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欢在晚上看费脑子的影片,更何况观影人还多了一个对电影毫无感觉的我妈。所以在周末夜晚看这样一部喜剧,似乎是不错的选择。

事实是,《幸福终点站》没有让我们失望。老妈不时被维克多逗得开怀大笑,而我在笑过后,也意外地收获了更多。

汤姆·汉克斯演的斯洛文尼亚人维克多,一口含混不清的保加利亚语外加语法错误极多的英文短句子,配上他凝固似的呆滞眼神和熊猫样的笨拙动作,怎么看都又是一个阿甘。看着看着我不禁产生老汤是不是本来就傻的怀疑。不过,我最终打消这种疑虑,我情愿相信天才老汤就是演什么像什么。

不眼熟吗?当你看到维克多直直地盯着摄像头说“I wait,I wait”,当维克多极尽一个男人的想象力和温柔去追求阿米莉亚,当维克多手的影印像被挂在机场的每一个角落,你是否想起了阿甘,除了阿甘,谁还能这么柔情,这么有号召力,这么傻得可爱。

当然,维克多最阿甘的是他的大智若愚,还有那颗真挚,善良,执着的心。他竟然为了给父亲的一句承诺而死死守着那个罐头盒,在陌生的纽约机场停留了九个月。漫长的等待仿佛没有终点,而他却自得其乐,这便是信念的力量。信念真是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它让他超越想象战胜一切不可能,它让他峰回路转在绝望处赢得新生,它最终让维克多兑现了诺言,让异乡成了他的幸福终点站。而与之相反,阿米莉亚也在等,但她却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想要什么,于是人生的追求变得像她工作了21年的机场,只是过程而不是目的不是终点,她迷失在这偌大的机场上。维克多的出现让阿米莉亚知道:只有在内心能找到信念做源头的等待才永远不会迷失,无论空间多陌生多纷繁,也无论时间多渺远多漫长。

阿米莉亚最终没有接受维克多的爱情,不够浪漫,但足够现实。其实我觉得阿米莉亚对维克多的不是爱情而是感激,像迷路后感激一个指路人,像寒冷时感激一缕阳光。而维克多,应该也不会遗憾吧,因为正如他相信阿米莉亚就是他等的人一样,阿米莉亚也一定会相信,在每天面对的行色匆匆的人海中,和这唯一一个把机场当作终点的男人的邂逅,是对她等待21年的最意外,也最珍贵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