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来自美国的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外加国内民众出于环保顾虑越来越反对兴建油气工厂,中国最大的炼油商中石化正在缩减数以十亿美元计的石化项目投资。

投资的放缓标志着中国能源巨擘们持续了20年的扩张节奏被打破。这么多年来,中国油企巨头为满足国内不断增长的需求,一直把实现能源自给自足看得比盈利和环境影响更重要。

中石化既是亚洲最大的炼油商,也是中国最大的石化生产商。为了适应中国经济的放缓,和应对化工部门业绩的不佳,中石化减少了2014年的支出预算。

其对手中石油也采取了类似举措,暂停了与壳牌在中国东部规模达130亿美元的合资工厂项目,也搁置了与委内瑞拉国有油企Petroleosde VenezuelaSA在广东省的合作项目。

据公司消息人士周一透露,中石化暂停了31亿美元的青岛乙烯工厂建设计划,成为该公司放缓扩张步伐的最新表现。

“这是整个行业的放缓,”一家国际能源巨头北京分公司的业内人士称,他拒绝具名,因未被允许对媒体发表言论。

“中石化意识到基于石脑油的传统乙烯裂解装置在失去竞争优势...此外民众也越来越反对建设大型石化厂。”

除了普通民众对石化项目的抵制外,美国石化原料的便宜程度也威胁到整个行业。业内专家指出,美国页岩气裂解装置能够以不到亚洲石脑油裂解装置一半的成本生产乙烯。

据咨询机构Wood Mackenzie的亚太石化研究主管Vince Sinclair称,未来5至10年内,美国预计将涌现最多12家世界级的页岩气工厂,其中将包括台塑石化等亚洲企业兴建的工厂。

大型项目退出

行业消息人士说,中石化已暂时搁置或者推迟年产量约400万吨的乙烯计划。乙烯是塑胶及合成纤维的重要成分,中国可能因而需要从沙特基础工业公司(SABIC)、陶氏化学(Dow Chemical)等公司增加石化进口。

中石化新闻发言人吕大鹏承认该公司放缓乙烯建设,但不愿说明受影响的规模或项目推迟会持续多久。

中国政府去年开始把政治生涯与环保议题相结合,而非一味追求经济成长。从那以后,向来大力推动炼厂或乙烯厂的地方政府对此类大型计划不再热衷。

“现在他们(地方政府)对大型化工项目的态度是担忧,”吕大鹏说。

去年11月,中石化位于青岛输油管道发生爆燃事故,暴露出城市发展与油气基建设施的产业计划有所冲突的潜在危机。

此外今年4月初,广东茂名有数以千计民众集结,抗议中石化拟在当地兴建的一座石化工厂。

寻找替代性化工原料

另一位公司消息人士表示,中石化亦迟迟未推进在海南省的乙烯项目,尽管该项目在10个月前就已经得到了政府的最终批准。

与科威特在广东省的合资计划也未完成,因为相比卡塔尔这样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出口国,同科威特合作就变得没那么有吸引力了。

与传统的以石油为原料生产乙烯不同,中石化目前正在研究如何将中国蕴藏丰富的煤炭用于化工生产。虽然初期投资较大,但从长期来看,还是要比用石脑油生产乙烯具有更高的成本效益--而且还有一个好处是,煤矿多数远离居住区。

中石化上月发布的年度财报称,公司在化工业务方面将进一步调整原料结构,加速发展生产煤基化工产品。

中石化旗下新上市公司--中石化炼化工程去年11月同意在中国北方斥资31亿美元建厂生产煤制烯烃。

中石化同时还将目光投向其他原料,近期与美国Phillips66签署的供应协议暗示,该公司正在摆脱化工原料单一依靠石脑油的局面,转向储量更加丰富的天然气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