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个人化、风格化、岸西意图抒写一曲抒情自由的夜曲,她很细腻,制造了不少细节,只可惜几乎远离了大部分人的观影习惯,成为一部绝不适合在电影院观看的小众文艺片。 岸西是一名编剧,也许终于可以编而优则导了,她的电影与众不同。与很多首次执导的导演一样,处女作总是个人风格化非常明显的作品,记得游乃海的《跟踪》既有风格硬朗的银河氛围,又有游乃海自己对人物性格的独特刻画,可谓是一部优秀的个人处女作。岸西的编剧作品《甜蜜蜜》、《特务迷城》中的人物刻画极为细腻动人,她将这个特点放大到自己的导演关于都市办公室恋情的电影《亲密》,她希望将这种都市生活的人际关系的无奈交叉和情感点滴放大,于是,我们看到了为数不多的场景中人物大量啰啰嗦嗦毫无割舍的对白,我们领会到了主角内心的挣扎,他们想冲破枷锁,但却未有勇气打破现实,他们生活在暧昧的快乐和痛苦中,但是对于观众而言,缺乏变化的场景,加上人物的非典型性,也就是办公室恋情,这不是奇事,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遇到的事情,只是一部分都市奴隶会遇到的事情,而导演则死死抓住不放,让观众有种被导演拖着身子走的感觉。

倒叙的尴尬 电影采用了倒叙的方式,按照时间回溯的方式,从现在一直慢慢地回溯到10个月前,每一次回溯仅仅就是一次事件,全片的场景转换非常少,大大低于一般商业片的水平。同时,画面中的运动性也较低,人物的情绪比较平稳,动作幅度不大,加上设置的冲突并不激烈,电影始终在一种可有可无的情节交叉中发展。岸西明确地表达着一种生活就是暧昧就是没有明确目的的态度,因为他让电影也变得非常生活化、破碎化。 韩国电影《薄荷糖》采用了倒叙加插叙的方式,将主角的过去与现在连同社会层面的变化联系起来,让电影具有了史诗般的风格,深深地冲击了每个人的心灵。相当一部分电影都采用了倒叙的手法,它们会将一个极具悬疑性或者震撼性的场面安排在电影的开头,然后通过倒叙一步步进行解谜,向观众展示事情是如何发展的。《亲密》的倒叙完全是没有设计的,是一种抓取式的倒叙,因为整个事情就没有明显的冲突,看不到起伏波折,这也许符合真正都市人的内心,但却不符合观众渴望奇观,渴望浪漫的心理。这难道是在拍一部纪录片么?还是在学许鞍华呢?许鞍华能玩得很平面,但她都抓住了生活中深入人心的点滴细节,绝对不是可有可无的奴隶生态,或许岸西和许鞍华的区别就在,她们的关注点不同。

对话能够推动剧情么? 相信大多数观众都受不了这种慢条斯理,有话不说的风格,都市奴隶们需要的是催化剂和大铁锤,而不是安眠药。漫无边际的对话和独白,又一次看到了编剧的局限性,很多编剧很容易将电影导成一部话剧,这是编辑的局限,妄图利用对话来推动情节。《非诚勿扰》中,至少有超过五场戏都是在餐桌前完成的,幸好冯小刚像玩相声似葛优像演小品,最终勉勉强强将观众忽悠过去了。但岸西的对话太办公室了,太“言不由衷”。我们可以看到女主角阿佩只有在汤少喝醉之后才能吐露心声,大多数对话都是暧昧的,都是让人心痒难耐的。

除了对话冗长以外,大量的无对话无动作场景也加强了本电影的闷骚味道。电影配以颇为动人音乐,希望调整电影的小资氛围。但实际上对电影的情节发展无益。继而想到亲密入选了三项金马奖选项一事,似乎电影人偏爱这种非常个性化的电影,我们华语有不少这样的文艺小品,但缺乏精良的商业制作,花这么多钱却只能拍出粗制滥造的《画皮》,推动商业类型片发展的人实在太少了,从这一方面来说,资历小的宁浩更应比起岸西受到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