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说过: “忘记是谁说的了,总之是,要极省俭地点出一个人的特点,最好是画他的眼睛。我以为这话是极对的,倘若画了全副的头发,即使画得逼真,也毫无意思。”*因为眼睛是心灵的窗子,“胸中正,则眸子瞭焉,胸中不正,则眸子晾焉。”眼睛最能反映人的性格特点、精神状态、心理变化。而西安电影制片厂新摄制的彩色故事影片《爱情与遗产》,则充分运用了“画眼睛”的艺术手法,多次突出刻划,反复渲染最能表现人物精神面貌和内心世界的“眼睛”和面部表情,不仅借此表观了影片的思想内容,而且表现了人物的思想、性格、感情、爱好等等,真正做到了“以一目尽传精神”。

苏东坡曾说过:“传神之难在目”,但由于电影有特写、大特写这种最能细致入微地、强烈地表现人物的眼神的表现手法,这种难就不难了。但是,像《爱情与遗产》这样善于运用“画眼睛”的手法还是不多的。据笔者粗略统计,全片六百多个镜斗,表现人物眼神、面部表情的特写、大特写镜头就有一百个以上。可以说,影片导演的眼晴、摄影的眼睛,都紧紧盯着人物的眼睛;结果影片使观众看到的就是丰富多彩的人的感情,人的内心活动。我们知道,具有无限复杂丰富的表情的人物的眼睛和面部,在它瞬息万变的韵味与节奏中,可以流露出许多言语都难以表达的内容。这一切,小说家能细致入微地描写出来,但不能供给我们具体视象;画家、雕刻家能供给我们具体视象,但不能使它活动起来;戏剧家能使它活动起来,但不能使它不折不扣地呈现在许多人的面前,而这却是电影的专利。就以《爱情与遗产》这部影片来说,我们就看到了各种各样窥察入微的人物的眼睛,这里有:深情的眼睛、带病而红肿的眼睛、痛苦而淌满泪水的眼睛、重见光明的眼睛,还有绣的、画的眼睛……这里有:不解的神情、困惑的神情、失望的神情、暗示的神情、凝呆的神情、全神贯注的神情……;从而,使人物个性鲜明,声态并作,跃然于银幕之上,也使整部影片产生栩栩如生的艺术魅力。特别值得—提的是,影片的片头也很新颖,从大特写镜头的韦伟深情的眼睛中映现出钟海的身影;接着眼睛—眨,推出片名《爱情与遗产》:眼睛又一眨,片名消失。这既向观众介绍了影片的主人公,又说明了这部影片的特点,是与人的眼睛有关的。这种手法,既是简洁的,形象的,也是充分电影化了的。

当然,“画眼睛”不仅是指眼睛,更是指那种抓住人物的基本特征,最能表现人物性格的细节。只要选择得当,一个表情比大喊大叫更能表现出感情的深度,一个小小的姿势在说明性格展开矛盾方面抵得上一大篇说白。影片《爱情与遗产》正是这样,通过一些平常的、具有特点的细节,去展现人物的性格。如韦伟在火车上用绣花绷子绣了不少眼睛,是“想练练眼力”;当韦伟认出钟海是十年前相遇过的那个“红卫兵”时,钟海说:“你的眼力可真好”;韦伟则说:“大概和我的职业有关”?“你忘了?我爸爸是个眼科医生。”而韦沧洲撰写并作为遗产交给自己孩子的论文是《眼病与遗传》。这些作为眼科医生看来似乎不重要的细节,却构成了对整部影片来说十分重要的、一幅幅完整的生活画面。

影片中的一些语言也采用了“画眼晴”的办法,是个性化了的。如“让我看看你的眼睛”这句话,影片一共出现了三次。由于这三次重复在时间、距离上错落有致,不仅推动了情节的发展,而且加深了观众对影片的理解。这句话第一次出现,是在韦沧洲从画报中发现莎莎的照片后,他对韦佳说:“让我看看你的眼睛。”——“我要你诚实地回答我,你是不是在谈恋爱了?”这句话第二次出现,是钟海患了眼病来医院检查,正巧碰上了韦伟,韦伟用职业的口吻对他说:“让我看看你的眼睛!”这句话一语双关,既说明了韦伟对钟海的关心,因为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之下,韦伟也只有说这种合乎她眼科医生特征的话。这句话第三次出现,是由于韦伟得知钟海“十天以后就要离开这里了”,连做手术时都心神不定;韦沧洲回家以后,批评她:“一个医生的责任心到哪去了?”又说:“让我看看你的眼睛!”尽管他没有重复“我要你诚实地回答我,你是不是在谈恋爱了”这句话,但观众也知道了这句话的潜台词。这句话的重复出现,使观众对韦沧洲严格要求子女的性格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只要设想—下,如果这句话仅在开头出现一次,而以后不再重复出现,那么尽管戏也能演下去,但就不能给观众造成深刻与连贯的印象。又如,韦沧洲在医院里对医生们说:“有这样—句老话,把眼睛比做灵魂的窗户,那么,我们眼科医生,就可以说是这种窗户的清洁工和保修工……让我们努力提高业务水平,确保千千万万扇灵魂的窗户,永远清洁,永远透明吧!”这句话,既有眼科医生的特点,又含蓄、隽永,具有一种发人深思的哲理味,可以引导观众通过韦伟和韦佳两姐弟不同的爱情,认识到纯洁人们灵魂的重要性。

影片始终抓住人物的眼睛作文章,与片头相映衬,韦伟与钟海之间纯洁的爱情也是围绕着眼睛展开的。如开始钟海在韦伟家,说他半年以后要“回潜艇部队”,韦伟在画好的一只眼晴上加画了水纹线条,说:“那……你的眼睛就要被海水淹没了。”——意思是钟海可能会忘掉她。而钟海却意味深长地回答:“不一定,潜艇战士的眼睛应该能够透过海水看清航向!”后来,钟海为了保护潜水艇,眼睛受了伤,他猜想“眼睛恐怕保不住了”,为了不让韦伟难过,他烧毁了给韦伟的信。但很巧的是韦伟和她爸爸却一道赶来给钟海会诊,她了解到这一情况后,便对钟海说;“你的眼睛一定会治好,一定会好的,即使万一你……还有我呢?我的眼睛就是你的眼睛。”接着,韦伟要担任这次手术的主刀,可她却担忧:“如果因为我使他失去了眼睛,我会痛苦一辈子的”,但钟海却鼓励她:“不要怕,会成功的,即使失败了也没什么?我失去了眼睛可让你得到手术的经验,这不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吗?”言为心声,这几句话加上人物面部的特写镜头,真是画龙点睛,展示了韦伟和钟海崇高优美的心灵,显示了道德与情操的力量 ,与韦佳和莎莎那种只为金钱的庸俗的爱情形成鲜明的对照。

一部好的影片,不仅仅是要观众欣赏,而是要使观众感受和体验到人物的真实感情,要使观众和影片中的人物一起欢笑,一起忧虑,一起苦恼,一起悲愤。只有达到这样的境界,才能给观众以艺术美的享受和生动的教育。而影片《爱情与遗产》正是努力这样去做的。我们现在有的影片,之所以拖沓、概念化,而人物的形象却没有出来,原因之一,可能由于创作者没有抓住人物富有特征意义的细节,只画“头发”,不画“眼晴”,结果又怎能不事倍功半,甚至徒劳无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