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娱乐和消费色彩的涂抹下,似乎所有节日的文化内涵都在淡化,五一劳动节,也不例外。对假期的期待,或是为了得到某种释放。而从节日疯狂的表现,或可洞见日常生活中人们的压抑。这种压抑,不少来自于生活和工作的压力。放假,对于身处高压中的人们而言,是短暂的解脱。

用生命在上班,这些年“过劳死”的话题,屡屡跳出来刺激着人们的神经。此前,关于“过劳死”的议论,多源自于猝死岗位或加班过程中的个例。这些个例,尽管在短时间内能够引发议论,但往往又很快地平息,大抵是因为,人们并不认为此般小概率的不幸,会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而在这个劳动节,一个数据的重提,让“过劳死”成为这个五一的热点议题,据媒体报道,中国已超越日本成为“过劳死”大国。国人正在工作岗位上超负荷运转,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压力,是不争的事实,亦是共同的感知。

透支青春赌个美好的明天,是当代中国工薪阶层的普遍现状。也许,一个人的非正常死亡,并非全然由“过劳”导致,诱因可以来自雾霾,也可以来自各种疾病,但不可否认的是,过度劳累,是透支民众身体健康的重要因素。“过劳”导致的亚健康,为疾病和死亡提供了猝发的土壤。

关于“过劳死”的生命夭折的直接原因,还是间接原因,属于医疗健康研究的范畴。对于社会公众而言,内心的焦虑的排解,需要探讨的,是“过劳”这个现象,而死亡,只不过是这种漫长煎熬过程之后的结果。“过劳”是必然的,死亡是偶然的,探讨“过劳”,就是通过对必然因素的改变,降低偶然结果出现的几率。

因此,在“过劳死”的语境下,这个劳动节,应该感知到劳动者的压力,励志名言清晰地看到劳动者权益所处的境遇,并为解放压力、保障权利而做出改变。这些改变,有些要依靠改革的远见,比如提高社会保障水平,让发展成果的公平分享,来抵消社会个体面向未来不确定的疲于奔命,不必被房价捆绑,不必为养老忧心;而有些改变,则是当务之急,比如完善带薪休假制度,严格执行每周五天工作制,让高压工作下的民众,拥有更多更从容的休憩选择,比如完善劳动者权益保障制度,让加班加点的魔咒从人们的生活里消除。

五一劳动节,不仅仅凝聚着劳动民众的光荣与梦想,更是劳动者表达权益诉求的时间节点。在“过劳死”的语境下,这个劳动节,不仅仅要表彰劳模,不仅仅要看到假日的狂欢,更要看到劳动者困窘的境遇和沦陷的权益。只有清醒地看到劳动者的境遇和诉求,劳动者的尊严,才能在劳动节里得到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