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写给北漂儿的一封情书

文/慕容天涯

20年前,张元导演的《北京杂种》像是暴躁的摇滚乐,如疾风略过眼前。如今,一部《有种》像是写满了理想化诗句的情书,将字字句句献给所有北漂儿们。

孔二狗的编剧有着太鲜明的特征:背弃的女友,边缘的人物,善意的玩笑,暴力的运用,以及那些听上去很美的诗意化旁白。至少他保证了“接地气”二字,和情节设定上的真实,所谓北漂儿,历来是影像最喜欢展现的群体之一,但是以往的国产电影都太黑暗到底,选择了记录片风格的还原后,悲伤却无法释放,难题亦无从消解。这样一来,故事往往要么太现实,要么太残酷,而缺乏一种情怀,难以铭记心底。

但是“情怀”这一点,《有种》却看似毫不费力的做到了。故事虽简单,但却在酒吧同租的三姐妹,天涯沦落三兄弟之间勾勒了一张网。没有错综复杂的爱情,只有友情的牵绊和情义的付出。于是它保证了那种边缘人的残酷直白以及横冲直撞,有了缓慢着陆的过程。使得影片并不单纯的成为渲染颓废,崇尚暴力的猎奇之作,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

再者,影片中的人物个性异常的鲜明。这是难能可贵的,以三兄弟为例。保安王铭深爱女友却生财无道,三宝一言不发却频频失意,至于男扮女装的舞蹈演员小诗人,更是被这个喜欢同化身边人的社会误解与歧视着。他们的苦闷,已经超越了奋斗却迎来失败,或者为钱忙为钱死的简单主线,成为了一群人的迷茫。这里面,爱情的不圆满和工作的不顺利,已经上升到了所谓对于理想的追求。这让生存二字退居到幕后,成就了理想的演绎过程。

其实这些鲜明的角色是具备很特殊的“违和感”的,仔细想想,他们的现实问题是生存,却在纠结背叛,理想,诗歌这些高屋建瓴般的话题,反倒显得并不那么好笑了。所以说,他们比起我们通常意义上的白领们,更符合这个“漂”字。但是唯一的白领女孩,却虽然未能纠结这些高深的问题,却有着更严峻的问题亟待解决,那就是现实。当你觉得张元的视角不犀利了,故事不深刻了,他就放出一场看上去太残忍的戏份来刺激所有人的神经。女孩的执拗,说到底是为自己的尊严。车站的告别,这一次是永不回来的结局。

不过,虽然这是一部非常小众的电影。但是影片的某些试听手段,并非沉迷于单纯的讲述和还原。很喜欢影片的配乐,吉他弹拨,下雪冬夜,几乎每个人都会为街头酒醉的北漂儿们的嘶吼深深打动,而且新人李昕芸演唱的环节,直白,动听,弦犹在耳。上一次听到这样的歌声,想到一个无根的故事,演绎一群人的迷惘,还是那部《燕尾蝶》中的固力果。那时,日漂们追溯着那条“我的路”,此刻,北漂们在感叹不知这是“谁的城”。

所以说,对于一部小众电影,《有种》不是写实的故作深沉,也非特殊的往日怀旧。而是一部让劳动人民忙碌,白领对号入座,小众们纷纷寻找同感的电影。也许,更值得注意的是那种双刃剑式的旁白,孔二狗的故事里,人物没有诗意的语言,只有呓语般的碎片,你喜欢,这是一个男人的成长史,你诧异,那是这座城市的一盏灯。在没有光的世界,黑暗得烁烁放光。

整体质量:★★★★

演员表演:★★★★

音画效果:★★★★

娱乐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