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07年的恐怖片,这电影至少让我看完后不是很想吐槽。曾经被《B区13栋》打击得体无完肤又随即被《荒岛惊魂》蹂躏到口吐白沫的我,下毒誓再也不看中国大陆恐怖电影。可《救我》算是给我解了禁,让我意识到看大陆恐怖片也并不是永远需要速效救心丸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心理恐惧开始大行其道。那些本来就古古怪怪描述人类最难界定的行为的专业术语,开始大面积出现在悬疑电影里。人们口头上的“神经病”,终于开始在银幕上一个一个得以呈现。人们也开始意识到,“神经病”这个词语背后赤裸裸的恐惧和疼痛。

《救我》完全属于心理恐惧。借用“癔症”这个心理疾病来反映“抓住你身边的爱,让恐惧远离”。这句话可是海报上的原文,但无论怎么看,电影都过于单薄,甚至有玩弄心理学术语的嫌疑。中国不少心理悬疑片都有这个症结,可以说这是个死结;这就是:电影人只是希望借用心理疾病来强调恐惧,强调思维和意识的强大,却对真正的心理疾病毫无同情心。单纯地为电影而病,与因病而电影是完全不同。当然,中国电影人开始拍摄心理恐惧类电影的历史短得多,中国的心理学与精神病学研究历史也短得多,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然而,无论是电影人,还是精神病学领域的专家医生,都应该认识到这点。如果我们不怀有慈悲心,而单纯地将病例看成统计数据和源源不断的专业术语,那么我们永远都只能停留在“治病”的阶段。(其实,对于精神病医师而言,将病例不单纯地看成病例是非常危险的。然而,必须经历这危险,我们才能进步)

在《救我》中,导演似乎也认识到了这一点,因此我能够看见强加入进去的人情味儿。但,问题就在这里,有人情味,但是不够,有情节,但不饱满,有探究,但流于表面。这不是导演的问题,这是编剧的职责范围了。我相信,在拍摄这电影之前,电影剧组肯定是充分了解了“癔症”,也肯定有精神科人士参与其中把关,而我也清楚电影是电影,电影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生活,所以不必刻意强求与生活和病例的对等,适当的夸张和艺术重构是允许的。只是一味地捏着负面的东西重构,而不去关注光明一方,则是电影人在拍摄心理疾病类型的电影中特别突出的“特色”。

自然,人们希望看到的是日常生活中看不到的东西,而精神疾病类型电影则可以充分满足这个要求。也是因着这一层,一些编剧导演开始漫天撒花般地夸张病例,开始口若悬河地渲染恐惧。这其实对于精神病学的普及,和悬疑电影的发展,都是不利的。

当然,恐怖片不是科教片,我无法将普及知识这个作用强加于其上,但至少每位电影人心里都应该清楚,电影是拍出来给大众看的,自然就有无可抵挡的宣传效果,在宣传面前,所有话语都必须谨慎,所有思维都必须严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