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晓溪:当代女作家,武汉大学硕士。代表作品有《旋风少女》、《明若晓溪》、《泡沫之夏》、《会有天使替我爱你》等。

"如果爱你可以让你幸福,那么我就爱你;

如果不爱你可以让你幸福,那么我就只是喜欢你"

"那你的幸福呢?"

"我的幸福,就是看着你幸福" ——明若晓溪如果不想要,那么出去后你随意把它丢弃到哪里都可以"洛熙将她的手指握起,钥匙被握紧在她的掌心,他笑得似乎毫不在乎,只是声音有些低哑,"可是,不要告诉我就让我以为你拿走了这样的话,我就觉得房子里是有两个人的,即使深夜我一个人睡着了,也回觉得,说不定会有人来陪我" ——泡沫之夏

爱情就象一场瘟疫,说来就来,不受人的控制但走得时候就没那么简单了,它总会留下尸骸遍地明若晓溪

我很想你,却不想见你.

如果一开始你没有告诉我,你永远喜欢我,永远不会离开我,我就不会错以为,只要抱住你,就可以拥有整个世界

仿佛有种宿命的感觉在空气中静静流淌

那一年,是谁3天3夜不眠不休种下满糖荷花。又是谁拥着14朵荷花对我说他喜欢我,说永远保护我。让我开心。难到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

请你不要来伤害我,我回那过。心像被扯碎一样。

如果你还喜欢我。请你珍惜我。

如果你不喜欢我。我回离开你。。。。。。。。。。。。。

自从五年前在医院中醒来,他的生命仿佛失去了最重要的一部分。

直到在彩虹广场见到那个女孩子……那个叫尹夏沫的女孩子……仿佛有什么刻骨铭心的东西在他的脑海里纠缠不去……

永远想用厚重的盔甲把最脆弱的那一面隐藏起来,仿佛如果别人看不到,自己也就会忘记那些脆弱

习惯了软弱,心也会逐渐软弱起来,习惯了依赖,会渐渐忘记如何依靠自己。一旦眼泪失去效力,一旦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如果变得软弱了,该怎样去保护身边的亲人和自己。

她拿起桌子上的那只木盒子,手指轻轻打开它,里面是一叠干枯的荷花。

这些荷花曾经是她的珍藏。

她放在阳光下仔细晒干,小心翼翼地一朵一朵将它们收藏在盒子里。

它们是那个少年对她的心意,漫天碧绿的荷叶中,怀抱荷花的少年羞涩地吻上她的脸颊,对她说,他会永远保护她。

她曾经那么珍惜这些荷花。

可是,她突然间发现,这些只是荷花的尸体。

暗淡无光的花瓣,没有了生命,干枯脆弱,十四朵荷花的干尸,比起窗外勃勃生机的花草,显得那样丑陋。

雪仰着绝美的脸庞,轻笑道:“丫头,你说怎么办好呢?我想用世间所有的一切换得你对我的爱,可是,你却想要逃。”

他唇角有血,却淡淡而笑,笑容有玉的光华。

“不要恨我。否则,我宁可在你恨我的前一刻死去。”

“因为他的心脏吗?”

“很喜欢他的心脏吗?好,那你就把它拿走好了。”

“我给你好了!”

“来呀,你把它挖走!不是喜欢它吗?快把它拿走,是你心爱的东西你就快把它拿走!!”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如果可以……我希望从来没有遇到你……”——《会有天使替我爱你》

尹夏沫十一岁,欧辰十四岁。他对她说:“你是我的。”

尹夏沫十五岁,洛熙十六岁。她对他说:“信不信我可以把你赶出去?”

尹夏沫十五岁,洛熙十六岁。她对他说:“欢迎你来到这个家。”

尹夏沫十五岁,洛熙十六岁。她对他说:“对不起。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些。”

尹夏沫十五岁,洛熙十六岁。他问她:“你会想我吗?”她说:“我没有时间想你

尹夏沫十五岁,洛熙十六岁。他对她说:“告诉欧辰。他所担心的事,我以后会加倍偿还。”

尹夏沫二十岁,欧辰二十三岁。他对她说:“你是谁?”

尹夏沫二十岁,洛熙二十一岁。他对她说:“我们是同一类人。所以相互吸引。”

尹夏沫二十岁,欧辰二十三岁。他问她:“五年前我们是什么关系?……五年前我们是不是相爱过?”

你会喜欢我多久呢?”

“永远。”

“……永远有多远?”

“即使你已经不爱我了,即使你已经忘记了我,即使我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我依然会爱着你。”

“乱讲!都不在这个世界了,还怎样爱我啊。”

“我会去找一个天使。让它替我来爱你。”

“我要你留在我的身边,我做你所有喜欢的事情,用尽我的每一分力气来让你开心,甚至,我也去模仿他……我做所有的事情,我想要……让你爱上我……”

即使你已经不爱我了,即使你已经忘记我了,即使我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我依然会爱着你,我会去找一个天使让它替我来爱你。

我不想让你忘记我啊,虽然我并不喜欢你,可是就这样轻易被人忘记,心里会很不舒服呢。--洛熙

你喜欢我。让我们相爱吧。--洛熙

真的有这么难吗?喜欢我,不再警惕不再防备地喜欢我,真的那么难吗?是不是,想我和你一样的人,曾经被世界伤害过抛弃过,就永远不能信任和接受爱了吗?--洛熙

也许你不相信,但是,喜欢你,离开的这五年,我从未忘记过你。你就像应诉,会伤害我,会刺痛我,甚至会让我死去,但是我却无法离开你。远离你的痛苦,竟然比被你伤害还无法忍受。--洛熙

今晚第一眼看到你,就恨不能走到你的身边,像这样紧紧抱住你,把你揉进我的身体里。怎么办呢?好像真的已经中毒了,明明昨晚还见过你,可是就像看不够你,想要时时刻刻同你在一起。--洛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