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伯特喃喃的念着洛莉塔的名字。她是他的欲望之火,生命之光,是他为之疯狂的一切原因。“洛莉塔”为生命带来的疯狂,正如人们穷尽一生不断追求的那些欲望:财富、地位、权势、冒险、名誉、知识。易卜生笔下的培尔•金特便是这样的一个人,他酷爱冒险,寻求刺激,放浪形骸。他一生坎坷,险些作了山魔树精的女婿,曾经是阿拉伯富豪的座上宾,诱拐过别人的新娘,也被舞女骗走过全部身家,最后一个人历经惊涛骇浪回到家中,此时已经是奄奄一息。索尔薇格曾经只是他的一段插曲,一段华丽脆弱的爱情,却是这最难经受考验的爱情一直等待他的到来,“冬天过去,春天不再回来,夏天也将消逝,一年一年的等待”,索尔薇格忠诚的等待培尔•金特的归来,直到白发苍苍,被岁月侵蚀了美貌。虚弱的培尔•金特两手空空,只剩下索尔薇格留在身边守护他。在生命的尽头,他追问真实的自我到底哪里去了?索尔薇格平静而真挚的回答,"你一直在我的信念里,在我的希望里,在我的爱情里。”

看“情癫大圣”的时候,我坐在巨大的放映厅中笑了又笑,电影结束之后恋恋不舍地盯着屏幕不肯走开。我一直很抵触续集,尤其是当原来的电影已经是经典之作时,相隔十年再去做续集,怎么都让人捏一把汗。之前见过比较成功的作品是“爱在黎明破晓前”(Before Sunrise)和“爱在日落黄昏后”(Before Sunset),岁月的皱纹悄悄爬上了当年的眼角眉梢,不变的是细腻隽永的爱情。

如果不是最后紫霞那一滴泪,“大话西游”就会是个喜剧,而到了“情癫大圣”里,刘镇伟更加深情正经的讲述另外一段懵懂未知的爱情。曾经他把思念托付给一只蜘蛛,把爱情托付给老天爷。这一次,是其丑无比的小怪物和不动凡心的唐僧凑在一起,老天都不看好这段爱情,就这么磕磕绊绊的发生了。初见她,他撇着嘴说爱上她实在很难,奇怪牙齿都不齐的她怎么会叫岳美艳这么动听的名字。她也总是不服气的晃着头说“我妖气凛然,正气不侵”,却每每都出手相救。谁叫他那么帅,那么斯文,那么好,那么会勾引她!

对于没有美貌的女人来说,最重要的是要善良,脸又不能当饭吃。岳美艳对唐僧是孩子般纯良的喜爱,忠贞不渝,任何事情都以最简单的想法看待。再美丽的容貌也有厌倦的一天,跳完贴身热舞倒头睡去,第二天醒来还能记得多少?唐僧赌气赶走美艳后,还是忍不住从悬崖上跳了下来,那天夕阳中的他让美艳终身难忘,只知道看着傻呵呵的笑。吵架后,唐僧掉头就走,美艳却认为他找错了方向。这样的痴情让人动容,不过也有些痴傻不是么?在受到伤害的时候,还有多少人第一反应是看看对方疼不疼?这样的惹人怜爱,让人不得不爱。不再年轻漂亮的金三顺说过,“去爱吧,像不曾受过伤一样”。美艳就是这样的为爱而伤,却仍能灿烂的面对每一天的日出,这让我想起了“东京爱情故事”里面的莉香,而美艳比莉香更加纯真无邪。她从小就因为面容丑陋饱受欺负,却没有因此产生一丁点对旁人的怨恨,是不是也有点像敲钟人卡西莫多呢?在“美女与野兽”中,野兽临终的一刻,贝尔深情的说出“我爱你”,相信她是爱他那颗金子般的心。爱情,确实从眼睛开始,但是当你触及到心的时候,一切就不那么简单了。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当唐僧误杀了四大天王,一切就像一个绷紧的发条突然断裂一样一发不可收拾。他总说要以慈悲普渡众生,但是如果对方不听你唧唧歪歪一刀砍下来怎么办?难道真的错了么?谁错了呢?捉拿唐僧的人错了么?岳美艳和唐僧爱错了么?仿佛一时间世界都在与他们为敌,他们有口难辩。

最后,仿佛什么都错了,他犯了杀戒,动了凡心,可就是爱没有错。你可以嘲笑他们爱得痴狂,爱得疯癫,竟然连唐僧那样四大皆空的出家人都要为爱大闹天庭;你也可以嘲笑他们爱得盲目,爱得不计后果,一个人一个妖,正邪不两立嘛;一切这样的嘲笑都可以,因为你没有像他们一样深爱着对方,一切语言都是苍白的。爱情,就是两个人的事情,第三个人是无法理解的。就像最后她变成了白马,你大可惊叹这是人兽恋,但这又何尝不是印证了上面那句话?唐僧自始至终都没说过“我爱你”这三个字,只是在最后一次又一次爬上高台时,鲜血横流时,举出了三个手指。他已经没有机会亲口说出我爱你了。爱过才会懂,有些话不一定要说出来,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张爱玲在饱受伤害后,仍旧能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最后,美艳点着头流着泪说着“我知道”,不比任何感天动地的情话来得深刻?当初最难说出口的,最后却总是无法真心的讲给爱的人听。

“你是如此善良,有许多事情我想为你做

有许多的话我还没有说。

但是请你记住,我从未害怕过

那没有你的世界,我所面对的未来

我们注定无法看到的未来。

但是我知道,我是如此爱你。”

来不及。从来都是最深的遗憾。情到深处了无憾,做的一切不是为了和你在一起,不是为了得到你的爱,只是因为我爱你。这样的爱才是最真的爱。那一刻,我的爱从沾满的灰尘中扬起头。想着那么多可以相守的恋人不珍惜地消磨着对方的耐性,看着这段无法厮守的爱情,总也让人击节三叹。

我们用了一生来互相逃避追逐,只有在梦境的院落里我们才能为所欲为,忘却恋爱的伤痛。那里的大树下有眼泉水,叫做不老泉,你喝下了泉水为了让我们的爱情永恒,可是我却在时光中慢慢老去。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在那颗树下,你纯洁的眼神,我不知所措的回应。我们只是紧紧拉着彼此的手,经历着我们不值一提的爱情。

爱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常常遥望天空,猜想哪一片云朵才是他爱过的;

爱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常常心里紧紧的疼,只因为听到他喜欢的一首歌;

爱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常常在分离的时候不肯回头,因为不忍心看他离去的背影;

爱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常常想要吃掉对方,这样就能永远贴着自己的身体了;

爱一个人的时候,不知道爱是痛苦的,总是相视而笑,慢慢消瘦,哪怕对方是毒药也会一饮而下,因为自己是濒临渴死的旅人。

爱一个人的时候,即使是阳光灿烂的日子,也会因为他的一个笑容而忘记了天气的阴晴,即使是暴雨骤降的时节,也会因为他的一通电话轻轻地哼起歌曲,即使是全世界都与自己为敌的时候,仍然充满了疯狂的幻想,温柔的、热烈的拥抱着,笑着说,那件疯狂的小事叫爱情。

易卜生让培尔•金特一生历险,经历过荣华富贵,困难艰险,最后陪在他身边的只有他的爱情,他的索尔薇格。培尔•金特带不走一个金币,一点荣誉,只带着索尔薇格深沉久远的爱情深深长眠。易卜生想告诉人们,追逐一生,只有爱情才是永恒。

文章作者:九尾黑猫