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香港媒体报道,去年11月,一向火爆的黄贯中,在微博突然自曝家暴,又直斥父亲曾动手打母亲及太太朱茵,更留言“若你想再打我妈妈、我妻子,我怕自己会变自己的杀父仇人”,全城哗然。虽然事后有多个版本流出,有说黄父早在两年前已中风,双腿不良于行,连走路甚至喝水都要工人服侍,又何来力气去袭击朱茵;亦有版本指黄父本为脾气暴躁之人,村民对他亦退避三舍。

无论是那一个版本也好,黄贯中与老父关系已大不如前,行动不便的黄父与几只爱犬在大埔村屋生活,由一名工人服侍左右,黄贯中就与朱茵在九龙城寓所生活。

媒体日前收到消息,指一直希望再追生的黄贯中,正养精蓄锐希望造人成功,而为免影响二人造人的情绪,他已下令“爸爸与狗,不得内进”,谢绝老父在九龙城的寓所出入,影响二人“造人”大计。

自从传出黄贯中与老父不和后,两父子已鲜有见面,媒体连日在黄父的大埔村屋等候,发现黄父连日来都未有离开过寓所,而黄贯中就趁空档为爱妻管接管送,可见父子之间已非常疏离。

专心造人

本月初有传朱茵成功怀孕,“二十四孝丈夫”黄贯中更陪爱妻到中环进行产检,不过之后朱茵就在自己的微博留言否认:“叉烧包:‘妈妈肚子没怀弟妹,谁能比我清楚?’,而黄贯中亦在微博内回覆:‘我比你叉烧包清楚,哈哈!’曲线否认怀孕。据了解,黄贯中与朱茵确是有意再为“叉烧包”追多一个弟弟或妹妹,只是一直未能成功。“其实他两个都很想追多一个,儿女都喜欢,只不过一直都未成功,所以Paul(黄贯中)已经决定这几个月会尽量不工作,同太太安心家造人,Paul最近连烟都很少吸,希望有帮助。”一名知情人事表示。

爱妻心切

自从黄贯中与朱茵结婚之后,二口子一直表现恩爱,尤其是爱女黄莺(叉烧包)出世后,黄贯中对两母女更是爱护有加,除了必要的工作之外,所有朋友间的应酬几乎全不出席。日前媒体就发现难得在港的黄贯中,为爱妻担任司机,在九龙城的寓所为爱妻管接管送,而黄贯中不在香港的日子,朱茵亦会与爱女出街。上周三(23日),媒体发现朱茵与爱女及工人姐姐,一起到九龙城广场逛街扫货,朱茵对爱女更是爱护有加,虽然有工人姐姐在旁,但都是自己一心一意照顾爱女,工人姐姐只是负责在旁打点杂物,可见朱茵的母爱如何伟大。

独居老人

这边朱茵有丈夫爱护,但另一边黄贯中的父亲就非常孤独,自从黄贯中与太太搬离大埔村屋后,村屋就只有黄贯中年逾80的老父独居,及有一名工人姐姐照顾起居喝食。据了解,黄父早年因为中风而不太方便走路,起居饮食都要由工人照顾,因此没有必要都不会离开村屋。媒体连日在大埔村屋外等候,都发现只有工人出入买东西、浇花或收信,黄父则未见出现,而每一晚村屋都会亮灯,直至晚上十时左右就会熄灯,可见不良于行的黄父甚早上床休息,生活孤单乏味。

下令禁足

据了解,黄贯中与父亲的关系确是已大不如前,近日已甚少探望老父,媒体日前更收到消息,指黄贯中已表明因为要专心造人,为免有人出现会影响大计,所以已下令不准老父在九龙城寓所出现,就连多只爱犬亦与老父同一命运,实行“爸爸与狗,不得内进”。

“Paul好想趁妻子还有机会时再生几个,但朱茵始终不是十八、二十二,今年10月朱茵就43岁,机会真是不大,所以Paul同朱茵都要专心养好身子,再努力试一试,但他知道他爸爸如果出现,就一定会影响情绪,所以Paul已经说清楚这段时间爸爸不可以去九龙城家,因为他爸爸虽然不太方便走路,但以前都会叫相熟计程车载他出九龙城见孙女,但现在就说清楚不准出去,他亦不会入大埔探他,有事就电话联络,不想因为这样影响造人大计。

至于他的几只爱犬,如果不是因为九龙城地方不够大,他一早已经接出去,Paul知道朱茵好喜欢那几只狗狗,害怕她见到狗狗会影响心情,所以亦不准妻子见狗狗,总之这段时间除日常生活之外,两个人都不会怎么上街,大家养好心情同身子去造人,得不得就要看天意。”知情者表示。

对于黄父被传曾殴打黄母及朱茵,媒体曾访问过邻近的村民,大多都不欲多谈,只有一名不愿上镜的村民表示,黄父中风前脾气确是颇为暴躁,只是中风后已甚少见他出现。“他中风前好好中气,讲好大声,脾气是不太好,为小事嚷嚷一定有,大家好歹同一条村住,未见过他同其他村民嚷到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