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奇缘》:因为美,所以爱

文/慕容天涯

冰雪奇缘》证明了一件事:迪士尼虽蛰伏多年,但在动画领域,依旧是值得信赖的老字号。虽然这部片子是佳作而非神作,依旧值得观众到影院观赏那种时下流行那句“美到哭”般的观影体验。

美到哭,是对这部《冰雪奇缘》再适合不过的评价。从姐姐爱莎这个角色开始与整个王国分道扬镳开始,被《喜洋洋》系列刺激以至于内心早早对动画下了定义的某些华语片观众,以及多年来只能电脑屏幕前看高清,难见到内地影院西片动画佳作的影迷们,就无法再抑制冲动,跟着那首《Let It Go》哼唱不停。与此同时,影片还算出色的3D效果开始发力,随着一个王国在身后远离,一个冰雪王国在面前建立。脱下手套,不再拘束自己的爱莎让人喜欢得紧,观众也终于看得心驰神往。

所以在故事主线有把握,三观一向又很正的情况下,只剩下大众审美一关被攻克,《冰雪奇缘》就会成为那种无往不利的传世经典了。(但是爱莎和安娜姐妹确实很百合,三观如笔者不正定然有此结论)。但虽然不同于梦工厂每次都用力过猛的让你笑哭,这种美哭依旧是需要点审美层次做基础的。毕竟大段唱腔至少在内地观众这里是把双刃剑,也使得影片的效果往往有些矛盾。

不唱,那么剧情不够新颖就是硬伤。要唱,公主才不再是附属品,有了女权主义者的范儿。但是要唱,这欣赏不来就是木桶短板。很多人对《悲惨世界》都接受无能,何况一个更虚幻的动画世界呢?

再者,对于本片的国语配音,实际上是见仁见智的。这应该是近年来国配西片动画最好的一次发挥了。无论是青年配音演员的选择还是国语歌词的翻译,都属于上乘之作。如果要怪,就怪将内嵌入剧情的每一首歌曲翻译成国语这件事,应是各花入各眼的过程。这里要说的是,这不是“翻译”的错,而是“国语”的问题。

有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那就是国语比起其他语种,也许不适合以歌剧或者唱段的形式为一部歌舞片增色。举个不恰当但是很容易理解的例子:眼下大火的90后女歌手邓紫棋终在内地的电视节目里唱了她擅长的粤语歌,立刻游刃有余得多。请参考她在《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和《爱与痛的边缘》这首国粤双语翻唱歌曲中的表现就知道为何。类似的还有黎明当年《今夜你会不会来》的国粤双语版本,以及《雪狼湖》的国粤对比。甚至当年陈可辛的《如果爱》就是再好不过的例证。正应了高晓松在《晓说》里的那句“汉民族天生不是载歌载舞的料”的解释。所以国配可以,主题曲的翻唱也成功,但是整体上比起原声,眼下的版本多少有些直白和略显生硬。(再次重申这是先天不足,如听奕迅的歌会更明显)

不过说回电影,在某种程度上,不能忽视迪士尼的创新与再次飞跃。在保留了故事完整性的同时,本片的动画细节达到了目前的最高水准,几乎是《魔法奇缘》的完美升级。哪怕你知道大致的故事走向,也会抱怨3D的出屏不够多,但是这片子胜在用多重细节配合技术,软硬兼施,来打造绝佳的观赏体验:手法上,比起传统的平铺直叙,歌曲至少在某些段落充当了极好的过度,开篇的歌曲蒙太奇就是一例,让姐妹二人成长历程一气呵成又足够自然;技术上,雪花的冰晶效果放佛使得观众置身真实的冰雪世界,空间感极强。伴随人物的情感波动时不时生长出的冰凌也让心理映射更突出,至于那件爱莎女王范儿十足的冰雪披风,更是轻盈若无物,重力效果很真实;角色上,姐姐是女王加御姐,妹妹直爽女汉子。对比鲜明,相得益彰。雪宝这个卖萌的小家伙几乎可以媲美小黄人般引发了大段爆笑,很好的把握了无厘头的度。这些都是近年来皮克斯玩不转,梦工厂用得欢的东西,在这部《冰雪奇缘》里有了极大的发挥和拓展,也宣告了迪士尼的王者回归。

但需要指出的是,之所以这是一部佳作而非神作,是因为无法达到当年的皮克斯戳中你内心最柔软部分的功力。现在的皮克斯自己的《怪兽大学》也无法做到,近年来只有《疯狂原始人》戳中过,而已。

所以说,对于这部《冰雪奇缘》,大部分观众收获的首先应是绝佳的视听和出色的观影体验。再者是不同于以往的迪士尼风格和又熟悉的迪士尼三观。至于对于国产动画的启示,是巨大差距,也是全方位。

毕竟,我们有太远的路需要追,而人人都爱这种美。

整体质量:★★★★

配音水准:★★★★☆

音画效果:★★★★★

娱乐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