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是暧昧还是意淫?

亲密,感情好,关系亲近密切。

Claustrophobia,空室恐惧症。

中英文的剧名,是互补定反讽?

亲密,编剧岸西,导演岸西。她,当然是个很好的编剧,但是,这次她做了个失策的决定——把剧本从杜琪峰手里买回来自己执导——文艺电影,人人都可以拍,但不是人人都拍得好看。100万美金投资、16天拍摄期、8个倒叙场景,造就100分钟不靠臆想就不成戏的戏,关于两种似有还无的所谓办公室“暧昧”。

第一对是珠珠和阿松,八卦妹和电车男,典型的周瑜打黄盖,在乎得多就会伤得更重。内向的阿松自知暗恋无望,七情上面。他在博客透露失恋,他在车内情绪失控,珠珠都只是看着说着关心着但她不爱他。其实严格而言阿松和珠珠之间已经不是暧昧,他们太年轻,将感情看得太重,七情六欲全部放在脸上,与明爱暗恋无异。

我总认为:暧昧,是一种心领神会;最好不点破,嘎然而止,相忘于江湖。

第二对是阿佩和汤少,是功力高深还是一厢情愿?如果硬要说他们真有什么,却又真的没有什么。一年前的大厦火警的天台闲谈么?那也不过是中年男人对事业瓶颈对家庭责任对未来担忧的抱怨而已,即使他说保全部门不被裁员请她不要走也可以仅是惜才而已。十个月前在客户会议室,她劝他周末不要去打高尔夫就不会太累他回答这样做只是因为越来越多客户都爱打高尔夫不打就没话题没生意,这也可以只是同事间的一般的嘘寒问暖。

可是,如果硬要说他们真没有什么,却又真的有些什么。六个月前客户应酬后,她替他开车,她和睡着的他一起躺在车里,她在他耳边淡淡的说自己在梦里见到了他,很淡很淡。三个月前的码头等待,她从罢工的的士中跑出来,在八级台风的公路看着他的车跑得越来越远...两个月前的餐厅,阿佩在饭后偶遇汤少和家人,彼此面面相觑不知所言;还有一个月前在电梯里的暗自关注却又互不相看。

真的没有什么么?

办公室,是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工作台之间的距离太近,人的隐私就容易被暴露。亲密,很容易,同事之间抬头不见低头见;暧昧,很容易,相看相谈不相厌就好。只是,这样的亲密,这样的暧昧,不能点破,只能刚好。

岸西把电影处理得太干净,没有预料中的什么眉目传情含情脉脉,就连本应最具张力的码头戏都张弛无度。因此,我只能行使观赏者的权利,猜想:到了后来,大概氛围已变,即使电影故意不提那些引人遐想的细节,但暧昧已经是心领神会。可是,眉目眼梢的徘徊,不等于爱。办公室再小,都有规则,不能过界。因此,聪明的汤少装作若无其事的给阿佩介绍工作告诉她那份工更好更合适她,就算她失态的问为什么他都可以很理智的说因为球叔是老臣子而阿松和珠珠工资比你低。

暧昧再进一步就会危险,危及到汤少生活的天秤。反正,一如阿佩问医生,“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医生不答,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曾真正开始。亲密只是想象,暧昧只是意淫。

因此,我无法阻止自己在潜意识中猜想这部电影若是假手于王家卫、侯孝贤、尔冬升,甚至陈可辛会是一部怎样的作品;也许,至少不是如此温吞,毫无惊喜。同时,我也无法阻止自己恶毒的猜想这部电影也许只是在戏弄观众,根本没什么亲密,所谓的暧昧只是当局者的一厢情愿,阿佩就是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各位上班族玩什么也不要玩办公室暧昧,即便玩也要有度,暗喜在心就好。

趋利避害,当是人的本性,何必损己不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