黛西毫无置疑的爱,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个事实呢——原著里盖茨比说黛西的Her voice is full of money,意蕴丰富让人印象颇深,但在电影中却被剪去了。我们感叹黛西的软弱冷漠,却也不能忽视盖茨比是那个明知黛西的冷酷却选择无视现实,把黛西放上神坛的人。但可悲的是,影片中盖茨比真的是很傻很天真到愚昧,而更可悲的是,导演无视故事背景的深意,无视作为环境产物的人物与周遭大背景的不协调性,单纯的将伊甸园式的人物置于浮华场而并没有达到预设的反差式的效果。

《盖茨比》作为一部爱情片看看还行,只能说作为一部商业片它成功了。

所以最悲剧的应该是,影片本身的失败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