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以前翻看妮可的早期作品表,对这部海报既大头又阴暗的《不惜一切》毫不来电。最近又翻看格斯·范·桑特的作品表,居然发现这部影片出自他的导筒,惊讶之余,找来它认真看上一遍是当务之急。妮可加格斯,感觉格格不入的两种电影人类型,如果他们的合作没有任何奇妙的效果,恐怕失败就是巨大的。然而这部电影的确给我惊奇:妮可加格斯,原来可以得出科恩兄弟。  从电影的一开始,就奠定了它黑色的基调:一群记者在雪地上连滚带爬去采访一场葬礼,庄严的仪式与一群狂热的媒体工作者相对比,再放置于轻快诙谐的弦乐背景前调侃,可见黑色玩得还不轻。一直到影片结尾舞者在冰上独舞的长镜头,整部作品的幽默氛围很像科恩兄弟的《谋杀绿脚趾》,但思想意图却冷上好几倍。

很喜欢影片中的两个桥段。  第一个:乔奎因·菲尼克斯所扮演的高中生在看妮可所扮演的性感天气预报员的播报时,导演直接将这毛头小子的意淫用超现实的手法嫁接在了电视节目上。产生的效果就是妮可在播报天气的中途非常自然地开始冲着摄像机调情、呻吟,淫词荡语blabla了好长一串。  第二个:凯西·阿弗莱克与乔奎因·菲尼克斯准备枪杀马特·狄龙所扮演的妮可的丈夫时,影片用时间上的交叉蒙太奇把杀人的过程与妮可准备播报天气钱导播的倒计时过程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营造出紧张惊悚的迫近感。

除此,影片结尾的隐喻非常贴切。为了成为传媒名人而不惜一切的妮可,其尸体被封存在小河的冰面上,这像极了现在屡见不鲜的“雪藏、冰封”,这是名利场的斗争结果,而传媒集团既是卷入者,也是推波助澜者。这样的媒体带给我们的真相少了,作秀的多了,深刻的少了,肤浅的多了。片中妮可说:当你靠近银幕,看到的是无数黑点,只有退步远观时,才可能看清一切。现代媒体最发达的表现莫过于它能带给我们任何社会事件的最近距离的视点观察,它给了我们亲临的体验,但我们看到的就是实在的吗?过于一手、过于迅速的东西或许是专门炮制的满足猎奇的饕餮而已,用自己的判断与经验去远观,勾勒自己所思想的事件轮廓,清楚达不到百分百,但清醒至少不差分毫。

再,格斯是同性恋吗?我一直都想弄清楚。他的作品总是反复出现或者影射这个问题。这不,《不惜一切》里为了表现马特·狄龙这个角色在片中的受欢迎程度,腐女、同志一同花痴咽唾沫。

最后,惊奇发现大卫·柯南伯格在影片快结尾的地方客串了一把,是个杀手,毙了妮可这个杀人犯,不改暴力的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