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如今的社会已然成了“关系户”的时代,我们可以听到各种各样“潜规则”,比如导演“潜规则”,竞选“潜规则”,招标“潜规则”,等等。然而,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最顶尖的国际电影节,并与 威尼斯国际电影节 、 柏林国际电影节 并称为 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 的戛纳国际电影节,也频频爆出“潜规则”。虽说戛纳电影节已成功举办67届的,但这无限风光的背后,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潜规则”。

而对于“潜规则”,并不是戛纳国际电影节的专项,威尼斯、奥斯卡国际电影节同样具有“排他性”。一部影片,一个地方参展,这似乎成了几大电影节特殊的“潜规则”,而这一“规则”几乎不容许“脚踏两只船”,否则会“引火上身”甚至得不到评委的青睐和获得奖项。然而三大电影节中,“潜规则”最严重的还应属戛纳国际电影节。

本届戛纳电影节,从1800余部电影,入围49部,近四分之一的比例,似乎让人看到了此次评选的不易与“公平公正”,但只要深入分析入围影片,就可看到戛纳评奖的“潜规则”。达内兄弟、奥利维耶·阿萨亚斯、努里·比格·锡兰、大卫·柯南伯格、让·吕克·戈达尔到迈克·李,依然频频亮相戛纳电影节。这样“老顾客”的加盟,已然给了戛纳“老友聚会”的印象。

从1986年3部短片1部长片开始,到1993年《钢琴课》和问鼎金棕榈奖,再到2012年担任“电影基石”单元主席,等等,简·坎皮恩在戛纳获尽殊荣。本届评审团主席让堪称戛纳的“嫡长女”的简·坎皮恩加入,明显有了“扶正”的意味。另外由于本届女性主席成员的加入,显然照顾了女性导演这一群体。电影节也一改“戛纳永远不待见新人”的政策,除了“一种关注”里六位导演首次执导拍摄长片之外,女性导演在本届电影节也是绽放光彩。超过三分之一的女导演作品入围戛纳,可谓直接撑起了戛纳的半边天。 河濑直美 的 《第二扇窗》 、 杰茜卡·豪丝娜 的 《疯狂的爱》 、 帕斯卡尔·费兰 的 《养鸟人》 ,等等,都尽显女性情怀。虽说本届电影节增添了不少女性视角,但依然可以窥见其“潜规则”。例如,被誉为日本独立电影界最闪亮的一朵交际花河濑直美,也是戛纳的“常客”。这位戛纳一手培养起来的具有“戛纳出生”身份的女性导演,曾三次获得金棕榈奖提名,并且凭借《原木森林》获得主竞赛单元评审团大奖。

凭《茧》戛纳出道努里·比格·锡兰,虽说短暂的出走柏林,但却顺速回归戛纳,并连续4部影片入围戛纳,可谓重回“娘家”的最好馈赠,而今年长片《冬眠》更是入围“主竞赛”单元,争夺金棕榈大奖;入围7次,拿奖4次的达内兄弟携带影片《两天一夜》亮相戛纳;而入围16次,拿奖5次的英国社会主义者肯·罗奇也带着《吉米的舞厅》入住“主竞赛”单元,等等。“主竞赛”单元18部作品,几乎很难看到新面孔。这样打着电影节招牌的“常客”式“潜规则”,一方面保证了影片竞选的高质量,一方面在某种程度上也抑制了电影新人的成长。

戛纳惜才,爱才,注重“出身”。汤米·李·琼斯败走奥斯卡后却得到了戛纳的“橄榄枝”,不仅给了他影帝,还奉上了最佳编剧奖,可谓仁义尽至。而今年他也把新作《送乡人》送到戛纳,欲突围“主竞赛”。被公认为“肉体恐怖片”鼻祖的加拿大导演大卫-柯南伯格,1996年凭借《欲望号快车》“转会”戛纳,成为戛纳一份子。澳大利亚导演大卫·米肖凭《动物王国》在圣丹斯和奥斯卡拿了大奖后的,戛纳此次立刻将他的《漂泊者》拉入展映,等等,戛纳已然用“潜规则”进一步发展其势力。

其实,戛纳的这些“潜规则”早已是众人皆知的秘密。不少参赛影片不仅有法国的投资,而且都是“常客”。本届戛纳“嫡系”重装出发,女导演撑起半边天,让-吕克•戈达尔、肯•罗奇等大导云集,锡兰、张曼玉前夫奥利维耶·阿萨亚斯等戛纳嫡系都对金棕榈虎视眈眈。而在戛纳评奖的“潜规则”下,本届金棕榈大奖获得者会不会又是“戛纳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